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女與普門高中爭冠的賽事
我是意外轉到而斷斷續續收看的
從第二節看起
雙方比數呈現黏滯的拉据
每次普門取得領先
小綠綠學妹們就會在下一波攻擊追平
轉台到隔壁電影台晃了一下
再回來剛好第三節結束
哈北一女中居然以6分領先耶
人都喜歡看自己支持球隊贏球的比賽
於是我繼續看下去
怎知第四節普門卻火力全開連拿12分
到最後比賽剩下23秒喊出暫停時
北一女還落後3分

學妹要反敗為勝的唯一劇本
必然是在最後這一波攻擊投出3分球
但在這麼強大的壓力下
隊內的三分射手能發揮多少準度?
再說普門豈不知對方打的是什麼如意算盤
一定也會死命防守阻止外線出手
覺得勝負已定而心灰意冷的我
決定不要虐待自己脆弱緊繃的神經了
逃難般地轉去看別台
幾分鐘過去
我還是忍不住偷瞄隔壁阿伯定在冠軍賽的螢幕
咦這可怪了
比賽讀秒結束可是沒有任何一方露出歡欣或失望的表情
我再定睛一看
還真的打到平手要進入延長賽哩……

後來的故事
有看新聞的都知道
在一個月前八強賽還慘輸普門32分的北一女中
在一片不看好中拿到HBL(高中籃球聯賽)100學年度的后座
也是成軍15年來的首冠!

或許有人以為
我對籃球的喜愛或說感情
與大學時代打醫籃(醫學院籃球隊)的男友有關
其實這是不正確的
高一才是我人生中最瘋籃球的時代
後來會固定跟著大學時代的男友去團練
一方面是剛好可以利用那個時間跑步運動
二方面則是看著籃球隊練球
(我不當個人啦啦隊的再說先發當然比板凳有看頭多了)
可以重溫始終沒機會發揚光大的籃球夢

我是民國83年進北一民國87年畢業
(花四年是中間休學去紐西蘭不是留級唷~~~)
由北一女籃球隊15年隊史回推
大概是在我高三或休學那年才成軍
跟高一時校內尚無籃球隊的記憶吻合
北一女中每年級的班際球類競賽項目各不同
高一是籃球、高二是排球
每每在比賽前後
總會在五育均衡發展又重榮譽的小綠綠間
掀起一股瘋狂練球的浪潮

由於高一下敝人擔任班上的體育股長
組織籃球班隊跟練球的重責大任自然落在肩上
雖然先天不足加上後天失調
預賽第一場我們就慘烈敗陣
也免掉後續再練球的壓力
但準備期間所養成一有空便往球場衝的習慣一時改不掉
再加上還有其他班級的淘汰賽可看
我跟一群同好仍舊出沒於球場間
要嘛自己打得落花流水
要嘛在場邊幫認識跟不認識的同學呼喊加油

那一屆最強的是某個補校班級
(是的當年北一仍有補校[嗚洩漏我阿婆的身份了])
兩位明星球員-阿瑋跟阿倫-在球場上的帥勁
牽動了不知多少少女們的心
她倆的共通點除了球技過人
還有都平胸、留短髮、遠看雌雄莫辨
只是長相上阿瑋較粗獷而阿倫較清秀
我是沒到迷戀她們
但場邊觀賽或在校園偶遇時
仍難免抱著興奮異常的粉絲心態
甚至放學後若因故未直接回家
會故意從她們的教室外頭經過
看能不能多少瞄個幾眼
(for those who don't know: 補校是夜間上課與日校共用教室)

一連串賽事結束分出名次後
接著是大家引頸企盼的All Star明星賽
把前幾名班隊的明星球員聚起來打一場觀摩賽
由於各班主將平時練球也常碰在一起
彼此都很熟
明星賽成了名副其實的「友誼賽」
平常出手凌厲、廝殺起來毫不留情的球員們
紛紛把撲克臉換成嘻皮笑臉
雖然少掉緊張感而顯得秀味十足
對我們這些因接下來沒比賽可看了而黯然神傷的籃球愛好者來說
仍是個聊勝於無的絢爛句點
沒錯
檯面上的比賽是結束了
檯面下大家還是照打不誤
課餘時間那票人仍然盤據球場揮汗練球
現在回想起來
那便是北一女籃球校隊的雛形吧

我不擅幻想寫
小說多半來自生活經驗
兩年前寫的代課就摻入不少北一女籃球隊的題材
足證這個元素在我生命裡的比重
只打一場班際籃賽就收攤的人都這樣了
對螢幕裡那些天真瀾漫的孩子們來說
無論是正為勝利狂歡或為敗陣飲泣
這場球賽
以及這一天來到前所做的所有努力
更將匯流為青春歲月裡永難磨滅的燦爛
打籃球不只是遊戲、不只是體力的消耗
它還是一種鍜練跟學習
記憶裡除了藍天白雲襯著那個掛著殘破網子的籃框
更動人的是同伴額頭上的汗水以及那紅撲撲的笑靨

或許在升學路上
學生球員們會堅守籃球路的比例很少
在生活上、感情上、工作上
將出現愈來愈多包羅萬象的成就、責任、挫折、甜蜜與煩惱
但無論未來奔向何方又境遇如何
有一天她們一定會-像我一樣-深深懷念
那個贏一場球就像得到全世界
輸一場球便如天都塌下來了的單純年代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