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人行道上

一個約莫五十出頭的機車男騎士從對向駛來

車速漸緩終至停到跟前

基於對陌生人的防備本想假裝沒看到直接走開

他的唐突開口卻還是讓我留了步

「小姐我沒有惡意……」

即便這句開場白成功降低了戒心

我還是定在跟他相距一公尺以上的原地

男騎士娓娓道來說從烏來到騎車來這裡找朋友然後迷路之類的劈哩叭啦講一堆

因為隔太遠路上車水馬龍細節我聽不清楚

但反正我也沒打算聽清楚

自從發覺男騎士不只是要問路後

我滿心只想等他表明來意後回絕閃人

 

囉哩叭嗦了好一陣子

男騎士揮手要我靠近

我很不情願向前跨了一步

他一邊指著儀表板上的油表一邊說油箱快見底了能不能幫個忙……

沒等他講完

我笑著搖搖頭火速走開

 

大概十幾年前唸大學的時候吧

在舊家附近第一次被陌生人借加油錢

對方同樣苦著一張臉隨機攔路人

同樣有搏取同情的小故事以合理化他的處境

為增加成功率那人口口聲聲說之後會還錢

卻反而降低我掏出錢包來的意願

畢竟為了拿回這點錢還得留下聯絡方式也太吃虧

當下我無法斷定其言是真是假

但大學生阮囊羞澀加上認為總有別人會借

當壞人狠心拒絕了他

事後回想很慶幸自己沒上當

因為其中不合理處太多很難是真的

 

首先

身為一個機車騎士

要搞到油箱空空非加不可又剛好沒帶錢而且附近沒認識的朋友也無法打電話求救

機率太低

真的沒輒機車一丟走回家改天再來騎走也不是不行

即使逼不得已要「借」(而不是存心有借無還)

應該要向標的明確容易還錢的店家開口才是

怕人家不借就抵押證件或其他有價值的物品

總之

變通方式那麼多卻選擇亂槍打鳥向路人開口要錢

擺明是利用台灣人的濃濃人情味當變相乞丐

 

除了借加油錢外另一套劇本是借公車錢

在我仍是北一女學生的廿年前

有個瘦弱的神經質男子老在衡陽路的公車站牌出沒

曾看過他得手

拿到錢後就走開了也沒上任何一輛公車

這類人通常態度畏縮怯懦沒啥威脅性

被拒絕不會多加糾纏

轉頭便走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也因為如此

一開始我還會編個自己錢也沒帶夠之類的理由

後來發現完全多此一舉

只要用眼神表明你不上當

他就會心虛地夾著狐狸尾巴逃走了

 

明明現代人坐公車多半都用悠遊卡了投錢的很少

以借公車錢為藉口斂財依舊方興未艾

廿多年來我每隔一陣子就會被借錢

這似乎是女性公車族的宿命

(我猜測他們不會去跟男生借錢)

另一大類苦主是學生

幾個月前碰到的那位仁兄

被我拒絕後立刻過馬路向小學生開口

小朋友東翻西找一番把零用錢乖乖交了出來

隔岸觀火的我很是心疼

難怪人家說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等他長大了變得跟我一樣邪惡

應當就能洞察事理明辨是非

然後發現自己的日行一善其實是被騙錢

 

科技日新月異詐騙手法不斷翻新

借公車跟加油錢的小額詐騙卻像傳統產業般

經過數十年寒暑仍然是同一招

(是不是同一批人我就不知道了

或許改天可以再到衡陽路晃晃看瘦弱神經質男是否仍在?)

一個詐騙招數能如此歷久彌新、湯藥都不換

代表著這套說辭永遠能讓一些人買單

為什麼呢?

追根究柢

所有成功的詐騙都在利用人性弱點

而它所利用的正是惻隱之心跟對小錢的慷慨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需要很大的正義感

但落難路人直接向你求救

而這忙又只是給點小錢而已明明幫得上

不答應反而顯得自己既小氣又無情

就算心裡有那麼一點懷疑

一方面是一毛不拔面子上過不去

二方面是就算被騙損失也不慘重

天人交戰一番後往往會花小錢買得良心上的平靜

 

我之所以能毫無罪惡感地拒絕這些人

正是因為看穿了此乃騙局不需要濫用同情心

那麼多老弱病殘者在街頭兜售玉蘭花、口香糖、樂透彩券、The Big Issue etc.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求溫飽

