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就沒嚮往過當導遊
對飛機的恐懼是首當其衝、難以克服的關卡
再者
我絲毫不認為導遊可以"一邊工作一邊玩"
媽媽說她以前帶學生畢業旅行時壓力最大了
一路提心吊擔就怕學生出什麼事
當全團二、三十個人的吃喝拉撒睡全都仰仗你
怎麼可能玩得起來?

小時出國跟導遊沒有太多接觸
他們是遙遠而模糊的人物
除了搞笑跟主持節目之外
對導遊的所做所為既沒概念也缺乏興趣
都是爸媽在負責跟他們打交道
這次算是出社會後頭一次有機會觀察導遊這個行業

我們的導遊姓彭
廿幾歲就到英國唸語言
之後輾轉唸過瑞士的餐飲學校、當了近廿年的歐洲線導遊
會說英、法、德三種外語
精通當地民情是理所當然
不過大家不要以為每個導遊或領隊都是這樣熟門熟路的唷
像我們上少女峰時碰到一個日本女導遊
英文爛也就算了(maybe她德文很好?!)
居然連火車要往哪個方向開都搞錯
在瑞士轉火車常常是分秒必爭
趕不上預定的接駁班次往往就要空等一小時
而瑞士的車站設計並沒有日本那麼簡單易懂
要不是有彭導能在短時間內看好班次、帶著我們穿梭於各個月台
我並沒有信心可以獨自在瑞士搭火車遊玩

導遊最難的地方
是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努力跟大家打交道
那些體力啊、語言啊、時差調整啊都算可以鍜練得起來
跟三教九流都能相談甚歡的能力就要一點天份了
我跟彭導的第一次會面是在機場
距離既定的集合時間還有整整一小時
行前說明會那天他仍在回台灣的飛機上
替我們講解的是旅行社另一位員工
所以在到機場前我完全不知道彭導長什麼模樣
因為實在到得太早了
我不想蠢蠢地跑到集合點去等人
只好窩在遠遠的角落、趴在行李上假寐
不過長安旅行社發的鮮黃行李綁帶實在太顯眼
提早四十分鐘到的彭導經過時一眼就認出我是他的團員
親切地跑來打招呼

在後來的旅途中導遊也都會主動跟我們寒暄
甚至連跟司機、火車上偶遇的其他旅客
彭導也都能聊得口沫橫飛
不知道他原本來就很健談或是工作的需要
就像我不是喜歡呼朋引伴、不甘寂寞的個性
但一碰到要看診、接病人
再怎麼話不投機的對象也得努力攀談
彭導一直謙虛說他是長安八個領隊裡頭排名第八的
但我覺得他真的很棒、很貼心
整個旅途中很多地方都做得超乎我預期
比如第二天去遊河時已近中午
雖然大家是六點多吃的飛機早餐、肚子有點餓
中餐再等一、兩個小時下船也就有得吃了
但彭導卻趁空檔一個人跑去買了一大袋麵包來請我們
當下看到攤放在船椅上成堆的麵包
覺得好幸福又好感動
幾次吃飯導遊也會另外加點飲料請團員
要知道西餐廳賣的飲料可都是很貴的唷
去吃瑞士火鍋風味餐那次
同餐廳的另外三個團都沒有飲料、只有我們有
另外像柏登湖的蘋果、巧克力聖誕老人也都是他請的
像我這樣一個人跟團
如果不是導遊請客
大概也不太會去買什麼蘋果、零食之類的
蘋果一買就一大袋
我根本吃不完

說到一個人
彭導在發現我早餐、中餐都吃得不多之後
曾開玩笑地要團員多關照獨行的我
不要害我回去瘦個三公斤
有幾個早上下去吃飯店早餐時
他還硬點甜死人不償命的熱可可給我喝
其實我還滿感激的啦
幸虧有那杯熱呼呼又甜膩膩的可可
我才沒在馬特宏峰上凍成冰棒

驚訝的是導遊的pay比我想像中低
長安的制度是每帶一團只給導遊基本費一萬塊
收入來源主要是小費
而歐洲團的公定小費是一人一天十歐元
像十天玩下來就是固定繳一百歐元給導遊
而這其中還包括要分給司機的小費
長安歐洲團的人數上限是廿六人
所以用最優渥的情況算:
帶一團光是小費可以拿到2600歐元(折台幣12萬)
扣掉司機的部分(不曉得怎麼分帳)、再加上本來的1萬
頂多8、9萬吧
彭導說他一個月帶不到兩團
i.e.月收入大約10幾萬
絕對是above average了
但是以這個行業要付出的心力、勞力我卻覺得是入不敷出
大家想想看
我們平常上班再怎麼累、再怎麼加班
好歹一天下來也有可以回到家、鬆一口氣的那一刻吧
導遊一出團卻是廿四小時全天待命
團員都乖乖不出紕漏或許很輕鬆
但一旦碰到奧客或有狀況時
比方說老人家腳程不好跟不上啦、嫌飯店不好啦、挑剔東挑剔西的啦、行程有異動啦、有人錢被偷或護照不見之類的啦
我相信那種壓力是很大的
不要說什麼
光是團員此起彼落地吵著要上廁所
就會把導遊煩死了吧

這次的愉快旅行要感謝彭導一路對我們的噓寒問暖
現在跟團不像以前
上遊覽車還會逼團員自我介紹、表演餘興節目
而且一遊覽車的人塞得滿滿的
每天早上都為了搶位子而造成不快
在整個旅途中我的感覺是很自然、很和樂的
大家就是很輕鬆地相處、互相尊重跟配合
雖然自助旅行的自由度還是高一點
在懶得作功課時參加旅行團依舊是不錯的選擇喔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