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要寫盧彥勳雖然剛剛看了幾局比賽被他的帥勁電到起雞皮疙瘩(標準花痴的看球反應)也的確很驕傲
但這篇要寫別的啦~~
(還是恭喜他進入八強囉好厲害)
在他國住了一段時間後
觀察到該見賢思齊的他山之石固然不少
但其實某些地方咱們台灣人可是遠遠地把別人甩在後頭
完全毋需妄自菲薄



心算

對所有受過國小教育的台灣人來說
在心裡演算二位數以內的加減乘除毫無難度
然而歐美教育向來不注重心算
在紐西蘭唸高中時考數學開放帶計算機讓我大開眼界
簡直跟直接開放作弊沒兩樣
不過除非碰到要開根號或算三角函數
否則帶了我也很少用
因為按來按去反而花時間
心算快多了

英國人的心算能力—沒意外—很差
上化妝品調製課各原料的用量很重要
而當溶劑的水在老師提供的配方上往往只說所佔比例是「加到100%」
所以我們得把100扣掉其他原料的百分比總和
這答案台灣來的我跟Sylvia頂多寫幾個簡單的直式就得到了
英國同學卻得煞有介事地掏出手機叫出計算功能來算
偶爾有些人還沒算出來但發現我們早已有答案了
還會很驚訝地問:「How do you know?」
被問好幾次我仍舊想不出有誠意又不傷人的答法
欸……同學
就用你的那顆頭啊
前陣子看英國很流行的益智問答節目也被嚇到
理論上應該都是有點難度的題庫裡竟出現類似「55減27是多少」的題目
這拿來考台灣小學生都嫌沒水準、存心侮辱人家吧
而且不是問答而是三選一的選擇題唷
更嚇人的是參賽者竟還答錯!

不要以為心算爛在日常生活就不會破功
昨天我上超市買要帶回台灣孝敬阿公阿嬤的餅乾
價錢是£0.62 × 3 = £1.86
於是努力想把銅板花掉的我湊了£2.36出來
任何台灣收銀員收到這個數目都該知道2.36 – 1.86 = 0.5要找50 pence的銅板
但這裡的收銀員想法很天真
當他發現我給的錢太多直覺反應是想把36 pence還給我
只收兩磅然後找我14 pence
聽我解釋後他半信半疑地在收銀機按下£2.36
看機器顯示的差額沒錯才找了我50 pence
不只今天這個單一事件
以前我就發現歐美收銀員的數學能力普遍很差
某次媽媽在紐西蘭購物也使出跟我一樣的招數
(大家同不同意把銅板湊剛好花掉是件很爽的事?)
結果收銀員在搞懂她的用意後居然興奮地讚道:「How smart!」
奇怪
難道紐西蘭人都不曉得零錢可以這樣花嗎?
另一次經驗則是在美國買東西時
我發現收銀員雖然試著心算但卻只用加法避開減法
比方說東西是80元而我給他100元
他並非用100減80來思考應該找我多少
而是用80要加多少才會變100來得到答案
雖然殊途同歸但可見區區減法已經超過他心算能力的負荷了

台灣人厲害的地方在於心算強的往往不必受高等教育
不信你去傳統菜市場走一遭就知道
那些擺攤的歐巴桑貌不驚人
但你東拿一把蔥西拿一條瓜
最後她瞄一眼幾秒內就可以告訴妳手中粒粒扣扣一堆東西總共多少
準確度跟速度連我當數學老師的媽媽都甘拜下風
雖然有人可能會說心算強也沒怎樣不影響國力
不過每次看到歐美人士出國血拼都要拎個計算機猛按
按錯了還渾然不知(因為數字概念太差)
我們卻只要在腦海裡就能進行簡單的乘除法
都會很感激小學數學教育打下的基礎



抽菸

如果說走在巴黎街道上最惱人的是遍地狗屎
倫敦街頭最顧人怨獎我則要頒給「菸」
不管是路人呼出的二手菸還是清潔人員怎麼都清不完的滿地菸蒂
總之一趟出去要跟香菸劃清界限是絕對不可能的
除了吸菸人口多之外
大街上菸害氾濫的原因之二是倫敦跟台北一樣
在室內是不能抽菸的
所以愛抽菸的人全都跑到建築物的外頭解癮
我每天上學校門口一定聚集一票在哈菸的學生
公司行號中午休息時間外頭也絕對擠滿吞雲吐霧的人
很討厭的是他們並沒有儘量別把煙吐向別人的體諒
走在路上很容易中標

