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身為「好學生」的我實在缺乏討厭上學的理由
人緣不差沒跟同學結過仇
課堂上叫起來鮮少被問倒
考試是我大顯身手的機會
就連美術音樂體育也表現得不壞
惰性發作難免有按掉鬧鐘不想起床的時候
但大致上來講我還是個喜歡上學的小孩

不過這不代表上學完全沒有壓力
國中數學課最討厭的就是對答案那一刻
數學老師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沒有正確答案
所以每次都搜括我跟班上另外一、兩個同學的答案卷權充
直接唸我們寫的答案
如果不一致他就會說:「咦,怎麼這題XX是選A而OO是選B呢?」
然後當場在黑板上演算公布誰對誰錯
自己的答案被視為potential正確版是一種光榮
只是考一百分時固然很爽
總還是有馬失前蹄犯錯的時候
臉皮薄的我不希望錯哪題考幾分全都毫無保留地攤在全班面前
另一個痛苦點是除了讀書考試之外
學校總有層出不窮的比賽:教室佈置、秩序整潔、國語文競賽、壁報比賽、美術比賽、體育競賽……
班級比賽也就算了我最怕的是個人項目
老師跟同學們總是弄不清「成績好不代表其他才藝也在行」這點
又或者他們認為既然成績好就有多餘時間去準備這些比賽
總之在推舉代表時好學生常常莫名其妙地遭殃
個人覺得最經典的範例是五音不全的吾母說她小學時曾代表班上去參加合唱比賽
天哪這大概只比她被派去比畫畫讓我不驚訝一點
至於個人最不堪回首的經驗則是兩次演講比賽嚴重忘詞
就整個晾在台上腦筋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
當時真的很惱羞成怒為啥自己要被迫來參加這個什麼鬼比賽

好學生的另一個宿命是得當幹部
雖然這是對領導力與協調溝通能力很好的訓練
但我個人並不喜歡扮黑臉、管理明明就平起平坐的同學
幹部合理的職責是傳達校方或老師交付的訊息
只可惜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中
幹部們被付予太多原本應屬於上級的責任
這讓擔任班級幹部變成一件壓力大又不愉快的工作
國小國中時代我的職位總是在班長、副班長、風紀股長之間轉來轉去
常常得注意廣播並犧牲下課時間參加集合
不過最討厭的還是得「管秩序」
當上課鐘響了老師還沒來而同學吵成一團
我就神經緊繃
如果沒有在老師走進來以前衝上講台大吼把全班鎮住
下場可能就是自己被點名責罵
午休時間往往也沒辦法睡覺
因為要在教室裡巡迴「記名字」
基本上「記名字」根本就是捉耙子行徑
每次要在黑名單上記下一個名字都很掙扎
也常為了「他也有講話為什麼記我不記他」這類的事跟同學起爭執
另一個很不好當而幸好我也沒當過的職位是衛生股長
每天早上都要督促同學打掃
整潔比賽的名次也唯他是問
我看過最命苦的衛生股長就是叫不動同學只好自己認命把別人不做的工作全包了

從當幹部可以連結到我此生僅有的一次逃學經驗
話說我小五小六的導師非常嚴格
對幹部的要求尤其高
所以我小六上當班長時整個戰戰兢兢
深怕一出錯就會被數落個體無完膚
當時班長的職責之一是朝會時要出來整隊
天氣好的話要把全班準時地帶到操場集合
下雨時地點則換到教室外的走廊上
身為節奏樂隊的一員
天氣好時我有良好的藉口出去演奏
帶隊的事就丟給副班長
但下雨天要自己出來帶隊真的痛苦萬分
因為喊「向前看齊」、「向前看」超級彆扭
不知為何我喊這幾句話的聲調很怪
有幾次甚至一喊完全班就狂笑
某個下雨天在愁眉苦臉地走向學校的路上
我愈想愈沒有勇氣去學校面對喊口令這件事
一時鬼迷心竅就乾脆折回家
準備好的藉口是途中扭到腳所以沒辦法上學
也沒想到不去上學卻能爬五層樓樓梯回家並不合理
幸賴宿行良好也沒人真的來戳破我的謊言
我努力裝了好一陣子的掰伽
還因此躲過更多次的整隊

脫離國民義務教育階段後
「逃學」這個詞彙就從字典裡剔除了
一早揹著書包上學去不是絕對義務
消失一整天也不再有心急如焚的老師忙著聯絡爸媽
大學時代如果心血來潮選擇不來上課
(對某些大學生來講或許是心血來潮才選擇去上課吧)
那叫「翹課」不叫「逃學」
因為上學就只是上課
不再有什麼掃地時間、早自習、課間操、午休時間之類阿里不答的活動
加上每堂課都是獨立的
大可依點名與否以及點名的時間來決定是要翹整堂、翹前半、翹後半、或翹中間
不像我當年其實也只是為了要逃避朝會喊口令罷了
卻必須一不作二不休地裝病缺席一整天
雖然唸大學的自由度很高
但除了大一曾經在某人慫恿下翹過幾堂課之外
我幾乎是不缺課的
其實不是真的多有上進心
也常常不覺得來上課會有什麼實質收穫
只是我不喜歡翹課當下那種罪惡感
也討厭翹了之後還得厚著臉皮追問同學
究竟這堂課教了什麼、有沒有點名、老師有沒有洩題、有沒有交代作業etc.
(插播一下關於大學時代的點名趣聞
唸醫學院時宿舍就在講堂左近
某些課老師會不預警點名
但因為一班將近兩百個人[牙醫系跟我們一起上課]
光是點完一輪就要花上十幾廿分鐘
所以一旦宣布要點名
好朋友們便趕快狂call那些窩在宿舍沒來上課的同學
數分鐘後你就會看到很久沒見面的同學們穿著邋遢腳踩藍白拖狼狽地出現
點完名之後再度消失
後來助教跟老師們也知道我們這招了
所以說要點名的同時就會把講堂的門關起來不准再有人出入
真可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哪)

我骨頭硬不願意有求於人或看人臉色
翹了課我就要有不上課仍舊能搞定一切或把一切搞砸了也能挺得過來的把握
沒有的話那我寧願坐在下頭發呆打瞌睡也不想缺課

小時候的事都好單純好簡單
不想在朝會時帶隊喊口令
逃學躲過去就沒事了
長大以後
雖然套在身上的制式枷鎖減少了
我們好像擁有更多選擇跟更大的自由
可是一旦碰上困難
逃避已經不能解決問題
該面對的終究還是得親自去面對
更別提一味逃避只會讓你付出更多代價
Daily routine從上學變成上班之後
再也沒有隨隨便便就請病假、事假或根本不請假就缺席這種事
你不再只為自己一個人負責
而必須考量到公司、其他同事的整體利益
以前聽老師說當學生最幸福了
我總忍不住嗤之以鼻:「每天回家還得寫作業、準備考試,有什麼好?」
現在稍微能體會一切都幫你規畫妥當
你只要努力踩對每個步伐
是一件多麼輕鬆又無後顧之憂的事
然而
我還是喜歡當大人多一些
不只因為不想再參加一堆不拿手的比賽或不想再當萬年幹部
而是我很享受隨著長大而來的自主跟責任
I'm so glad that I've grown up!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