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前在床上翻閱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的六個分支之一)所提供的short courses
看到一句令人感動不已的話:"The fashion industry is one of the most dynamic and competitive industries in the world and we aim to lead from the front."
我一直知道自己喜歡時尚產業遠勝於醫學
我說過畢生願望是去看四大時裝週
我曾自嘲查房不專心反而在觀察病人的名牌包跟名牌鞋
認定這個興趣成不了氣候所以總是消極壓抑它
沒辦法啊
那些時尚愛好者總是遠在天邊
而我身邊沒人把時尚當回事
當我講起設計師跟品牌沿革史一直都像對牛彈琴
每次興奮地訴說這雙鞋子怎麼好看、這個包包怎樣精巧
對方的表情總是:"啊,是唷,妳又有新的花錢藉口了。"
我只好帶著火星人的靈魂在地球假裝正常
從沒停止懊惱自己的格格不入

那句話讓我發現有一個地方、有一群人是如此溝通無礙地說著火星話
像千里尋親的孤兒突然被擁進親人懷裡
幾乎熱淚盈眶:原來我不是灰頭土臉的醜小鴨
只是被安錯了地方!
我想起幼稚園時代當大家還別無選擇當媽媽的真人芭比任其宰割
自己已經會指定某件洋娃娃毛衣要配紅色格子裙
哈真早啟蒙的個人服裝品味
若非生在台灣或許我老早就走上時尚之路也不一定
既然不小心繞進醫學這條路、又選了離時尚產業最近的皮膚科
今天我滿腦子在想的都是"跨界"
異產業與異學界的合作為當代顯學
這期商業週刊介紹了挾天文物理背景轉入歷史學界的中研院院士黃一農
他利用科學方法解開許多傳統歷史學家長久難解之謎
然後還有我們家頌然學長與物理所的長期合作
讓皮膚科學進入前所未有的嶄新領域
(更可觀的是生一堆paper登在非皮膚科期刊,嘖嘖嘖)

皮膚科學跟保養品結合並不稀奇
國外有瑪丹娜御用的Dr. Brandt(不是我說長得有夠像橡皮人)、號稱國際皮膚研究學院開發的Dermalogica
國內有每次去康是美總會看到他臉的Dr. Wu、藥學系出身的牛爾自製研發系列商品
老實說敝人只愛化妝、對保養是一整個懶
翻時尚雜誌時碰到保養品那幾頁都直接跳過去
所以我一點都不想加入保養品市場這個大混戰
真正讓我感興趣的是潮流、服裝、飾品、造型......
廣義的fashion industry
皮膚科學或說醫學要如何跟大時尚產業結合?誰為主體誰為輔?
目前還沒有很具體的想法
但總要把腳踏進去才知道方向
在英國唸書的期間我打算多修點fashion industry相關的課
盡情吸取國際最前線流行之都的新鮮空氣與潮人風格
至於回國後可以怎麼應用──再說
或許去某個國際化妝品公司當主管
(我還是很嚮往女強人穿套裝開會的OL life)
或許去某家時尚雜誌主導醫學美容專欄
反正最不濟也還可以回頭當陽春的皮膚科開業醫
何其幸運這最不濟已經是許多人的唯一選項了
(單身就這點好,很難餓死)

有夢最美
所以我很不害臊地把這些夢在這裡說了
雖然書一直唸得不錯
但這幾年來我不停驗証自己的性向不那麼適合科學
我太大而化之、不夠實事求是、不夠謹慎小心
與其做科學家還不如做藝術家
或許我也不會是一個很出色的藝術家
但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至少我會認識一些藝術界的朋友
看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世界
像隻正伸展翅膀的白鴿我忍不住想飛了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