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住家附近偶爾會看到一些熟悉面孔
很神奇地
即使眼前這些近中年的社會人士早不復往昔童顏
還是可以一眼辨識出他是我國小/中同學
叫不出名字但那種確定毫不游移
不過不曉得是變太多還是怎樣
對方卻從不曾認出我
我儘管放膽默默打量這些熟悉的陌生人
從穿著打扮想像畢業後的遭遇、現在從事的行業

兒時故友中
最想念的是國小三、四年級的朋友:珊

珊算是我們那屆的風雲人物
捲捲的頭髮綁著俏皮的馬尾
略帶內八的姿勢讓她走起路來搖曳生姿
小巧精緻的臉蛋搭著兩道英氣勃勃的濃眉
咯咯笑起來時總是一下子臉就紅透了
成績超好
可以跳級卻沒有跳
彈得一手好琴
跑步也總是大隊接力女生第一棒
小時候都會有那種風靡全班甚至全校的少男殺手
珊絕對名列其中

在我那個班級裡就三個女生成績比較好
基於好學生常湊在一起的現象
珊跟我就非常麻吉
八、九歲的純真年代不太有什麼嫉妒之心或瑜亮情節
她總是一邊捏著我號稱"很好捏"的肥臉、一邊親暱地叫我"肥肥"
(奇怪鬨,那時候一點都不生氣)
我們每天放學一起走
好到要分別的時候一定會kiss bye:嘴對嘴但嘴唇是抿起來的
偷偷跟蹤我們回家的臭男生笑我們是同性戀
不過那時候對這個名詞一點概念都沒有也完全不以為忤
我當然去過她家
印象中珊媽媽也是溫柔婉約的賢淑家庭主婦
家裡整理得井然有序
不像我家永遠是被三個小毛ㄚ頭蹂躪過後的殘跡

童年友誼常常會為某些可笑小事摧毀
珊跟我的兩小無猜就在小四的一次段考後出現裂痕
還記得是社會科的一題選擇題出得有瑕疵
結果題目沒看清楚的人寫對、看清楚的人反而會寫錯
大家知道國小段考比的是幾科一百、有沒有全部滿分
差兩分就會差很多
寫錯的我於是不服氣地跟老師爭取
老師卻堅持不改答案、不送分
寫對了的珊很不識相地跑來向我炫耀
吐了吐舌頭說幸好她題目沒看仔細...
明明是一如往昔充滿善意、親密的微笑
在那當下卻顯得譏諷與猙獰
我們沒有大吵、沒有爭執
但就這樣疏遠了
一直到四下她搬家、轉學
我從此跟這個曾經最好的朋友斷了音訊

考進北一女後我還見過她幾次
珊唸的是文組班
不過我忙著交新朋友也沒去認她
後來我出國又回國
總覺得她一定也在我身邊的某個角落
卻再沒她的訊息
在寫這篇前我去google了她的名字
果然
在87學年度台大國企二的書卷獎名單上見到熟悉的三個字
對照那年我也拿了醫學系一的書卷獎
很肯定那就是我親愛的舊友

不曉得珊現在怎麼樣了?
出國了嗎、結婚了嗎、生小孩了嗎?
不再見面好像好一點
這樣她在我心目中
就永遠都是那個紮著馬尾、穿著蕾絲裙的小女生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