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高中時代
總像被課業考試鞭打追趕著的羊群
我不討厭上學
但只要有那麼點可能性
還是渴求及時雨般的颱風假
多出來的假如點石成金的仙女棒
長久積壓的睡眠不足、來不及唸完的篇章etc.
全都有了疏通的管道
好多個夜晚
守在電視機前等候每隔幾分鐘就重新發布一次的各縣市不上班不上課名單
等不到的話隔天早上出門前還是會不死心地開電視來看
風災水害的損失跟民生物資的飆漲並不是重點
眼下也顧不得學校教學進度落後是否又得補課
作學生的我們只要賺到一天的無所是事
就算風大雨大哪兒也不能去
照樣雀躍不已

最尷尬的情況莫過於一心以為明兒個的假是放定了
就高枕無憂地放著作業不寫、考試不唸
結果假卻沒放成
我是沒讓這種事發生過
但某一次幾乎全台灣都不上班不上課了
只剩台北跟少數幾個行政區沒放假
那感覺還真嘔

上了大學之後
上課與否是跟著上班人事規定
放假門檻大幅提高
加上大學教育本來就是愛來不來隨你
颱風假魅力銳減
來學校上課打屁遠比被狂風暴雨困在家裡有趣得多
突來的空閒反而令人無所是從
開始上班之後我甚至常暗暗祈禱颱風假不要放成
Intern時期是反正放不放假、該值的班依舊得值
萬一放假了
沒車坐卻還是要趕到醫院交班的實在夠狼狽
住院醫師時期則不喜歡既定的計畫被突如其來的假期打亂
有primary care病人時更會擔心臨危授命的值班醫師沒辦法處理他們的問題

放假所帶來唯一亙古不變的好處大概就是可以好好睡一覺吧
從學生一直到領薪水的現在
我似乎總處在一種沒睡飽的狀態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