極度排斥菸味Claire曾經咬牙切齒地跟我分享在Hyde Park慢跑時發生的慘劇
當時她越過一對年輕女孩正準備大力吸氣
結果其中一個女孩竟直接朝她噴了好大一口菸
毫無防備之下那恐怖的氣體就這樣充滿了她的肺
事後她咳了老半天都覺得餘毒猶存、咳不乾淨
「明明到公園慢跑是一件很健康的事,結果我吸到一堆二手菸!」
所以對菸味深惡痛絕者基本上我建議先把憋氣功練好再來倫敦
另一群沒事最好別上街的人是孕婦
戰戰兢兢做了老半天的孕期保健、飲食調養呵護胎兒
何必因陌生人的無心而破功
我其實認同抽菸是個人自由
也能夠接受把菸哈到別人臉上有時只是不小心
不過把菸蒂隨處亂丟而且還不踩熄它就罪無可赦
自從媽媽告訴我她每次看到地上有未熄的菸會雞婆地跑去踩後
我現在走路看地上除了撿錢也還會注意是否有仍在燃燒中的菸屁肢
真的很受不了這種沒公德心的人
你抽一抽減自己陽壽就算了
為什麼抽完了還要放著菸蒂消耗氧氣製造二氧化碳釋放尼古丁焦油跟其他數不清的微量物質來害別人咧?

我沒有台灣與英國抽菸人口的統計資料為證
但就在台北跟倫敦生活的個人觀感
咱們的公共菸害真的小很多
跟另一個國際大都市—東京—相比我們仍舊勝出
九年前參加遊學團我就很驚訝地發現日本連名校大學生有菸癮的都不少
東京街頭的吸菸比例跟倫敦比亦不遑多讓
叼根菸似乎被這兩個都市裡的年輕一輩視為是種時尚
而且年紀愈小女性吸菸者的比例愈高
去年台灣全面實施室內禁菸時曾引發癮君子們的迫害之議
不過就醫學角度觀之抽菸有害健康
而戒菸確實能降低許多疾病的發生率
它的負面影響或許暫且看不出來
但這批日漸壯大的年輕吸菸人口必是英國與日本公共衛生上的隱憂



捷運禁止飲食

台灣人並不是特別守法愛乾淨的民族
不過因為不准飲食的規矩是在北市捷運通行之初就定下了
執法甚嚴加上罰金高
所以所有台北市人—包括我—都不敢也不想違背
畢竟搭一趟車的平均時間沒多久
又不是襁褓裡的嬰兒忍一下餓跟渴是會怎樣?

要不是來到開放在tube及站內皆可自由飲食的倫敦
我也不會知道這個規定在自己身上紮的根竟有那麼深
直到已經在倫敦待上十個月的昨天
當我看到路人甲拎著她的漢堡一路吃進tube匣門
還是有種觸目驚心很想上前制止的衝動
開放飲食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髒亂
記得好幾個月前曾看到報上刊載一則研究結果
(注意囉有趣的「英國研究」又來了)
某學者去採樣公車、地鐵、火車車廂內的老鼠、蟑螂以及蟑螂蛋的數量
結果得到很恐怖的結論(詳細數據我當然不記得了)
不過我想老鼠蟑螂再怎麼猖獗英國政府都不會敢動念到禁止民眾帶食物上車
要剝奪已經開放的自由有多難啊
所以結局就是不管是倫敦的tube、巴黎的metro或紐約的subway
(東京地鐵我不確定能否在其上飲食
不過日本人本來就不太會在大庭廣眾下邊走邊吃)
乾淨整潔度都遠遜咱們的台北捷運

順帶一提台灣人另一個跟交通有關但我覺得沒啥好驕傲的優點——
行人都很遵守交通規則
剛到波士頓跟倫敦我總傻傻地隨號誌指示綠燈才走紅燈止步
但沒多久一定入境隨俗亂闖
因為完全看燈過馬路只會顯得很蠢、很「歪」國人
驕傲不起來並非突然發現謙虛是美德
而是台灣行人之所以遵守交通規則完全肇因於路權低落
在歐美車子得禮讓行人萬一撞到你他們吃不完兜著走
在台灣車子橫衝直撞行人照燈走還得小心沒長眼睛亂闖紅燈的
即使這種狀況下出車禍會判你嬴但命比較值錢幹嘛拿螳臂擋車啊
一切奉公守法僅是假象實則著眼於保命
希望回台北後我可以立刻被倫敦人教壞的不看燈亂走改掉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