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佇在重慶南路跟衡陽路的交叉口等紅綠燈
瞄見右前方女生拎了個油紙袋
裝食物的那種
我漫無意識地想:附近是有賣什麼好吃的嗎果然很久沒來這兒了變好多都不知道……
綠燈亮
女生率先邁開步伐
非跟蹤但因為方向相同
我亦步亦趨地黏著她
走著走著女生拿起油紙袋來啃食
袋裡的東西—從我的方向看過去—是個硬鼓鼓的麵皮但當應當有餡的內裡卻空空如野
讓我奇怪的是自己當下湧起的直覺反應
如果那時可以跟這個女孩說一句話而不顯突兀
我不會問她到底在吃什麼、好不好吃、哪兒買之類的
而會說:「妳怎麼可以邊走邊吃?」
無怪乎人家說小時教育能影響一個人至深
我常常都在驚訝自己明明那麼老了
卻還被孩童時期老師教的那一套制約著
小學時代有一堆奇奇怪怪的規臬
當時奉為不可挑戰
現在想來卻無甚道理

比方說「不能邊走邊吃」
那時抓得超嚴的
如果被同學檢舉或被糾察人員捉包
後果吃不完兜著走
可是理由到底是什麼?
是怕掉在地上汙染環境嗎?
是覺得在路上吃東西不衛生嗎?
是因為這種舉止本身不合禮儀嗎?
上述原因好像都似是而非
明明大人自己都嘛邊走邊吃
不信你去夜市踅一圈
假如買串糖葫蘆或買枝烤香腸都要有位子坐才能吃
那麼整條街上的小販都不必做了
某些規定是在某些特殊情境下創造出來的
對精力旺盛的國小學童來說
如果不明文禁止邊走邊吃
或許後果就是走廊上一堆打翻的食物
但在現實生活中這個禁令其實是不合宜的
有一次我在永康街附近遇到胡婷婷迎面走來
她也是手上拿著東西邊走邊吃
那個畫面好隨性好自然唷
一點都不讓人覺得邊走邊吃有什麼不對

另一個很怪的規定是「不可以在學校寫『回家作業』」
這個抓得更嚴
如果膽敢偷寫絕對會被同學糾舉出來報告老師
然後老師會叫你把寫好的部份撕掉或用橡皮擦擦掉
為什麼?
理由很簡單
老師會理直氣壯地告訴你
回家作業當然是回家寫
在學校寫怎麼還能叫「回家」作業呢?

這整個觀念就莫名其妙!
作業存在的目的是補足課堂上學習的不足
只要做得完、有練習到
是在學校跟回家寫又有什麼差別了?!
我覺得那些懂得利用時間的小朋友應該被鼓勵表揚才對
早點把功課寫完
就多一些能夠自主運用的時間
不是很好嗎?
可惜台灣父母普遍都認為作業就是要多到讓小孩回家沒時間玩才夠
所以萬一同學們都在學校把回家功課給解決了
放學之後全部閒閒沒事晃來晃去
老師鐵定會被嫌棄說作業出太少、不認真
事實上根本是父母自己沒有盡到替小孩安排其他活動的責任

人老了精彩的好像都在回憶裡
最近常常想起古早古早學生時代的瑣事
前些日子整理抽屜找出一包高中時期的紀念物品
珍貴的照片我已加以翻拍置入相簿
其餘還包括
三年來的生活週記
記得密密麻麻的週會記事本
刊載著我游泳比賽得獎記錄的綠園通訊
寫滿三角函數公式的記憶小卡(都忘光光了)
最妙的是居然還有幾張期中考的全班名次表耶
唸高一時老師為怕刺激當初都是各校佼佼者的我們
考試成績都不排名
所以我們只知道自己的絕對成績
無從得知名次
高二下開始覺得要給我們一些升學壓力了
所以會殘忍地把考試成績按平均高低排出來
不過只會公佈前五名的名字
五名以後誰是誰只有自己會心知肚明
高三時的導師則會公佈前十名
雖然說好漢不提當年勇
但看了手邊留的不知道是高三上還是高三下的第二次期中考成績單
才知道那時候的自己真的好威啊
完全是靠數學物理化學在吃飯的

(三民主義考那麼難是在幹嘛?)
唉小時了了
現在已經完全沒有狂電其他人的神力了
叫我現在去考聯考
大部份的科目可能連低標都拿不到
題外話
當年班導真辛苦
排個全班名次還得拿著計算機一遍一遍地算
現在有Excel多好哇
(幸好除了我之外大多數的事物是與時俱進的)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