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計畫一件事
一件足以告別我隨波逐流人生的事
這個計畫讓我很興奮又很感動

也不過就半個月前
朋友問我未來有什麼規畫
我說:"要看一年半載裡嫁不嫁得出去啊,嫁出去的話就看老公那邊的情況,嫁不出去就出國唸書罷。"
朋友覺得不可思議
像發現一個女性主義者竟然還在裹小腳:"妳想做什麼跟妳結不結婚有什麼關係?妳是妳啊。"
我當然不是那種三從四德、唯夫是從的女生
結不結婚會那麼重要的原因在於
我真的沒有特別想做什麼

王文華為投入”若水”之事曾在報上為文
他說”若水”算是他人生第一次為自己做選擇
「我必須承認:從小到大,我都在『搭便車』。
意思是說我一直走著社會期待的、最主流、最安全的康莊大道。別人替我安排好了路線和車,車來了,我就上,車上都是跟我一樣的人,每個人都覺得別人比他笨。到站了,我就下,另一班車立刻就來了,毫無延誤、安穩舒服。一切都很順,一切都精準。
一路上,我不需要想、不需要徬徨。一路上,我只要動腦筋,不需要傷腦筋。一路上,我從來不需要為自己做出任何選擇,當然也沒有承受過任何後果。
這怎麼可能?我不是選了科系、學校、公司、產業、女友嗎?
但那些並不是真正的選擇。真正的選擇,是選了這個,會失去另一個同等重要的東西。真正的選擇,是選了之後,自己或身旁親愛的人會付出很高的代價。真正的選擇,是選了之後,半夜會突然驚醒。真正的選擇,發生的時機不會定時定期,也沒時間讓你四處請益。真正的選擇,事先沒辦法列表分析。真正的選擇,事後沒機會從頭來起。真正的選擇,通常是帶來更多的辛苦,而不是立即的幸福。真正的選擇,長期下來未必會贏,但短期看來通通是輸。
我一路搭便車,並不是因為個性保守,而是不知道還有其他選項。和我一樣五年級的同學,在一個政治、經濟、資訊都封閉的環境下長大,沒有網路、沒有手機、沒有無名小站、沒有有線電視、沒聽過比爾蓋茲、沒有Google的傳奇故事。我們雖然也生吞活剝地看原文的『時代雜誌』,但對世界和人生的瞭解,大部分還是來自父母和老師。父母和老師,當然希望我們選擇主流價值。於是大部分的同學,都變成醫生和工程師。」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
因為他寫到了我
我很羨慕王文華創立”若水”
(遠比看到別人歡喜成婚要來得羨慕)
因為他總算下了便車
而我卻還在隨波逐流
(題外話,最受不了王明明就是gay,還老愛在文章裡提女友O___o)

搭便車的比喻
其實也就是隨處漂流的葉子
沒有自己的動力
只是隨著下頭承載的水波移行
沒有擱淺沒有逆溯也不會有大轉彎
我的人生從來就是:

要移民紐西蘭
那就去吧

要考醫學系
成績夠就去唸吧

皮膚科是最熱門的
不討厭就試試看吧……
我什麼都可以做得還不錯
但什麼都不曾給我獨一無二的歸屬感
我幾乎可以預見自己的未來
說真的那景像還不壞
我會在這個可愛的城市繼續游泳、寫網誌、偶爾再買個名牌包
以緩慢的速度幸福地老去
我不需要後悔什麼、擔憂什麼
但心頭總有一股抹不掉的虛無

趁著還年輕
我不要再走康莊大道了
這個決定或許會讓我的人生全部翻盤
或許不會
但至少我曾經跳開過
曾經試著自己發球跟掌舵過
即使繞了一圈還是回來當葉子
也不會是同一片葉子了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