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皮膚科四年了
而我過年期間來醫院上班也堂堂邁入第四次
前兩次值初二、後兩次值初一
後頭幾天年假也總是自願來上門診的班
有錢拿當然是一個誘因
但大部份的人寧可放著鈔票不賺選擇休假
顯然光是那個金額並不足以說動一個人來上班
所以到底還有什麼原因促使我放假還往醫院跑呢?
倒非我是個熱愛上班的工作狂
我大可窩在家裡睡大頭假或去運動或看閒書都會比來醫院有收穫
不過想想反正孤家寡人一個
別人沒辦法來上的班乾脆就吃下來吧
至少年假結束時其他人要收假收心我不會有這個困擾
久而久之竟養成沒有年假這回事的全年無休心態
反而擔心起離開醫院後的餘生要如何打發年假呢

說起過年活動
小時候是真的會穿衣打扮到處拜年
長大後就只跑爸媽兩邊的阿公阿嬤家
千篇一律沒留下什麼特別印象
然而扣掉趁春節跑到國外旅遊的幾次過年
最難忘最特別或說最沒有過節氛氛的一次當屬高三
那年春節我把寶貴光陰花在為期三天的"魔鬼訓練營"
也因為參加過這個特別的"營"
讓高中沒花一毛錢在補習班的紀錄破了功
不過所謂魔鬼訓練營跟補習其實扯不上什麼關係
它只是把學生集中起來、有專人盯著大家唸書
完全不教學、不提供教材、也不准許交談討論
所以我還是常常很自豪地說自己高中沒補過習
當初會突發奇想加入"魔鬼訓練營"也是湊巧
因為我高二結束後曾出國一年才回來唸高三
而當時唸大一的高中同窗好友中有人曾在聯考前夕參加這種營
畢業後到聯考前將近一個月都乖乖到補習班報到唸書
在當年補習界這是門新興、初開發的生意
畢竟到了考試前夕該教的進度都教完、該發的教材練習題也都發了
教室放著也是放著不如就收錢讓學生進來溫書吧
對補習班來講他們只需要提供場地、水電、便當、跟監督學生的人力
輕鬆得很

一開始我對這個營抱著觀望態度
第一是我高中同學並沒有很推
(有榜首實力的她後來聯考考差了,但還是上了第一志願台大電機)
第二是我覺得自己本來就很用功了
又不是唸一唸就會東摸摸西摸摸、三心兩意的人
何必花錢找人來盯著我唸書?
不過過年前幾個禮拜的某天早上
我在學校書桌上發現魔鬼訓練營的傳單
(北一女的門禁明明很森嚴,但每天早上高三班級的桌上還是滿佈補習班傳單,顯然都是自己人發的)
基於好奇就仔細研讀了一番
某補習班因應過年推出了短期三天的"魔鬼"計劃
嚴格之處在每天要七點到、九點離開不得遲到早退或請假
(確切時間有點記不得了但總之要很早到很晚走)
而除了短暫的下課休息時間外一律不准打瞌睡、看課外書或交談
一旦犯規三次就會被逐出魔鬼營
我看看三天下來收費兩千元也還算合理
而且過年後馬上就是第一次的北區聯合模擬考
待在家裡再怎樣自律難免受到年節氣氛影響而稍微懶散
學校這段期間又不開放自習
不如到補習班唸書趁機好好衝刺一下
於是就鼓起勇氣跑去報了名劃了位
需要"鼓起勇氣"的點在於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跨進傳說中的補習班
另外這個魔鬼營聽起來真的有點恐怖
雖然我平常一天累計下來也可以唸十幾個小時不成問題
但要挑戰馬不停蹄連續三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唸書
還是有點害怕