進行小額詐騙的人全都好手好腳

再不濟至少可以去當門檻超低的舉牌工

卻好逸惡勞地用騙術來賺輕鬆錢

不要說幾十塊了

我一毛錢都不想平白無故給這樣的人

真的需要接濟我寧可你光明正大地行乞

由路人自主決定要不要施捨

而不是編造謊言強迫被挑中的婦孺進行不樂之捐

即使損失這點錢對大部份的人來說確實沒什麼

卻不代表我們就活該要被騙

 

頭幾次被騙時

我曾經質疑為什麼這點小錢也要騙

後來想到這些人就是魯蛇到了極點

連詐騙都沒能耐跟勇氣幹一票大的

只好走積少成多、聚沙成塔的路線

如果騙得夠勤快一天下來的收穫亦頗為可觀

我替這些人算了一下

借公車錢的如果一天「工作」八小時、每小時有六人上鉤

收入就跟舉牌工差不多了但輕鬆很多又不用繳稅

借加油錢的成本較高因為要騎著機車兜來兜去

不過單次至少可以騙得五十塊

以一天行騙八小時、一小時得手三次計算

月薪甚至有可能高逹三萬六

難怪他們會食髓知味不去找正職

 

職業無貴賤

然而以「詐騙」為業者

不管金額多大、對象是誰、手法高不高明

都令人不齒

既然沒什麼好方法去導正這些人

也只能很消極地堅決不上他們的當

除了替自己省荷包之外

更希望若有一天大家都不受騙

「這一行」應該就會自動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Lia's Blog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J
  • 我自己也是不會在路上借陌生人錢的人,即使是零錢。
    跟男友在一起後發現他幾乎每次都會毫不猶豫地往口袋掏零錢,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萬一這一點零錢能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不是很好嗎?即使有很大的機率是被騙錢,那我們也只損失一點點啊!」
  • 男友很善良也有愛心
    這點值得鼓勵
    但我認為這是騙錢的機率不只很大而是百分之百
    所以我連一點點都不想損失

    Liawu 於 2016/06/13 18:29 回覆

  • belle
  • 我也碰過,在不同地方遇到二次,
    都說沒油了要借錢加油,我想說為何不跟旁邊的商店借? 沒借他.
    在夜市還遇過情侶搭訕,女說"你這衣服哪裡買的?"
    男說"你這樣問別人有點突然ㄟ"
    一搭一唱用閒聊的方式留住人的腳步, 後來她話鋒一轉,說"你的皮膚%%和**"
    (喔~~推銷喔) 我就說我趕路, 走了.
  • 推銷皮膚保養品的我年輕時也遇過
    當時滿臉青春痘很容易成為目標
    小時候不懂
    在西門町被拉進店裡忍痛買了七、八百塊的乳液
    後來根本也沒用
    實在很討厭這些欺負小孩子的人

    Liawu 於 2016/06/13 18:31 回覆

  • 回Belle
  • 我遇過類似的人,一模一樣的話術!!
    我走在路上,迎面而來兩個女人,
    其中一個跟我說:妳的外套很好看,哪買的?
    另一人回說:很丟臉耶(掩嘴笑)
    但我還是保持疾速行進中,
    因為深知稱讚陌生人不是台灣人的性格,
    十之八九是直銷!
    另外在誠品遇過2次,
    我發現他們通常會2人一組,
    較年長(臉皮厚?)的才會單打獨鬥~
    by the way他們教育訓練也太失敗,
    都一樣的話術,一點新意都沒有,
    聽就知道是直銷!
  • 遇到街上的人莫名主動攀談
    我的第一個反應也是充耳不聞繼續往前走
    但某次一對年輕情侶裡的女生就真的只是稱讚我項鍊很好看是哪裡買的而已

    Liawu 於 2016/06/13 19:00 回覆

  • 我也有遇過
  • 是不是住台北的都會遇到?
    高中的時候會幫,因為人家要的是零錢不到100,
    後來想想,高中時的錢都是媽媽給的,
    不是自己賺的,就算明知人家是騙而給,受到傷害的除了我之外還有家人!
    所以到了大學時期就不再幫了。

    後來出了社會,到了現在,我是會看情況,
    撇除有明確目的的募款不談(有時候我會捐給乞討的人,其它要看情況,宗教類的我是絕對不捐!)
    如果來「借錢」的是年紀大的白頭老人,
    我一定會給,因為要他們出去找工作養活自己,可能性極低,
    不如順手供養他們一餐,
    如果是其它人用藉口借錢,我是一律不給。

