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六去位於市民大道上的自然風涮涮鍋用餐
酒足飯飽後
我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出店門
門的一邊是由數個水缸組成的生猛海鮮展示區
稍早只忙著告知店員訂位訊息未曾多加留意
這會兒才定睛看了看這些待宰的海產
這一看差點沒讓我把剛才吃的東西全吐出來

某個水箱裡靜置了數個透明寶特瓶
裡頭各塞了一隻甲殼動物
動物體積頗大幾乎把瓶內空間佔滿
換言之牠困在裡頭是完全不得動彈的
我以為(也希望)這批動物是死的
但牠們腹部的足與鰭片卻依舊規律擺動
仿佛正作著徒勞無功的無聲抗議
這幅宛若人間煉獄的畫面讓我湧起一股噁心感
同行的人說這叫「瀨尿蝦」
他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生物被這麼養著了
我研究著那開口極小、瓶身卻務自完整的透明囚籠
問:「牠們是怎麼被塞進去的?」
「大概是從小養起的吧。」同行者說

整個晚上
我無法把瀨尿蝦困在寶特瓶裡的畫面
連同它帶來的震憾與不舒服感抹去
無論瀨尿蝦是多麼美味的珍饈
(Thank God我從沒吃過)
或用寶特瓶養殖有任何必要的理由
都無法減輕這件事的冷血跟殘酷
上網查了一下相關資訊
發現瀨尿蝦多數還是野生捕撈的
或許這些蝦子可免除被塞入寶特瓶的命運
畢竟網上還是找得到瀨尿蝦被直接放置在水池的照片
另一篇部落格裡則有如下文字
蝦子在很小的時候,已注定將被餮客裹腹,活在世上能吃飽就好。養蝦人每天的餵吃,蝦子在瓶中優悠滿心高興的享受食物。吃飽了逍遙地游活,多暢快寫意!

主人每天定時給予食物,蝦子每天長大,逐漸地感到活動空間越來越窄,過往的暢游開始變成處處受掣,然而主人繼續餵吃,也就管不了那麼多,反正要活就要吃。

[摘自我們都是瓶中養的瀨尿蝦]

看完心裡涼了半截
雖然人死後若選擇土葬
也將同樣受困於勉強棲身的棺木裡
但反正死後無知能不能翻身翹腳根本不重要
假如是活生生地被關在那樣窄小的空間裡呢?
即便沒有幽閉恐懼症
任何人被關個一天以上都一定快發瘋了吧
甲殼類或許不像高智商的人類會感覺害怕、無聊
(子非蝦,安知蝦之不樂?)
然而動物之所以被稱為「動」物
活絡筋骨是最基本的生命表現之一
這項權利卻這麼被硬生生地剝奪了
偏偏還死不了啊因為人類最終還要剝你的殼吃你的肉
所以他們假好心地餵食、供給含氧的海水
用最低條件滿足其生存需求
至於為何要用「寶特瓶」呢?
其緣由還是為了瀨尿蝦的經濟價值
因為這種動物太過兇猛好鬥
不這麼做怕牠們會傷害彼此跟抓取的人

「這輩子絕對不吃瀨尿蝦了!」
表達不滿的唯一方式似乎也只剩這樣
然而再轉念想想
在這人類主宰的地球上
可憐的動物又豈止僅限於此
為求低生本、高產值
大多數被圈養的家禽牲畜都忍受著極不人道的待遇
蛋雞一輩子被困在那狹小的格籠裡連翅膀都張不開
而瘦肉精的爭議
不也起源於美國飼養場為了讓牛隻快速生長、油花均勻
才捨棄自然草料而改以玉米、小麥輔以大量高濃縮蛋白餵食
牠們的悲慘度跟坐困寶特瓶的瀨尿蝦比起來
只不過是五十步跟百步的距離而已
如果因同情其境遇而不吃瀨尿蝦
理論上連蛋、牛肉以至於很多其他肉類製品
我也都不該吃才對

從人類自狩獵進化到畜養的那天開始
某部份動物就脫離不了一出生就註定變成盤中飧的命運
然而早期人們是用非常天然且人道的方式豢養
雞隻滿山遍野地追逐奔跑啄食小蟲
小小羊兒在紅紅的太陽下山前成群回家
雖然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至少活著時牠們身心愉悅而且有尊嚴
現在一切都變調了
表面上
我們用更低廉的價格得到了肉品
卻忽略了背後那一個個受盡折磨的靈魂
以及食物裡本來不該出現的添加物、重金屬、荷爾蒙
如果人類不吃進這麼多超過人體需求的肉
如果浪費食物不是這麼普遍
(聯合國資料顯示全球有1/3食物遭到浪費)
養殖業又何必這麼「有效率」?
只是這一切已成為打不斷的惡性循環
因為便宜所以人類肆無忌憚地大吃大喝、丟棄浪費
而為了供給這樣的無度需索
養殖業被迫發展出更多低成本、不人道的飼養方式……

很嚮往歐洲人現正提倡的自然農牧
配合建構完善的生產履歷
我們就能知道吃下肚的食物從何而來、生前獲得怎樣的對待
然而在欠缺道德醒覺跟管理制度的台灣
想確保自己不成為虐待動物的幫兇
卻猶如天方夜譚
(連吃素都可能吃進不肖業者偷偷添加的動物蛋白)
本來以為不吃魚翅、熊掌、鹿茸就夠了
怎知那些來源看似正常的肉品
也盡是生靈塗炭下的產物
說真的人類怎麼不趕快滅亡啊
(這似乎是我每次談到這類話題的最終結論)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