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本來計畫打完雷射後當天就要去游泳
真的做完才發現根本不可能
除了兩個傷口還是一直滲血跟組織液之外
那張腫到沒下巴的臉簡直是畸型
我沒勇氣以這種造型出現在游泳池嚇人
忍了幾天臉腫的程度並沒有明顯改善
但我終於受不了了
昨天拎著小包包到游泳池報到
挑戰不可能的任務:游泳,但不讓其他人注意到我的臉!

去之前就跟楨邦討論過這件事的可行性
我:"總不能一直戴著口罩到入水前才拿掉吧?!"
楨:"那如果在更衣室拿下來,然後趕快跑進泳池呢?"
我:"不行啦,更衣室離游泳池很遠耶,還要下樓梯,而且地板又很溼,如果滑倒的話一堆人湊過來,看到我的臉不是更......"
好吧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
我戴著最近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的口罩來到泳池
本來還有點擔心櫃檯人員會不會懷疑我感冒之類的不准我進去
結果他們沒理我
成功闖過第一關後進到更衣室
唉,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
我戰戰兢兢拿下口罩再火速以放下的長髮遮住腫脹的兩頰
走去水槽卸妝的路上我儘量垂著頭
很好沒人注意到我
接下來是換泳衣跟戴泳帽
帽子一戴珍貴的頭髮障蔽就沒了
於是短短這條通往游泳池的路
對我來講竟如同到西藏取經般遙遠
只能把兩頰多出來的肉努力往內吸(所以嘴變得像鳥嘴)
再垂著頭、摀著臉、很低調地向游泳池移動(人家是西施捧心我是lia捧臉)
進到水裡給我暫時的安全感
反正我就是一直游沒停下來
臉再肥再大也不會有人注意吧
捷式換氣的臉部轉動還是引發輕微疼痛
好像那種泡泡眼金魚一樣
我擺頭時都明顯感到兩坨東西附著在臉頰上
動起來超累贅超笨拙的
而為了避免岸邊的泳客會看出異樣
轉身時我不再順道吸氣而始終把頭keep在水面下
要瞄掛在牆上的鐘也只敢露出兩隻眼睛
根本變成一隻河馬

游完全身舒暢但一到上岸時刻難題又來了
再度以吸頰捧臉法回到更衣間
洗澡簾幕一拉是難得的放鬆時刻
洗完用浴巾摀著臉出來
可是吹頭髮總是避無可避可能會被旁人看到
我靈機一動採用貞子造型:像小時扮女鬼那樣把頭髮全部往前披
臉藏在頭髮形成的瀑布下果然天衣無縫
成功完成了把頭髮吹乾的工作
走出游泳池本想把口罩戴回去
後來覺得這樣好怪就以垂頭法矇混過關
走回家的路上趁著夜黑風高也沒再特別遮臉
只是經過店家或路燈或有人迎面走來時還是會用手遮掩一下
免得無辜路人會被我嚇到

臉一時三刻也消不了腫
看來最近去游泳都得這樣偷偷摸摸的了
這幾天的體驗讓我很佩服那些先天畸型或被灼傷毀容之類的病友
我雖然不愛出鋒頭但卻也不怕被看
如果是自己很舒服很得意的打扮
即使被其他人視為奇裝異服也甘之若飴
只是如果是因為肢體上的缺憾而引人注目
那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跟調適才能坦然面對其他人驚訝同情的目光
一直戴著口罩實在很悶
不過不管同事如何威脅利誘想看腫臉本人都不為所動
智傑學長說:"我要看過才知道以後要跟病人怎麼解釋打完之後的反應啊。"
我嗤之以鼻:"你就說會腫得像豬頭就很貼切了,何必要看我的臉。"
(題外話,智傑學長的iphone好炫唷,把玩之後真想買一台來玩)
會這麼腫這麼難消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還好最近也沒什麼相親之類必須以真面目示人的活動
而且香蓉學姐說這種雷射真的是術後愈腫才愈有效
再度給了我信心以及繼續忍受腫臉的耐心
大家都說好期待臉消腫之後的樣子
我也是呢!
雖然也有一些不肖分子(如我爸者流)很愛對我說風涼話:
"妳這樣好像相撲選手"、"那萬一臉一直這麼腫怎麼辦?"......
但我相信錢是不會白花的啦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