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是宿舍對面租書店裡養的貓
那天早上到店裡想隨便翻翻
冷不防牠就從櫃檯後面鑽了出來
金吉拉跟暹邏的混種
嘟嘟卻擁有通體雪白的短毛、只在臉中央意思意思點綴了一抹caramel
見到任何動物我一同兒時般興奮
徵得主人同意後擁牠入懷

貓兒特有的柔軟肢體觸感極佳
牠和我們家Bear一樣有對水藍色大眼睛
深邃悠遠、四目交接時仿佛可以吸走你的靈魂
不愧是負責social的店貓
嘟嘟不但不怕生、抱得再久也不會掙扎著要離開
就這樣馨香滿懷地跟主人聊起了父母經
他說一歲大的嘟嘟是兄弟姐妹裡最醜的......

當晚
我憶起在遙遠的南半球
一隻修長優雅的小黑貓
心裡最最柔軟的那片被觸痛了
頓時淚流滿面
當年在NZ過得刻難而苦悶
簡陋的家具、東湊西湊不成對的餐盤、二手的書桌和制服、特價的食物
這些我們並不在乎
妹妹唸茲在茲是被拋在台灣的Bear
我則因為知道不可能(要通過層層檢疫入境,貓命都去了半條)
完全放棄爭吵
等一切稍微安頓下來
媽媽拗不過要求答應養貓
才登記不久獸醫院便通知我們到一戶人家看貓
滿屋子爬上爬下的一窩小貓中
一股莫名的緣份讓我們帶走了全身黑、前胸一個醒目白點的小母貓
臨走前原主人那句依依不捨:"Good luck!"成了後來揮不去的歉疚
幾個月後的某一天
我們在寵物店又被一隻天真無邪像蜜糖般的虎斑貓煞到
Kitty加上小鵪(My Past相簿裡有他的照片)
在NZ的日子從此不孤單
但是誰知道呢?
不到一年後我們一個個回到台灣
兩隻曾經帶來無盡歡樂的貓兒無可奈何地被丟在原住處
愛貓的Kiwi鄰居承接了主人的工作
但據說小鵪還是常常在舊居庭園出沒
Kitty呢?很久沒有人看到她了
每回想到這兒就讓我心痛疾首
這不盡責的主人呵...

有人說世上人分為兩種:cat people & dog people
有人嫌貓陰沈、孤癖、難搞
何必養個寵物還得像伺候大爺一樣
我卻覺得狗狗太黏人、太熱情、沒個性
聰明有餘但充滿愚忠
顯然我是屬於前面那種人
原因...或許正因為自己的個性就像隻貓吧
冷淡、彆扭、固執、沒親和力、有許多旁人不能理解的小堅持、一點都不陽光
與其到大公園裡接球、接飛盤搞得一身泥濘 或是 抖擻精神讓主人牽出去跟其他同類閒扯淡
貓兒寧可靜靜窩在家裡 孤.芳.自.賞
興致來了出個門也是單槍匹馬、神秘兮兮
貓兒不喜歡麻煩別人
當主人的毋須把屎把尿、三天兩頭替牠洗澡
愛面子的貓就是有本事維持得乾淨優雅
究竟是誰養誰,其實我搞不清楚了
這之間沒有從屬關係
小公主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斜倚著睥睨一切
但偶爾的偶爾
牠也會湊過來跟你撒嬌或窩在旁邊打盹
那感覺特別欣慰而香甜

害羞膽小的Bear
纖細機靈的Kitty
嬌憨任性的小鵪
如果這輩子只養一隻貓
或許不會知道牠們有如此南轅北轍的個性
說不上偏心
但每次一想到善體人意、總是在蹲廁所時跑到妳大腿上湊熱鬧的Kitty
心裡就好痛
也許是因為三隻貓裡也唯有她
是我想見也見不到的
年紀漸長後自己變得愈來愈冷血
唯有關於動物的這一塊仍然像童年一般感性而不設防
即使以後自己搬出去住
應該也再沒有養隻貓的勇氣了
怕 再辜負一顆脆弱而敏感的心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