    曾有位榮民老伯伯看到我給錢後,在公車上小聲對我說,這些人都是壞人,叫我不要姑息養奸,但我是回答說,我也知道那不是真的,但對方有需要,這只是小錢而己,
    其實我內心想的是,老人家沒幾年了,能幫就幫……之所以沒說出口,是因為勸我的是位榮民老先生,他也老啊……
  • 你的愛心令我敬佩
    但我同意榮民老伯伯

    Liawu 於 2016/06/13 19:15 回覆

  • belle回3;4樓
  • 好像真的住台北的都遇過...
    當初遇到男女搭訕然後講到皮膚後...
    我把這事po臉書,一堆朋友都說也遇過類似的,
    也很多人遇到沒油,或沒錢搭公車而借錢的.

    話說...咱們怎麼就聊起來了...
  • 所以台北以外的地方不會有嗎?

    Liawu 於 2016/06/13 19:19 回覆

  • 訪客
  • 叫他去警局借(認真)
    警察局可以借錢!!!
  • 謝謝你告訴我
    下次我會用這句打發他們

    Liawu 於 2016/06/13 19:19 回覆

  • K
  • 遇過說自己是來自香港(沒口音)
    但沒錢搭飛機想借錢的路人
    我也很驚訝想說這個年代還有用這招借錢的!
    但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需要
    剛好不遠處有警察局
    我馬上跟她說沒關係我可以幫你跟警局借
    他就直說不好啦不好啦 然後逃走了....
  • 這我也沒遇過
    看來警局頗好用
    我躍躍欲試

    Liawu 於 2016/06/15 20:51 回覆

  • 訪客
  • 想請問版主如何拒絕朋友直銷

    久未聯絡但其實感情不錯的朋友在不知道我清楚他工作內容的情形下
    (她有稍微說過,後來我自己去Google)
    跟我說最近有一本好書想推薦我
    問我何時有空
    (講書名就好啦又不直接說)
    我因為很敏感所以一下子就知道她在幹嘛
    當下有點震驚
    但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跟她閒聊
    目前的情況是這樣子
    版主覺得我該戳破她嗎~

    之前涉世未深有買過直銷產品
    真的很後悔
    從此對類似的銷售手法非常感冒
  • 我沒有這類的朋友欸
    不過如果是我遇到同樣狀況
    肯定會跟他疏遠
    因為我不喜歡相處起來還要演內心戲

    Liawu 於 2016/06/22 20:38 回覆

  • ck
  • 請問醫師
    凍角是要看皮膚科還是外科啊?
  • 如果你是指指甲內嵌的話
    皮膚科有在看這個病

    Liawu 於 2016/06/22 20:57 回覆

  • 林允恩
  •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這句真的是中肯到不行,所以讓我們脫離天真小白兔的行列吧哈哈哈(曾被騙過的邪笑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老、中、青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含同時數對帶著小孩的夫妻檔、情侶檔,載著工具、物品可疑機車。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各種路口騎著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每天全省各縣市相互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為業。並貼近被害人身後偷聽、偷窺、偷錄、偷拍(人手一隻長鏡頭相機),蒐集個人,及家人、親朋好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請隨時注意身旁無所事事滑手機陌生人,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請提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陌生人,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或三更半夜偷裝置汽機車追蹤器,每天24小時在被害者家門口,在每個叉路口,用老人、女人、小孩、遊民在所有人群出入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四面八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接力賽跟蹤(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每個縣市日、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鬼祟、惡劣的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手機聯絡,以四周包抄的方式用手機相機偷拍,或直接聯絡前方歹徒貼近臉上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再跟蹤回台東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數萬台灣共犯)將個人作息查的一清二楚,再交由其他縣市歹徒作案。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經營各種行業並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低於市價,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
  • 路過的人
  • 全世界這樣的小額詐騙都有。我在美國的加油站偶爾也會遇見這樣的,多數我不理會或直接拒絕,若覺得對方可能真的需要救濟(同時也有閒時間),我會問他們要去哪,距離,再去看他的油針是否真的快到底,再決定是否救濟。若決定救濟,我會告訴他們,我會將緊急救濟的小錢金額給加油站櫃檯,然後你加剛好能回到家油(1-2加侖的油),若真的需要救濟的都會OK,小額詐騙通常就會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