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塗鴉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07 Wed 2012 19:59
  • 代課


七年前畢業時,我當然想不到,下一次踏入綠園,竟會以老師的身份。更精確的說法,是「代課老師」。
轉眼,戰戰兢兢的我已捱過新手老師生涯的第一週。相較於當年一式的清湯掛麵、黑皮鞋白短襪,小學妹們現在可以留長髮、帶紀念書包及手機上學,但倒也還算循規蹈矩,沒給我出什麼難題。
「服裝儀容的規定是比以前鬆很多,不過畢竟是第一志願,還算乖。妳初執教鞭就回母校真幸運,不會一下子就把熱情磨光了。」報到時,教務主任這麼跟我說。
上一堂課在勤班檢討考卷待得晚了,沒時間繞回辦公室,我索性直接來到隔壁的後毅,反正接下去兩堂是作文課,有的是休息時間。踏進教室時上課鐘剛響畢,同學們沒料到我會這麼早到,整間教室亂烘烘,大概有十幾位同學正包圍著講台,興奮地吱吱喳喳著。外圍的幾個瞄到我,頓時安靜下來,回到座位,露出人群中心、那位倚在講台前的年輕男老師。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莉莎是那種以「為人賢妻與良母」為目標而前進的女生,不幸的是,扣掉情竇初開時的幾段puppy love,在進入適婚年齡後所談的兩段感情,卻始終沒能引領她到那朝思暮想的幸福之境。明明門就在眼前幾乎觸手可及了,偏生就是跨不進去。

先是約翰,她到美國唸碩士時認識的台灣留學生。

獨自在異鄉的孤寂,讓相濡以沫的兩人很快擁有如家人般的親密感跟依賴性。而且畢竟都是窮學生嘛,基於兩個人合租省錢多了,莉莎在交往後的第二個月,就瞞著父母搬去跟約翰同居了。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根據好萊塢公式,婚禮紀錄被重溫的時機,扣除新婚的頭幾個禮拜,就只有離婚或其中一個伴侶死掉的時候。反覆播送幸福時刻,總反而給人一種不祥的感覺。

尚瑾突然覺得或許自己該慶幸吧,至少在終於有動力打開這片婚禮紀錄DVD的這一刻,她跟信成都還活得好好兒。

不曉得其他人不看婚禮紀錄的心境為何,對尚瑾來說,她實在找不到任何觀賞這場「人生中最大謊言」的理由。關於婚禮的任何回憶,就算除不去,也該被鎖進最黑暗陰沈的角落,永不見天日才對。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年前,如果有人告訴我以後會當二奶,我絕對會當作玩笑話。哪個正常女孩會立這種志向?年輕時我們都以為自己會跟母親那輩大部份的女人一樣,在廿幾歲時結婚,然後養一窩小孩,按部就班完成所謂人生大事。

我的解讀是這樣,人有各自的不幸。有些人生來缺手缺腿,有些人來不及長大就得白血病死掉,而我的不幸,是眼看著身邊朋友一個個結婚生子,自己仍舊嫁不出去。沒錯,在廿五歲到卅歲之間,我一直認為沒男朋友沒理想對象,是件天大的不幸,於是我瘋狂相親,平白招來一堆善緣跟孽緣,就是結不到姻緣。

單身女人的喪鐘—卅歲—響起的那一刻,我突然想開了。對比同齡朋友陷在家庭、丈夫、孩子中的狼狽,我過得自由自在,事業表現還因為無後顧之憂而蒸蒸日上。我拿到的不是爛牌,而是一手—如果有技巧的話—足以大贏一場的好牌。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an 10 Sun 2010 11:18
  • 過客


珍貴的週五夜晚,我跟台北市另外三分之一的女人同樣,身處信義計畫區。差別是,她們正滿腔熱血地在百貨公司放肆採購,我卻被困在十七樓高空,沈悶的會議裡。
桑百利集團今年的指標計畫是攻下開架潔顏油市場,為此公司內部已經開過無數次研發會議、做過無數個市場調查,然而屆臨真正要推出產品的關鍵階段,高層們仍舊求好心切地決定與外包廣告公司合作,今晚的會就是雙方團隊第一次正式見面磋商。
參與此次計畫的各部門同僚,都對桑百利這次過份的小心翼翼有些不以為然。身為台灣首屈一指的家用清潔化妝品集團,公司本身的行銷企劃部門有豐富精熟的作戰經驗,過去頂多把最下游的媒體曝光交給公關公司、廣告拍攝後製交給廣告公司,很少如此次這般大張旗鼓地在上市前六個月就與廣告公司展開合作關係,更奇怪的是咱們選擇的合作對象並不是奧美、聯廣之類的巨擘,只是間名不見經傳的新興小廣告商。上頭的說法是期待新血加入能帶來新想法新氣象,不過我們很難不把這一切反常跟近日謠傳的人事動盪連結在一起,據說美國母公司早已蠢蠢欲動想替換掉業績平平的台灣區總經理許久,此番推出潔顏油可說背水一戰,如果沒能在一季之內搶下可觀的市佔率,很快地就會有空降部隊來統治我們了。
老實說在桑百利待了快三年,我雖然對那位高大、禿頭、說著怪腔英文的總經理沒什麼特別的好感,倒也沒啥過節,身為參與此重大計畫的市場研究部門代表,我自然希望可以打好這場仗,但這並不代表我有敬業到願意在新光三越週年慶下折扣的第一天,還泡在辦公室裡聽這些無聊的報告。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Dec 20 Sun 2009 07:33
  • 洗牌

再隔不到一個禮拜就是五年期限到的日子,我對著D幾天前在角落堆起的箱子,陷入冥想。我叫他D,因為他是我法定年齡屆滿後的第四個伴侶,我懶得記名字,或許也是種去人格化、讓心腸變硬的方法,反正他們終究都是過客,用英文字母當代號還可以順便記順序,一舉數得。

五年為期的伴侶制已經推行將近一百年了,這個新制把人類從極度扭曲、違反人性的婚姻制度解救出來,而當初提倡它的Simon Fields也被喻為近代史上最具影響力的社會學家。

在人類還被禁錮於婚姻關係的幾百年前,男、女是被允許一生相守的,老祖先們也確實笨到以為自己可以一輩子忠實,所以在二、三十歲左右,他們會紛紛步上結婚禮堂,在神的面前許諾永遠。結婚是件充滿喜氣的事,新娘子會打扮得漂漂亮亮,受邀賓客也無不盛裝與會,獻上最真誠的祝福。但一切夢幻美麗只是層糖衣,事實上,善變的人性哪能忍受一成不變?男人尤其無辜,因為他們往往是勇敢打破一夫一妻假象的一方,必須一肩擔起負心與花心的罪名,而自覺被背叛的女人在傷心欲絕之餘,則得在姑息跟結束婚姻中作選擇。在後婚姻時代裡,離婚開始變得稀鬆平常,隨之而來的是小孩的監護權歸屬以及財產分配的官司,當初濃情蜜意的情人變成對簿公堂的仇人。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些故事,有真有假,不要問我主角是誰,我只是單純地想說幾個故事。

一、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醫院。他是病人,她是醫生。
從頭到尾她都戴著口罩,而他大部份的時間是趴著的。也因為如此,她不是很記得他的長相,只記得在那短短半個鐘頭的手術過程中,她一如往常地跟病人聊了起來,原來他是個在美國長大的ABC,大學畢業後到台灣來學中文。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