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藍是我第二支聽診器
第一支還沒來得及拆封就被偷了

那是大三升大四的前夕
大家興高采烈地為即將來臨的醫院見習作準備
大四開始每週五下午都會去病房練習history taking
腦袋沒東西就算了
至少外表要像個醫生
於是乎
白袍、神經槌、Harrison、Washinton manual紛紛購入
聽診器的訂購很複雜
從最陽春到專業級心藏科聽診器分好幾個level
簡單的一千多就有了
貴的要上萬
跟學長姐打探之後
據說會聽的就是會聽、不會的還是不會
跟聽診器沒啥關係
於是我選了最便宜的那種

暑假從Stanford遊學回來
發現放在櫃子裡的全套Harrison跟聽診器竟被偷了
想說這或許是命吧
第二支聽診器乾脆心一橫、挑了貴一些的
不像便宜的只有做黑色
貴的就有幾種橡膠套顏色可供選擇
沒多考慮就選了一直最喜歡的藍
藍色給人一種天晴開朗的感覺
(偏偏在英文
blue卻莫名其妙地代表憂鬱)

小藍陪著我南征北討去過很多地方
從見習時代依樣劃葫蘆的生澀PE
到intern時期架勢熟稔許多的裝模作樣
我聽心音的功力還是很爛
頂多聽得出來有不對勁
要分辨是哪個valve出問題、是stenosis還是regurgitation
對我來講一直是天方夜譚
Breathing sound也只分得出clear跟不clear
頂多加個basal rales或diffuse crackles唬唬人
唯一比較有把握的是bowel sound
Hypo跟hyperactive總聽得出來吧

剛拿到聽診器的那陣子
覺得把它掛在脖子上真是神氣得不得了
等當了intern卻開始嫌它累贅
忙起來擱在一邊甚至會忘記
小藍就曾被我遺忘在外急
隔幾天想起來去找、竟然也還在
其實intern用到聽診器最多機會是在on NG
要打氣確定管子是不是真的插到胃
聽診器的功能只在免除直接把耳朵貼到病人肚皮上的尷尬
所以那種情況我根本懶得派出小藍
常常抓著病房護士車上拿來量血壓的聽診器就跑去on了
這兩年來在病房primary care更懶
偶爾碰到要聽診的狀況就直接A基亮櫃子裡的聽診器來用
小藍賦閒在家呈半退休狀態

前陣子想說要不要把小藍給賣了
應該也值一些銀兩
但除了醫生有誰會想要聽診器呢?
如果是賣給學弟妹那多沒意思
不如大方點用送的嬤
聽診器畢竟是醫生的象徵
小時心目中的醫生永遠是白袍、聽診器加耳鼻喉科的頭燈
想了想還是決定留著小藍
聽診器下我一分鐘五十下的沈穩心跳
依舊是令人自豪、運動員的sinus bradycardia
其實最希望的還是
有一天能拿著小藍聽自己寶寶的心音
終究耳朵是沒辦法貼近自己肚皮的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awu 的頭像
Liawu

Lia's Blog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