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婚禮不特別

因為都是新人費盡心思所籌備舉辦

不過對我而言週日參加的這場尤其特殊

第一次千里迢迢跑到宜蘭喝喜酒

第一次喜宴吃到一半得中途離席擠奶

第一次與老公共同出席婚禮

最重要也最欣慰的是

第一次在抽捧花時不必擔心被新娘cue上台

 

我認為婚禮只是一種形式

所以自己結婚時沒辦

所以我覺得心意到了就好不執著於非要參加朋友的婚禮不可

如果婚禮辦得太遠

我的出席意願會瞬間降到趨近於零

畢竟

一趟來回舟車勞頓還得精心打扮累死了

況且親友眾多

新人不見得記得我們這種小伽究竟有來沒來

何苦呢?

仔細回想

除了自己親姐妹的婚禮(分別在紐西蘭和基隆)

過去我不曾涉足辦在台北或新北市以外的喜宴

而照此記錄這次請客地點遠在宜蘭我理當選擇禮到人不到

只是被炸的當下竟找不到什麼”say no”的理由

新娘是我高中兼大學同學又間接牽起我跟老公這交情可非泛泛

且在姐妹淘全已婚為人母的情況下她的出嫁深具指標性意義

大家皆排除萬難共襄盛舉甚至有朋友特地從國外飛回來

台北跟宜蘭不過隔個雪隧這距離算什麼

唯一讓我遲疑的點是

當時只知預產期在10月10號不曉得何時生

萬一delay太多那麼大喜之日還在做月子就不方便出遠門了

幸好後來寶寶只晚幾天報到

所以除了身形豐腴加脹奶外

體力上倒足可應付參加此婚宴

 

新娘和不過早一年嫁人的我一樣

在朋友群間算是進度嚴重落後

(暗自認為這年齡如果再不結大概也結不了啦)

所以婚宴上充斥著同輩友人帶來的小娃兒

在諸友子女身上尋找父母的影子真是有趣極了

本人稍早也晉升人母(驕傲)但小女剛滿月不適合拎出來

只好放在家裡由媽媽幫忙帶

 

一週前已復工的我並非首度跟女兒分開

卻是時間最久、相距最遠的一次

勢必得設法克服脹奶、擠奶和母奶儲存等課題

事前先跟新娘確認過飯店設有擠乳室

朋友又好心借我保冷箱、冰寶、可攜式電動擠奶器

看似萬無一失

結果出門前卻發生了不預期的wardrobe malfunction

原本打算穿的孕婦長洋裝因胸部大穿起來很憋就算了

更糟的是拉鍊卡卡極度難拉

料想就算硬拉上去

中間去擠奶拉下來十之九點九九拉不回去場面很尷尬

於是當機立斷換了另一件穿脫方便很多孕婦洋裝

(是的孕婦裝千萬不要太早收起來或借/送人在產後身材未恢復前妳還很需要它們)

攬鏡自照還過得去才安心出門

幸虧後來回程車塞得不算太嚴重

我們早上十一點多出門、下午三點前離開而四點多就到家了

中間擠一次奶便足以紓解不適

我是在儀式跟致辭告一段落後跑去擠的

回來時剛好進行到播新人成長歷程這個我最不願錯過的部份

飯店的育嬰兼哺乳室設備也還不錯應有盡有

讓我沒有太麻煩就拎了一袋新鮮母奶回家

 

由於老公下午還有工作不能太晚回台北

出發前我們頗擔心婚禮會delay太久導致菜剛上就得離開

畢竟考慮到交通問題加上喜帖寫的是「準時『入席』」而非「準時『開席』」

以台灣人喝喜酒的習性實在沒理由樂觀啊

幸好後來「只」晚了不到一個鐘頭

當青少女時代就認識的友人披著白紗緩緩步入會場

遠遠(被安排在邊疆地帶)看著的我心裡湧起了千頭萬緒

情不自禁靠在臨座老公肩頭上並緊緊握住他的手

顯然有部份想法與我重疊的他輕聲詢問:「妳會後悔沒有辦婚禮嗎?」

老實說在結婚儀式進行的同時我腦裡始終有個小劇場

場景與週遭相同只是主角換成了我們

我想像將至親好友邀集起來慶祝我們的結合、分享我們的喜悅

似乎也會是場賓主盡歡的美事……

這浪漫念頭僅僅一閃而過理智隨即奪回主導權

於是我回答:「如果可以什麼準備工作都不做只要當天人到就好,那麼我會想辦婚禮。」

老公笑說他也不想做那些麻煩的前置作業

但除了我跟他有誰可以代勞準備我們的婚禮呢?

