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傍晚在仁愛路上散步
瞄見某一樓人家在拉下的鐵門外擺了個鐵籠子
約莫是個小型冰箱的規模
像樓中樓一樣裡頭還設有夾層
上層歇息了一坨毛絨絨的東西
定睛一看是兩隻相依偎的中長毛虎斑成貓
察覺有人靠近後
頭朝外的那隻無精打采地抬起眼皮睨了我一眼

「怎麼有人把貓養在籠子裡啊?」我不捨地驚呼
崇尚自由的貓
根本不是該被拘束在籠子的動物
(話說回來哪種動物該呢?)
就算不與以天地為家的流浪貓相比
多數人養貓都會讓寵物享有幾乎跟人類等同的居家空間
頂多基於衛生或安全問題
規定某些地方像餐桌、床舖、廚房料理檯、陽台等不能去
家裡的布朗尼跟蜜桃
成天無限制地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嗨起來可以從和室一路對角線追逐打鬧到客廳口
再從五樓循著樓梯飛奔到加蓋頂樓
雖然不能像狗狗一樣被帶出去蹓、增廣見聞
(太害羞又戴不住項圈拉繩出門只有走丟的份)
至少在家裡牠們是絕對自在的

環顧籠內環境
眼前所見讓我難受到說不出話來
置於角落的貓砂盆裡盛滿大便
一條條被零星稀落的貓砂裹住
四週殘餘砂粒所剩無幾
即使有
也是那種不知已浸淫過幾次尿水又乾掉後的黃灰色
當貓咪想如廁時
牠勢必得被迫踏在這堆大便上
上完之後進行潑砂覆蓋的步驟
所拍上來的哪還有砂啊
恐怕只是乾掉的大便條
對愛乾淨到近乎有潔癖的貓兒來說
這是多麼殘忍的精神虐待!

同樣是兩隻貓共用
我們家的貓盆一天至少會清一到兩次
這樣才能維持裡頭沒有太多貓大便跟尿液結塊
除了移除排泄物外
每隔兩、三天得補上新貓砂
這樣才有足夠的乾淨砂粒以供使用
貓是不會聰明到挑剔廁所清潔度
有急性生理需求時再髒也得上
不過每次剛清完廁所
布朗尼都會興沖沖地跑去撒一泡或拉一坨
顯見牠對乾淨廁所的喜好

然而
即使是家裡一天未清的廁所
跟仁愛路貓籠裡的相比
仍是五星級跟零星級的差別
那個貓盆大概至少一星期沒人清也沒加新砂了吧
回程眼看著又將經過那只貓籠
本想繞道而行省得揪心
無奈錯過最後一個可以過馬路的斑馬線
於是被迫還是得從前頭走過
我很鴕鳥地選擇別過頭外加螃蟹側行法
快步地飄過去
只是
少看一眼又有什麼差別呢?
那骯髒的貓盆以及貓咪無奈的眼神
已然在腦海裡生了根

聊到這個話題
不免思及男友鄰居養的那條哈士奇
每到晚上
巷子裡總迴盪著牠特殊的長嚎
初次聽到其實不會知道是狗
因為那並非一般所熟悉的狗吠
依稀分辨得出是動物發出的哀鳴但難以用言語精準形容
「那是什麼聲音啊?」我驚訝地問
照指示從露台上望過去
果然在巷子對面公寓的頂樓看到一隻狗
牠被栓在頂樓加蓋的建築物外頭
不知基於何原因主人不讓狗狗進室內
放任哈士奇孤單而焦躁地在水泥地上來回走動
是不至於餐風露宿
倘若碰到下雨天還是有屋簷可躲
低溫應該也不成問題畢竟哈士奇可是大名鼎鼎的雪橇狗呢
說虐待動物是言重了
但整晚悲泣顯示了這隻狗終究不很開心

昨兒個又邂逅另一隻哈士奇
牠的頭從一輛黑色賓士的副駕駛座上冒出來
俊朗的臉蛋跟健康的毛色叫人過目難忘
狗兒神采奕奕又充滿好奇地朝外張望著
然後綠燈一亮
賓士車連同那隻漂亮的大狗
就這麼呼嘯而過
辜且不論狗頭伸出車外似乎不合法而且有點危險這件事
目送著他們離開的同時
我忍不住對男友說:「好幸福的狗啊,我猜主人是要帶牠去哪兒蹓躂。」
「就算不是,」男友答道,「以主人的財力應該家裡也有個大庭院讓牠跑吧。」
然後我的思緒又飄到困守在頂樓的那隻哈士奇
怎麼就同狗不同命呢?

也不敢誇口
被我養到的動物們就有多幸運
尤其若把從小到大所有落到我們家手裡的動物全算在內
其實也犯過很多現在想來很羞愧跟心痛的錯誤
但至少目前
我一定竭盡所能讓這些陪伴我們的可愛動物們
享有最好的生活品質
畢竟要養寵物是個自主決定
沒把握讓牠們過得幸福快樂
就沒有資格當主人
很遺憾沒能力去拯救世界上那些不被善待的動物
只能撇過頭去
假裝一切沒發生
然後再多愛家裡的小可愛們一些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