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在心底藏了三個願望
在今年二月以前我以為它們將永遠停留在空想
我既定的人生不會有機會實現這些願望
英國留學的構想浮現後帶來莫名的興奮
其實正因為我竟可以很貪心地一次實現所有願望

第一個願望:把英文講好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精通兩個以上語言的人
(方言不算,要不然去練閩南語可能比較快)
精通第二外語的意義遠勝過學會一個天下無敵的招式
因為一招半式是很容易被破解
它比較像學會用左手出招
周伯通一心二用的功夫練成之後功力豈止倍增
英文在各行各業都太重要了
而且我說過語言是進入異國文化的鑰匙
精通英語才能打開那扇門真正擴展自己的視野
否則都只是隔岸觀火隔靴搔癢而已
我對英文頗有慧根也極有興趣
當初在紐西蘭一年下過一陣子苦工
可惜回國後沒有趁勝追擊
畢竟學習語言需要環境
而我沒有很刻意去製造一個英語環境
頂多有一搭沒一搭地偶爾看看英文小說、雜誌
其實我還是好希望自己能說一口漂亮的英文
能在對方不必放慢速度的情況下聽懂native speaker說的話

第二個願望:出國留學
父母親一直有個未實現的美國夢
在"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
他們的大學同學有辦法的都在美國落地生根
雖然爸媽留在台灣安居樂業也把小孩養得很好
那未竟的夢想還是他們懸在心裡的遺憾
所以爸爸一直鼓勵別的不會、只會唸書的我出國深造
某種程度上也算實現他年輕時的願望
我卻不來花木蘭代父從軍這套
即便爸媽的支持庇護成就了我之所以為我
他們的人生跟我的仍舊互相獨立
欲出國喝喝洋墨水不是為了他們
我更不願只是為出國而出國、沒有計畫缺乏目標就貿然跑出去
大學畢業後有一批同學到國外深造
而我─跟其他大部份的人一樣─選擇留下來當住院醫師
我擠進了最熱門的科、前方有光明寬敞的路在等著我
表面上我好像必須放棄那個留學夢了
但實際上
我多麼想嚐嚐離鄉背景的留學生滋味啊
我多麼好奇自己被丟在人生地不熟之處會發展出怎樣的生活模式
在國外唸高中、遊學、當交換學生的經驗我有過
然而單槍匹馬到異地重作學生還是一項挑戰
我沒有屈服於一切理所當然
包袱拋掉之後我展開雙臂擁抱更開闊的一片天
I'll be a totally different person when I come back.

第三個願望:跨足時尚產業
(很抱歉不是雙人枕頭,我知道大家比較愛看那個)
記憶力還不壞的忠實觀眾就會記得
在之前一篇網誌的回應裡我提過畢生夢想之一是去看一場四大時裝週的秀
這個夢想我那時是"認真地隨口說說"
對時尚產業的鍾愛真誠而無可取代
要不然我不會閒來沒事就往書店圖書館鑽、找每個月最新的時尚雜誌來看
另一方面我卻壓根兒不覺得有可能跳脫最下游的消費者角色
時尚充其量只是興趣不能當飯吃
所以我只能辛苦壓抑著這如火舌般直往上竄的熱情
就怕它燒毀本該用全副精力對付的所謂"正業"
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一件事是做了就會湧現很單純而且源源不絕的快樂
之前我以為可以偶爾逛逛街放縱緊繃的心靈已經夠幸運
我以為有夢可做望梅止渴就該知足該偷笑了
倫敦的留學計畫把這個夢想跟現實巧妙地連結起來
這就像一個愛打電動愛看漫畫的小孩某天發現老師出的功課竟然是破到某一關或是看到某一集
──天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
也許當時尚變成一門學問之後反而會喪失原本的趣味
但我是打算嚴肅地學習它了
那與生俱來的美感跟品味何必浪費

七年前去Stanford上暑期課時
有一位日裔女老師是這麼評我的:"Lia, you will succeed in anything you want to do."
如初生之犢自信滿滿的我是何等欣喜地接受了這個標籤
那時我好年輕好飛揚好天真好聰明
仿佛整個世界都可以踩在自己腳底下
年歲漸增之後明明也還來不及成就什麼
卻變成一隻不斷落羽的孔雀
禿得教我都不忍卒睹
自己擁有的一切已經讓很多人艷羨不已
可是我還是一度活得充滿疑慮跟不快活
我開始懷疑那個睿智的日裔老師是不是看錯了
否則做起事來怎麼像隻無頭蒼蠅如此力不從心?
後來我總算想通
老師那句話的重點不在前面的succeed in anything
而是後半段的things that I want to do
我不是能力變差只是被錯擺到不對的路徑上頭
我的飛揚天真跟聰明還是一如往昔
但前提是要找到真正喜歡的事才能有所發揮
我還是有能力實現自己的夢想跟願望
毋須妄自菲薄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