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12/3)
以前看男同學穿西裝總有種小孩裝大人的滑稽
昨晚的聚會
看著服完兵役的老朋友們西裝筆挺的成熟模樣
卻顯得那麼自然又陌生
像照鏡子一樣
雖然不那麼樂意承認
我知道這代表我也老了
還依稀記得當時送別他們入伍時的心情
一方面不捨於intern時代共患難的情誼
卻有更多對自己即將投入皮膚科的憧憬
那時想像著兩年後他們服役回來、而自己已經當到R3的畫面
總覺得很遙遠也很不切實際
突然間兩年就這樣過去了
在本院初審合格名單上看到這些熟悉的名字
感覺有些恍惚

聚會時被開玩笑地叫著學姐
不知該笑還是該怒
否認好像無濟於擺脫歲月對自己的刻畫
將近兩年的住院醫師訓練跟預官經歷
讓當年同時畢業的我們有了多少距離呢?
成長自然是好的
聊天時講到lithium中毒
Irene說會seizure、我說吃lithium會長痘痘
男生們笑說每科的人對同一件事有截然不同的concerns
是啊
我們一個個都漸漸有了專科醫師的樣子
而男生們卻還在為甄選結果擔憂、還奔波於各家醫院尋找歸宿
除了替他們祈禱祝福、除了慶幸自己早已脫離那種任人宰割的忐忑
其實還是忍不住偷偷羨慕起那初生之犢的純真跟無畏
不敢說自己變得多世故
我一向就是有稜有角、有話直說的個性
與生俱來的正義感也不至於被現實磨光
但我終究還是有點不一樣了吧
Either in a good way or in a bad way.
想著兩年來經歷過的事
很模糊
就像繞了半天突然停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你早就記不清迂迴曲折的來時路
於是也再回不到原點了

我也不是很想回到原點
其實
只是感慨這世界上很多事都irreversible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