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4日
忘記那天的確切行程是什麼了
(查閱相片記錄只有「今日晚餐」一張
完全沒幫助
大概又是美術館加逛街這種combination)
只記得我跟媽媽反覆經過Tottenham Court Road Station很多次
過午那次我眼角餘光有瞄到路口被塑膠條封住
不過因為那個路段近來在施工
一向被圍欄隔得亂七八糟
所以我也不以為意

傍晚拿到免費晚報Evening Standard時嚇了一跳
頭版登了斗大的下頭這張照片

火速瞄了一下內容
原來當天下午一點Tottenham Court Road Station附近發生了一椿車禍
一名女性自行車騎士整個被公車撞到公車亭上
多處受傷的她目前還在醫院與死神搏鬥
一邊讀著一邊我又經過了事發現場
肇事公車還擱淺在半毀的候車亭旁
就跟報上照片裡的畫面一模一樣
隔日follow這則車禍的消息
得知這位自行車騎士已不幸往生
候車亭跟公車後來都被移走了
但旁邊的收費器跟電線桿上被綁縛了一束又一束的鮮花
這是認識跟不認識死者的人所獻上的懷念和祝福


在每天上學都會經過的接近Warren Street Station的路口
也有一條電線桿
不知為何永遠倒吊著一束花
某次等紅綠燈我忍不住湊近去看
上頭貼著一張紙跟一個男孩的照片
詳細文字內容我已無法覆述
依稀是他家人深情緬懷的心聲

那時我沒把男孩的死亡跟車禍連結在一起
直到發生了後來那件自行車騎士的死亡車禍
才知道原來這是英國人紀念亡者的方式
相較於台灣人招魂之後就相信亡靈不會繼續在街道上流浪
英國人卻習慣回到事發現場表達他們的哀悼
我來倫敦八個多月
電線桿上的花持續更新著
不知道已經這樣多久了
也不知道會再這樣下去多久

回到自行車騎士之死
倫敦報紙每隔幾天就會出現一椿類似的悲劇
罹難者個個都有大好未來卻不幸成為輪下冤魂
老實說這些報導我都看到膩了
並不是我沒有同情心
只是我不懂
為何倫敦人跟政府可以放任諸如此類的事一再重演
卻什麼都不做?
每發生一次自行車死亡車禍
關於要不要規定戴安全帽、該不該規畫自行車專用道的討論就會被提起
但總像輕風拂過
漣漪泛起、微波盪漾一陣便又恢復平靜

在環保意識全面抬頭的氛圍中
英國官方對騎自行車不可能不鼓勵
甚至計畫未來效法巴黎推行公共自行車租用制
而在地鐵票價居高不下的現實下
(使用Oyster card在Zone 1內搭一趟就要£1.8
折合台幣90元
如果不使用Oyster card或超出Zone 1更貴)
市民們等於也是被逼著以自行車通勤
省錢又健身嘛
可是畢竟自行車專用道的舖設不是一蹴可幾的
在缺乏配套措施下
在倫敦騎自行車根本只能自求多福
首先倫敦行人習慣視交通號誌為無物
如果用平常當行人的那套橫行於街頭巷尾
以自行車的高速一旦出事根本來不及反應
再者倫敦人不愛戴安全帽到令人匪夷所思
想當初民國86年咱們政府一聲令下騎乘機車強制戴安全帽
不曉得救了多少人的命
我印象中在紐西蘭騎腳踏車也是硬性規定沒安全帽不得上路
但場景換到英國卻是反彈聲浪四起
我看過一篇報上讀者投書的論點是:「假如騎自行車一定要戴安全帽,那麼是不是以後連走路上都要戴了?」
天哪
這是「不自由吾寧死」的新解嗎?

es magazine每週訪問名人都會有這題
「如果可以當一天的倫敦市長,你會想做什麼?」
我的答案會是:規定騎自行車要戴安全帽!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