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全家聚在電視機前收看奧運開幕儀式
爸爸新裝的MOD適時壞掉有些掃興
浪費了壯觀又色彩瑰麗的表演節目
後來在參賽國入場時好不容易連上去
也沒有HD高畫質
大家都被寬螢幕拉得肥肥的
 (但我們女生還是樂此不疲地評論著哪一國的運動員比較帥) 
雖然有人一直說看奧運會落入中共展現國力的統戰技倆
可是對我這種滿腦子"一邊一國"堅定信仰的人來講
中國奧運辦得好跟日本、韓國辦得好也沒啥兩樣啊
頂多是多了一些同為炎黃子孫的感動罷了
像吳伯雄那樣把"主場優勢"脫口而出實在太誇張
我尊重某些人所有的大中國主義
但自己偷偷想就好了嘛
身為黨主席還這樣口不擇言被罵活該

邊看電視全家邊聊天
我講起大學指考放榜的消息
今年7.69分就有大學可唸耶
我慫恿媽媽要不要無聊去考一下
假考部隊隨便矇一矇都有一百多分了
媽媽問:"如果不管考不考得上,你們重考的話會選什麼系?" 
爸爸:"建築系。" 
家裡一堆建築跟設計的書都是爸爸買的
而且學物理的他力學那麼強
唸建築系超適合
媽媽:"植物系。" 
聯考發高燒考差了才跑到數學系去的老媽
(那時是先填志願再考試)
當年的第一志願本來是化學系
不過她一向就對植物很有興趣
妹妹:"獸醫系...欸,服裝設計系也不錯。"
整個三心二意非常有老妹風格
不過這兩個系真的很適合她
因為妹妹很愛小動物又很有美術天份

我的回答是想唸"商"
這要回推到昨天下午Charles來醫院找我時問起去英國的計畫
我有些煩惱地跟他說科裡有老師不是那麼贊成我去
其實就是跟我賭一塊的君泰學長啦
學長質疑的不是出國這件事、而是那個學校
他覺得既然都要花時間下去為什麼不找一個可以拿學位的學校
先前詹育彰學長跟我談的時候也給了一模一樣的建議
兩位前輩的忠告讓我對這個自認完美的計畫感到有些裹足不前
Charles問我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我說很可能會跨到商方面、不會留在醫界吧
他笑了:"在商場上妳有能力、客戶信任你就好了,誰會去看妳的學歷?"
學歷不是不重要
尤其在嚴謹的學界、醫界系統裡不看學位不看paper要看什麼?
可是假如我很確定不會留在這個領域
就不必硬把自己圈在這個僵化的思維裡

當我們被問起再考一次大學聯考會唸什麼系
很少有人會回答原本選填的科系
不想走重覆的路或許是原因之一
但最大的原因應該還是當年我們都沒作出適情適性的選擇
在含苞待放、被父母羽翼保護著的十八歲
誰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真正喜歡什麼?
等路都走到一半就算後悔也沒有回頭的權利跟勇氣
更多人是連去思考要不要後悔的餘裕都沒有
就已經被接踵而來的經濟壓力、家庭婚姻鞭趕得喘不過氣來
我很幸運也很不幸地沒有這些包袱
其實我對從醫不是沒有興趣跟熱情
我也從沒後悔當初為了擠進醫學窄門所作的努力
只是我很貪心
除了當醫生之外還想試試其他可能性

超討厭應酬的我根本也不適合從商
但作生意對我來講是一個很有趣而未知的領域
所以你看我連什麼specific的系所都說不出來
很妙的是爸爸聽到我的回答之後冒出一段話:"妳去英國之後不要把自己侷限在小圈圈裡,要多跟其他學藝術或唸其他科系的學生交流。其實妳以後如果去從政或搞社會運動,我都很高興。"
"從政?!"這回換我眼睛瞪得老大了
政界是我無聊開玩笑時才會想到選擇
很怕跳進這個大染缸之後會沾染上令人厭惡的政客氣息
可是

誰知道呢?
以後看到我出來選立委也不必太驚訝啦
感謝父母可以容許我遲來的任性
感謝我一直嫁不出去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