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除了在學校與老師、同學相處
我最有機會聽英國人講話的場所其實是在健身房
因為其餘時間走在街道上或待在店裡
頂多只能捕捉到擦肩而過時的隻字片語
根本成不了句
但在健身房更衣室裡穿脫衣加整理包包好歹也會耗上十幾分鐘
在這段不算短的期間
許多成群結隊來運動者彼此哈拉的聲浪就會免費傳入耳中

今日收聽的是兩位英國大嬸的聊天內容
一號大嬸問二號大嬸:「妳多久洗一次胸罩啊?」
二號大嬸遲疑了一下,回答:「一個月一次。」
見對方暫沒回應,她馬上心虛地補了一句:「呃,這樣不太好唷?」
「不、不、不,」一號大嬸笑了,「我從來不洗。」
在二號大嬸驚訝的眼光中,一號大嬸接著解釋:「也不是『完全不』,比方說我如果來運動流汗,當然也還是會洗,不過原則上我不會規律洗,穿久了就換新的。」
二號大嬸問:「那妳多久買一件新的?」
她回答:「六個月。」

一號大嬸拋出那個問句時
我耳朵馬上豎起來等待二號大嬸的回答
當聽到「一個月一次」的答案
我內心已充滿他鄉遇故知的欣喜
而等一號大嬸坦承自己從不洗胸罩
我幾乎要克制不住向前擁抱她的衝動!
那一刻胸中澎湃著的感動讓我極度想加入她們的討論
但如此一來就擺明了自己在偷聽
只能按捺著不動聲色地繼續收拾衣服

我兩年半前寫過不洗衣服這篇網誌
但其實在那篇文章裡略過不提的一點是
除了不洗外衣
我連內衣也很少洗
衛生衣那類因為會流汗
大概一個月會洗一到兩次
可胸罩的洗滌頻率完全就照一號大嬸所說
除非真的穿去跑步流得滿身汗
實在找不到任何清洗它的理由
明明就不髒也沒味道
幹嘛多此一舉硬逼人家下水呢?
矛盾的是我一方面認為這樣合情合理
另一方面卻又羞於承認自己有這個習慣
因為少數幾次跟同學朋友外宿的機會
讓我發現別的女生都很勤於洗內衣
對內衣的保養與重視似乎是女性天職
相較之下我簡直就是個異類

不換洗內衣
當然也不可能穿成套內衣褲
(除非每件內褲都跟那一百零一件內衣有搭到)
很多女生說真正的講究應該從裡到外
說每次穿上成套、花俏的內衣褲心情就會大好
又說漂亮成套的內衣褲除了取悅自己還可以取悅男伴

這就是歐巴桑跟小女孩觀點上的歧異了
除了關係到內衣公司的銷售業績外
我實在看不出穿成套或漂亮的內衣會對任何人有任何實質意義
也不可能因此而自我感覺良好
穿衣打扮我只重表象不重內涵
要講究我寧可把錢砸在別人看得到的地方
穿在裡頭的內衣褲管它們作啥?

不是因為老了才變邋遢
從開始穿胸罩以來我對清洗它就沒勤勞過
不過我始終沒跟別人分享自己內衣多久洗一次
也從來沒人問我這方面的問題
這輩子本來預備帶著這個小小的羞愧默默活下去
卻意外在健身房裡聽到兩位英國大嬸的對話
她們豁達的態度解開了我長久以來的心結
這就像醜小鴨從破殼以來一直覺得自己不對
終於某一天看到一群跟牠同樣「不對」的生物
才豁然開朗
原來抱著同樣觀念的人不只我一個
原來在不愛洗內衣的路上我並不孤獨
就算我是錯的
也至少還有另外兩個人陪我一起錯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