人可以用二分法分成兩群
比方說
會遲到的跟不會遲到的
會說謊的跟不會說謊的
會偷吃的跟不會偷吃的……
人的這些特質很固定也很截然分明
會就是會、不會的永遠都不會
幾乎沒什麼模稜兩可的灰色地帶
我今天又發現
人還可以分成會提早交卷跟不會提早交卷這兩群

話說今兒個是期末考最後一天
考的是Skin Biology跟Microbiology
接著就是整整一個月的假
有鑑於禮拜三考Chemistry跟Raw Material時寫得非常趕
最後一個字幾乎在時間結束前才完成
所以這次我一開始寫答案就用飆的
這裡考試不作興出選擇題
以簡答跟填空為主頂多加一點是非題當餘興節目
(我自己也出過題目給學弟妹,選擇題好改可是難出)
考完兩小時的試手會非常痠
不過第一部份的Skin Biology意外地只花了我四十分鐘左右
於是後頭Microbiology的閱卷老師就平白成為受惠者
不必被我潦草的字跡荼毒
正當我好整以睱享受著填考卷的樂趣
同學們卻一個接著一個地起身交卷
雖然我告訴自己沒關係別人要提早交是他們家的事
可是當自己終於變成教室裡少數僅存的那幾個人
還是會忍不住環顧四周然後感到有點不自在

我不習慣提早交卷
考試時間從來都是不夠、不會太多
尤其像考數學物理這種需要思考、推理、計算的科目
就算全部會寫也寫完了
還可以檢查
檢查過一遍還可以再檢查
檢查過兩遍依舊有出錯的可能
上大學後考試常常碰到簡答題
更是時間不夠才含糊帶過
時間夠的話絕對要長篇大論
就算真的已經把懂的跟猜的全部吐出來
也檢查到不想再檢查了
我還是寧可坐在教室裡發呆
或在題目卷上畫娃娃頭
或找空白的地方默寫郭富城的歌詞
也不願意提早交考卷
因為在我心目中
提早交卷通常連結著兩個極端的情況
提早得太過度代表其實你都不會寫
擲擲骰子撇幾筆連題目都不用看
當然花不了太多時間
而合理的提早則代表你很厲害
看完題目答案像反射直接冒出來
以前醫學系考試時第一個交卷的同學都會是在艷羨的眼光中瀟灑離開的
然而
我卻不希望自己屬於上述兩種狀況的任何之一

把考試時間充份而完整地利用
我認為是學生對出題老師以及整個考試最起碼的尊重
都不會寫代表你沒好好準備
很不應該
但至少臨死前也要試著掙扎個兩下
表示點困獸猶鬥的誠意
其實很多以為自己不會的題目
多看一下想一下掰一下
還是有矇對的可能
而就算很會寫
也不該拖大放棄那你覺得是「多出來」的時間
除非有把握拿滿分
否則根本沒資格說考試時間太多
與其發考卷時在那邊後悔這題粗心那題沒看清楚
還不如考試時寫慢一點
或不嫌麻煩再多檢查幾遍
我喜歡那種堅持到考試結束鐘聲響起的成就感
就像上戰場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筋疲力竭
即使敗了也沒有遺憾

再者
我很難理解為什麼大家要抱著逃離火災現場的心情
忙不迭地離開試場
在有充份準備的前提下
考試絕對是一件幸福享受的事
面對別人為你精心設計的題目
努力把前一天或前幾天硬塞進腦袋瓜的東西擠出來
跟歌手站在舞台上演繹練習已久的樂曲
完全是異曲同功之妙
雖然歌手唱完會得到歡呼喝采
而考試並沒有這種立即的回報
但本質上都是個得以表現「台下十年功」的機會
人生真的花在寫考卷的時間能有多少
早離開那十幾廿分鐘有什麼實質意義?
對我來說
那短暫的、分秒必爭的考試時間反而才值得珍惜
我知道同學們都急著考完試拋開書本放假去
可是
假期有整整一個月耶
多坐幾分鐘是會長痔瘡嗎?

當然在我漫長的學生生涯中還是有提早交卷的紀錄
不過歸納起來都不脫以下兩個原因
其一是後面接著還要考另一科
想提早離開偷一點複習時間
但這麼做的前提是前面考的那科也已作答完畢
自認繼續檢查也不可能再有什麼更動了
我才會交卷
能力所及範圍內我對所有科目皆一視同仁
絕對沒有「放棄」這回事
也不容許顧此失彼的狀況發生
其二是實在太、太、太簡單或題目太、太、太少
縱容此狀況出現表示出題者不夠負責任
我自然也不需要撐完全場以示尊重
因為再坐下去太鄉愿而且讓人有浪費生命的遺憾
扣掉國小段考都是拿X百分的輝煌年代
後來就很少有這種好康的事發生了
印象中唯一的意外是實習時某些科的學長姐偷懶把考古題原封不動拿出來考
那時候大家還有默契千萬不可以早交得誇張
免得害下一梯同學沒有考古題可考

說來說去
也說不出不願意提早交卷
背後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大道理
就只是一種莫名所以的慣性跟堅持
你呢
你是屬於會提早交卷還是不會提早交卷的那群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awu 的頭像
Liawu

Lia's Blog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