結論就是

當初只登記的決定還是最適合我們兩個的

其實新娘婚前也曾對我們簡單到不行的結婚表示嚮往

然而雙方父母不同意只有撩落去喜餅、婚紗照、婚禮等全套都來

交遊廣闊又人緣極好的她花了非常多心思安排大家的住宿、座位、伴手禮等等

最後也確實把這場婚禮辦得隆重動人

我相信這一天必將成為他們夫妻共享的甜蜜回憶

只是如此成功的婚禮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朋友突破重重困難和壓力做到了

對婚禮意義另有詮釋的我卻沒有同樣的耐心啊

雖然參與摯友婚禮、見證她的幸福令我好感動

不過我並不後悔未替自己和老公作類似的安排

我們的大喜之日沒有賓客、沒有禮服、沒有掌聲、沒有花團錦簇

卻依舊是我生命中最神聖歡愉的一天

 

林志玲在黃曉明和Angelababy世紀婚禮上搶到捧花的新聞佔了好幾天版面

還被她拿來在金馬獎上當作向郭富城示愛的梗

其實不只名人婚禮愛玩這套

「抽捧花」已成為婚禮第二次入場後的必備餘興節目

(「拋」捧花有點尷尬因為可能會沒人接所以一般婚禮都用抽的)

吾友這場婚禮自然也少不了此橋段

不知道其他人對這號稱散播幸福的安排作何感想

或許只當它是個事不關己的小遊戲然後繼續埋頭猛吃

但在過了適婚年齡還銷不出去的那段時間

每當司儀宣布接下來要抽捧花時我都神經緊繃

深怕接下來會聽到自己的名字

即使新娘事前會先徵詢意願而我也總是一口回絕

不過誰知道臨場會不會來個霸王硬上弓呢?

討厭上台的理由倒不是覺得單身待嫁很丟臉

而是我生性低調害羞不愛在這不屬於自己的場子拋頭露面

再加上毫不迷信所以就算抽到也不覺得會沾到更多喜氣

幸好新娘們都滿識相的我從來沒有被迫上台

然而單身身份不除我就永遠不能在抽捧花時置身事外

總算

在去年把自己嫁出去之後

我得以好整以暇欣賞那些單身女賓客被唱名上去玩抽抽樂

因為這是婚後參加的第一場婚禮

所以也是近年來第一次可以輕輕鬆鬆當個絕對的局外人

想到以後再不必在這個橋段來時拼命上演內心戲

就益發覺得結婚真好

 

從廿幾歲開始接喜帖至今的這十幾年間

我喝過無數場喜酒

對婚禮的感觸也從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又回到見山是山

在第一階段

我總是替相愛的男女能終成眷屬動容

但在身邊怨偶漸增而自己歷經感情波折後

我進入了暗自在心裡唱衰某些體質不佳組合的第二階段

我會依自己對新人的了解去解讀他們的結合、預測婚姻預後

不再被婚禮上的盈盈笑臉和美好氣氛所矇蔽

及至自己碰到真愛的這兩年

我對愛情和婚姻恢復了年輕時的嚮往和樂觀

得以甩開苦澀和成見誠心祝福新人

即使

我很清楚婚姻這條路並不好走

而每對夫妻也各自有他們的問題和困難必須去克服

但沈浸在愛裡的我轉而相信世上真有白首偕老的可能

 

廿年前

當我還是那個穿著綠衣黑裙、瘋瘋癲癲的青春少女

確實曾經想過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後

我們這群同學會變成頂著捲捲頭的歐巴桑們

聚在一起談論自己兒女跟數落自己老公

我很直覺地跳過了中間談戀愛、結婚生子跟經營家庭這段

畢竟那時根本不覺得遇到對象有什麼困難

也無從想像生兒育女的艱辛

爾後一路走來

各奔東西的我們無法像高中時代朝夕相處、無話不談

但一年裡總會想辦法聚個一、兩次

分享彼此在學業、感情跟工作上的進境

在經歷了一些波折跟低潮後

大家最終都找到歸宿也陸續升格為人母

並繼續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裡互相扶持

希望我們可以永遠這麼幸福、健康、平安

直到變成一群碎嘴的歐巴桑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