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醫師學生時代是游泳健將
(強調"學生時代"因為他現在不游了)
這個月初我們又聊起游泳話題
他突然提到自己也是醫院瑜珈社社長的事
"瑜珈跟游泳的相同處在於都很像打禪。"
我一聽就覺得很妙
今天游泳時仔細想又悟出一些道理

游泳所處的狀態跟打禪一樣:介於睡眠與清醒之間
不明究理的人可能會說
游泳明明就是運動啊怎麼會跟睡眠狀態接近呢?
哈  這樣說的人肯定沒試過長泳
大部份的運動─特別是球類運動或其他競賽性的活動─的確需要聚精會神
但長泳不一樣
當韻律呼吸調整到平衡點
游泳其實不會給人任何費力的感覺
你儘可以輕鬆重覆同樣的姿勢就像在走路
人類一如大草原上的野生動物
總是習慣豎著耳朵、睜大眼睛注意週遭的風吹草動
維持警覺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否則可能被車輾過、被冒失鬼撞到、偷吃被老婆抓到、上班打混被發現......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才有安全感
除卻熟睡時刻此一慣性很難移除
然而游泳時這些忙碌可以獲得赦免
因為浸入水裡會關掉所有外來input
聽覺、嗅覺、觸覺、味覺幾乎都派不上用場
只需要留下薄弱視覺別撞到人或牆壁便可
這同時所有output也是被切斷的
任何形式的表達:講話、寫字、比手劃腳etc.都不需要
只管專心致志地前進其餘皆是多餘

城市生活營造出一個充滿聲色刺激環境
搭公車強迫乘客看Bee TV、等紅綠燈時迎面是繽紛的電視牆、速食店吃個飯肯定聽到最近強打的專輯
所以許多人走路不能沒有iPod、跑treadmill要邊跑邊看電視節目、吃飯要配報紙或端到電視機前面吃
處心積慮把自己搞到很busy才叫充實跟懂得利用時間
這就像拿到一張畫紙
我們顧著用各式各樣的顏料把它填滿卻不在乎色彩是否協調
你知道水墨畫的獨特之處在哪裡嗎?
除了單用深淺不同的黑就能表達恢宏的意境
它最美的地方在於"留白"
留白留得好就不是空
我不懂佛教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但這中間的禪意或許相通
當我們近乎強迫症地把日子塞滿
豈不就像連看十場電影或連吃三場宴席一樣
哪怕你看的都是名家經典、吃的都是山珍海味
沒時間品味根本就不是享受
適時適度地留白留空並不會讓你損失什麼錯過什麼
相反地你會有餘裕去消化去反芻
那些精心安排的input才可能內化為你的資產

所以我發現能游三小時不全因為我體力好
而是我可以跟自己徹底獨處不覺孤單
全然空白絕大多數人皆無法忍受
幾個小時不看不聽不講話簡直閒得發慌
可是能夠潛進水裡不理外界俗事
對我來說反而如魚得水
很多人問我到底那三個小時在想什麼?
其實我也說不上來
就胡思亂想啊:想今天做了什麼、什麼人對我說了什麼話、想為什麼我感情不順、計畫小說內容跟主角的名字etc.
右腦天馬行空的運作方式跟平常回答老師問題時所啟動的左腦是全然不同的
儘管漫無目的任思緒飛舞
題材取之不盡用之竭所以這種冥想永無終點
我很愛這種外界一律淨空、全世界宛若只剩你活躍靈魂的感覺
打禪大概就是想達到這種境界吧
在最接近睡眠的那一刻你反而是最專心的
因為注意力不會被浪費在枝微未節的感官上
你的形體不存在、你的精神就是宇宙

講得好像有點玄了
其實大部份的時候我也遵循著城市人的忙碌原則:
一邊洗澡一邊看報紙、一邊看超級星光大道一邊打網誌、一邊上廁所一邊看雜誌(不這樣做還上不出來 -____-)
惟有游泳時我能夠完全鬆掉而仍舊感到安全
所以我很愛游泳
不只為了塑身健身、還因為它同時洗滌了心靈
將來不當住院醫師之後更有空一些
或許我也會嘗試瑜珈運動
據說身材曲線會變很好欸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