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就到了當初朱醫師邀我參加JEADV年度大會的九月
當時考慮到明年就會去英國唸書、想省點錢
放棄了這個可以公費遊法的機會
這幾天只能眼睜睜看著要去貼poster的楨邦如火如荼張羅著出國事宜
今天早上我從急診收完床回15A
電梯門一開就望見楨邦同一個阿伯正在講話
阿伯咻地一轉身鑽入電梯下樓去
我來不及聽到他們的對話
"那是你親戚嗎?"
我眼睛骨碌碌地打量著楨邦手上好幾袋的雜物
顯然是阿伯交給他的
楨邦搖搖頭說:"那是朱醫師的爸爸啦。"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唉好可惜沒看清楚,我一直好奇怎樣的父母可以生出這麼聰明的小孩。"
不過人既然都走了
我注意力馬上集中到楨邦手上那幾袋東西
想必是已在巴黎住兩個多月的朱醫師托楨邦帶過去的
還真好奇老師在那兒會缺什麼哩
基於不犯人隱私我自然沒一件件翻出來看
但透過塑膠帶至少可辨識出一支電蚊拍跟好幾包科學麵

我一向主張電蚊拍應該被列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小小電流一接通就可以殺蚊子於無形
不會搞得到處都是血漬
我們家一到蚊蟲多的夏天就自動進入狩獵季
爸爸睡覺前一定要拿著電蚊拍把家裡巡一遍
以保障全家一夜好眠
蚊蟲陣亡時那一聲清脆響亮的"啪"代表著又一次成功的獵捕跟突擊
也滿足了人性裡那當獵人的原始慾望
雖則朱醫師對電蚊拍的青睞不令人驚訝
但看到它出現在wanted list還是有些錯愕
喔~~原來浪漫花都巴黎也是有煞風景的蚊子呀
我以為那兒只會有蝴蝶蜻蜓之類的美麗昆蟲翩翩飛舞
第二個讓我學到的是歐洲那邊沒賣電蚊拍
慎重考慮明年批個幾打到倫敦兜售造福人群
不過當然是要哄抬售價以充實留學生羞澀的阮囊囉

至於科學麵啊
據說人對味道的記憶最是深刻執著
異鄉遊子再怎麼入境隨俗
那從黃口小兒時期養成的口味依舊難以撼動
農牧立國的紐西蘭多的是青蔥脆綠的葉菜跟新鮮肥美的肉品
但住奧克蘭的那一年我們家還是每週到中國超市報到
顧不得貴也要買一些包子、河粉來解饞
後來乾脆就地取材、土法鍊鋼做起中式料理:
刨絲做蘿蔔糕、自製牛肉麵麵條、桿皮包水餃、炒紅豆沙、煎葱油餅......
阿嬤來探望我們那次時近端午
於是我有了這輩子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包粽子經驗
怪道哩人在異國就特別以過得傳統為樂
而遊子的胃類同孕婦的胃
儘是想吃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快回國的那陣子我幾乎天天想著台灣小吃入睡
最後最想念的竟是之前根本也很少吃的"沙琪瑪"
回台後趁著到北一女報到復學的下午
在重慶南路上的義美買了這個魂牽夢縈的甜點
吃入口的剎那真是感動到快哭出來了
但弔詭的是回台至今也沒再吃過第二口沙琪瑪

台北有很多值得喜愛的特質
但總要到離開它了才知道該珍惜
我愛台北四通八達的公車網
我愛走到巷子口就有便利商店的方便
我愛排隊上捷運、先下後上的井然之序
而且跟世界其他大都市比起來這裡的治安真是沒話說
單身女子即使夜行也毋須提心吊膽
雖然台北早已不復民初時期雞犬相聞、夜不閉戶的純樸
但國外回來的朋友跟我稱讚說台北人仍然有著濃濃的人情味
不會什麼都一板一眼不知變通
其實聽外國人描述他們眼中的台北還挺有趣的
我大二時期從加拿大來的英文tutor就曾不解地問我:"台灣吸毒問題很嚴重嗎?"
我又驚訝又好笑地回問她怎麼會這樣想
她理直氣壯地說:"我在你們的學校圍牆上老是看一堆反毒標語啊。"
哈!殊不知從小做一堆制式八股題材壁報的我早就對這些slogan見怪不怪了
她還跟我抱怨:"你們便利商店一進去就一股茶葉蛋的味道,而且不同便利商店的味道竟然都一樣。"
仔細想想真的是這樣耶
只是我們都把這些視為理所當然根本不覺得有哪裡怪

回到那支電蚊拍跟幾包科學麵
我開始替楨邦擔心起行李打包的問題
有當兇器potential的電蚊拍勢必無法隨機攜帶
放在大行李裡摔來摔去又怕把網子給壓壞
科學麵也一樣啊
如果沒安置妥當恐怕老師只能吃碎掉的王子麵
責任重大哩
而且萬一海關查到電蚊拍、問起用途要怎麼回答啊
沒瞧過這玩意兒的人一定覺得我們在胡謅
不過想到朱醫師拿到這些飄洋過海而來的台灣特產時的欣慰
就覺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
我還記得在紐西蘭看到妞妞甜八寶啊、乖乖啊、孔雀餅乾啊所勾起的鄉愁
對故鄉的思念常常就在這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上獲得滿足
我知道看這個blog的人有些正住在國外
不曉得你們最懷念台北或台灣的什麼呢?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