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飄著雨走往健身房途中
鄰近一大片雜草叢生空地的水泥人行道上
爬了好幾隻肥碩的非洲大蝸牛
每次眼前出現這番景象
總會像看到地上有錢覺得不撿起來好可惜
並非因為敝人是個嗜吃這種軟體動物的老饕
(法式田螺煮好端上來我okay但活生生的非洲大蝸牛免談)
(再好心提醒大家一下非洲大蝸牛是廣東住血線蟲的中間宿主沒事不要徒手亂抓)
而是想到高中發生的那件事……

生物實驗要解剖非洲大蝸牛
老師要求大家自己從家裡帶來
多多益善
實驗當天出現一個很糗的情況
因為每個人都以為其他人會帶
結果卻是沒有任何一個人真的有帶
生物老師大發雷霆直接跳教下一個單元
並語帶威脅地說下次再回頭教這部份
「一定要有人帶蝸牛來。」
實在不知道要去哪兒找的我下次還是沒帶
幸好全班合力總算是湊出了幾隻
但因為帶來的尺寸太小
後來真正拿來解剖的蝸牛根本由老師自備
我們才發現原來老師之前並非因為沒教材而生氣
她那邊有一大堆好大好漂亮的蝸牛根本不稀罕我們帶的
是大家集體不負責又沒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才引發了她的怒火

隔幾週教到蚯蚓構造
我跟其他同學就學乖了
幾個朋友趁週三下午分組實驗自由活動的時間
(唸數理實驗班的特權)
拿著鏟子跑到二二八和平公園挖蚯蚓
穿著綠衣黑裙窩在那裡翻了一個下午的土
畫面詭異被路人猛看也就算了
更吐血的是如此甘冒被管理人員訓斥的風險
居然一隻也沒挖到
不過既然付出過心血我們理直氣壯倒也不擔心
隔天跟生物老師炫耀為了要挖蚯蚓我們是如何如何丟臉
她還被這愚蠢的行逕給逗笑了
一點兒也沒為交不出貨而動怒
印象中其他同學是有獻出幾隻細瘦的蚯蚓
但這次結局一樣
老師提供泡在福馬林裡直徑快一公分簡直像條小蛇的大蚯蚓供大家解剖
我這才發現自己根本被耍了
這種尺寸就算昨天翻遍二二八公園的土也不可能找到一隻嘛

其實我現在再回憶起這些事
會覺得學校老師真的很煩
啊教材費都繳了為什麼老是要我們從家裡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來
明明由校方統一準備既經濟又省時
而且重點是
除非誰家在開動物園或植物園
否則非洲大蝸牛跟大蚯蚓都不會是「家裡」出現的東西
必須費一番心思去張羅還不見得有收穫
要我們非帶不可著實強人所難

對求學時期被要求帶去學校的物品我索性來個大回顧
發現還真是無奇不有

國小時期某次實驗課老師要大家帶浮萍
爸媽於是拎著我到理論上應該找得到的台北植物園
結果不曉得是季節不對還是運氣太背
只撈到幾片營養不良的
葉片顏色偏黃下面幾乎看不到根
我想說只要明天可以交差被視為有帶貨的乖寶寶就好
反正同組一定有別人帶
到時候用他們的做實驗不會用到我的
結果莫非定律又在此時發威了
我的爛浮萍還是被拿來養而且長得很差
忘了有沒有毀掉整組實驗結果
可以確定的是我因而非常心虛跟懊惱

還是國小
社會老師請大家從家裡帶中藥材來
「不必特別去買唷只要帶現成的就好。」
老師雖然這麼交代
但大家都知道後來一定又要比誰帶來的種類最多、品項最特別
而「好學生」一向有輸不起的壓力
所以我拜託媽媽去中藥行買一些炫一點的藥材
母親大人也依約帶回乾海馬跟其他我現在想不起來的玩意兒
中藥是不貴啦
問題是只為了在課堂上爽一下而買那隻完全不知道要怎麼用的海馬
怎麼想都是種浪費
如果可以用租的多好

其他還包括生的雞翅膀
從家裡帶來本來是新鮮的
沒冰存等課堂上要用都開始臭了
教室佈置要用的蘆葦
全家週末到陽明山晃一圈好不容易剪了幾根不怎麼漂亮的
(在國家公園這樣做似乎犯法?)
交差後才發現離學校不遠的空地就有吹起風來如金色波浪的蘆葦田
(這故事告訴我們平常就要多留意身邊景致以備不時之需)
高中家政課的時裝表演秀
唉假如是現在要辦這種活動根本沒在怕
當時卻翻遍衣櫃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拿不出來……

真開心現在不必再像陷入永不終止的「支援前線」遊戲
隨時接受又要生出個什麼東西來的考驗
小時候面對老師要求的痛苦點在於
也只能回家把煩惱轉嫁給爸媽
畢竟要去哪裡找或買只有他們知道
也惟有在他們的協助下才能完成這項任務
我很討厭那種得仰仗麻煩別人自己無能為力的無助感
小孩都大了的我爸媽現在應該也很慶幸
不會再為一些莫名其妙、挑戰想像力的東西
搞得全家雞犬不寧人仰馬翻
嗯說到這兒我倒是很未雨綢繆地擔心起來
萬一以後真的生出了個小娃娃
他/她開始上學以後大概會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