那年春節假期在年夜飯後嗄然而止
大年初一的早上阿公陪我搭公車前往位於重慶南路口的補習班
空蕩蕩的247上乘客就只有我們祖孫兩人
然而補習班裡摩肩接踵的景象卻與冷清街景大異其趣
我暗暗驚訝原來同學們下了課往補習班鑽竟是如此的上課品質
很有危機意識的我每次到人擠人的地方總會觸楣頭地盤算著萬一失火了要如何逃生之類的事
既來之則安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找到自己劃的座位
把袋子裡的書拿出來安置在抽屜裡
安靜地開始自習
等所有成員都到得差不多時
負責監督我們唸書的"值星官"出現了
他煞有介事地披著斜肩紅帶子很有威嚴地站到講台上開始訓話
首先重覆一次這個魔鬼訓練營的規定
強調一旦有人違規一律趕出教室絕不寬赦
然後要大家站起來一起呼口號:"台大、台大、台大,加油、加油、加油!"
很害羞的我起初還不敢開口覺得這個口號好好笑唷
不過在值星官慷慨激昂的帶動下也就跟著其他同學吼叫起來
呼口號這個活動在後來三天的溫書過程中一再重覆
有沒有效不知道但至少給聲帶一個振動的機會
開訓前值星官訓勉我們的那一番長篇大論我自然記不得了
唯一有印象也頗受感動鼓舞的是他說在大家都用功時用功沒什麼了不起
但能在所有的人都放鬆休息的過年期間還發奮讀書
絕對會成功
"你們犧牲春節假期來參加魔鬼營是值得的,這會是你們永生難忘的一次過年!"

在魔鬼營開始前我就安排好這三天的唸書進度
假如一切順利的話大致上可以把不久之後來臨的模擬考範圍都唸過一遍
結果有人盯著唸書的超高效率果然不是蓋的
雖然我不能像平常唸書一樣自由地走動、變換姿勢
(我唸背科時一向習慣走來走去、邊走邊背)
可是也不知道是怕不小心打瞌睡會違規還是有上百人陪著唸書的效果
整個讀書的精神都提振了起來
最後我以極輕鬆的步伐達到自己預排的進度
而且魔鬼營其實也沒有表面上那麼沒人性
大概唸一個小時就有幾分鐘的下課休息時間
課堂開始時值星官偶爾會上台講幾個笑話逗我們開心
中午放飯完會強迫大家作短暫的午休
晚餐則讓我們自理
三天結束前教室裡大概少了十幾個人
但大部份的人都還是順利渡過了這"魔鬼"訓練
我還記得自己在他們的參加心得問卷上是這麼寫的:"這個魔鬼訓練營一點都不魔鬼嘛,下課休息時間太多了!"
的確
這樣的營隊實在離我的極限還遠得很
除了上廁所之外我幾乎是無視下課安排卯起來唸
壓根兒就不覺得怎麼還需要起身跟同學哈拉或做其他事

年假結束後胸有成竹地考了北區第一次聯合模擬考
不是因為有信心可以考贏別人
而是自認已經盡了全力做準備
不管考怎樣都不會遺憾了
結果很僥倖地拿了全校第一名
數月後在推甄第一階段筆試前夕我又報名第二梯的魔鬼訓練營
幸運之神再度眷顧
我提早進入台大醫學系也提早結束了準備聯考的歲月
算起來八月底才回國投入大學聯招的我總共也才唸了八個月不到的書
就擠進了人人夢寐以求的窄門
但我敢說自己花費的精神心力並不遜於任何考生
我不曉得當年若沒有看到那張傳單、沒有心血來潮跑去參加魔鬼訓練
自己的生命會不會有所不同
現在的我或許覺得適當的放鬆休息可以走得更遠
但聯考這件事對年輕的我來說是短跑而非馬拉松
我的彈性係數可以忍受那樣的緊繃
不過無論如何我想值星官當年說對了一句話
那個在人擠人的教室裡喊著"台大、台大、台大,加油、加油、加油!"的初一到初三
的確成了我永生難忘的回憶
我再也不會、也不需要做那樣的蠢事了
大過年的
還是窩在家裡看張菲扮皇帝選妃發紅包得好
雖然無聊的綜藝節目每年都一樣但年復一年不都這麼過嗎?

祝大家牛年愉快!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