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范曉萱的刺青新聞
讓我憶起發生在五、六年前某個暑假的事

那時才廿出頭的我
突然想去刺青
想刺的內容我現在都不好意思承認了
從媒體報導中
我找上了西門新宿某家幫大、小S都刺過青的店
每次到西門町必迷路的我就這樣一路問人找到西門新宿
鼓氣勇氣進入燈光昏暗的店面
頗有名氣的刺青師傅長得就跟雜誌上登的一模一樣
問明來意之後他皺了皺眉
叫我不要刺那個
"我看過太多了,後來都會後悔。"
我滿腹的不以為然
心裡嘟嚷著:"才不會呢,你不懂,我跟那些年輕男女可不一樣。"
見我帶著一絲絲倔強、猶豫依舊
酷酷的師傅又接著說:"不如妳刺其他可以代表的符號吧,但就是不要刺那個。"

後來我什麼都沒做就離開了
刺青就像突然想買某個東西、突然想換個髮型一樣
一旦起了那個心
便急著想完成、好像不做會少一塊肉
但真的頓了頓、碰到一點阻礙
其實也就放手了
我是認真地想了一會兒是不是有什麼別的符號可以刺
左思右想都沒比之前想刺的有代表性
然後這件事被我拋到九霄雲外

後來每次看到有年輕人到門診除刺青
我就帶著感激想起那位當年勸阻我的刺青師傅──大毛
一切完全如他所預言
如果我在身上留了那個刺青
後果將不是只有後悔
它會是人生抹不去的一個汙點
記錄我的年少輕狂跟愚蠢
生命中的貴人不見得是救你一命的恩人或幫了你什麼大忙
像大毛這樣
他可以不要管我的
五年前的那天
他可以直接接受我的要求
乾脆地在我身上刺下我想刺的字
不必多費唇舌跟我多說什麼
就算我後來反悔了
也沒立場責怪他

這就是所謂職業道德吧
對大毛來說
我想
刺青絕不只是營利維生的工具
他希望這個藝術品是顧客深思熟慮後所留下的印記
是會被珍愛一輩子的符號
而不要這個作品日後成為別人心中揮不去的痛
不曉得大毛一天會勸退多少個客人
會把多少送上門來的銀子往外推?
我只知道我很欣賞這樣對自己負責、明白自己社會責任的人

在工作崗位上克盡己職的我們
都有機會成為別人的貴人
有時只是多說一句話、舉手之勞的一個動作
對別人的意義卻很重大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