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得到我嗎?前排中)

上禮拜五(6/7)到新家睡第一晚
睡前
一邊整理搬過去的物品一邊把廣播打開來聽
張學友的「祝福」、小虎隊的「放心去飛」、錦繡的「明天也要作伴」、周華健的「朋友」……
熟悉的樂音流洩在坪數不大的空間中
本以為這節目只是純粹在播老歌
一路聽下來
再遲鈍也會發現是畢業歌曲大集合

隔天上班
公車站牌對面的大專院所正在舉辦畢業典禮
販賣花束的小販把校門口佈置得一片花團錦簇
一對不知是情侶或好友的畢業生跑到這一頭來拍照
男生先替女生拍了獨照
然後左看右看
找了看來面善(應該吧?)的我幫他們拍合照
熱心地連拍七、八張讓他們回去自己刪
(自知技術爛多拍幾張總沒錯)
兩位年輕人連聲稱謝
開心拎著相機併肩穿過馬路回到校園
儀式應該再幾分鐘就要開始了吧
這樣想著
我一邊又回憶起這輩子參加過的、那些屬於自己的畢業典禮

阿婆講古怎能沒有照片呢?
在還沒有數位相機的年代
拍照並不是件那麼普遍的事
除了得攜出笨重的相機
底片跟沖洗費用還得額外加上去
所以非特殊節日或場合是不會留影的
哪像現在光上道菜就劈哩啪啦猛拍
還好
畢業典禮當然隸屬於相機該出動的大日子嘍
以下看圖說故事

幼稚園

這其實不是我的幼稚園畢業典禮
而是我姐的
我們兩個只差一歲
所以她畢業時我剛好以在校生身份致辭
從照片裡看來
大家都不太在乎我究竟在講些什麼
只有姐姐還算捧場
(左邊拿著一盒獎品的那位)


日期是1984年7月8日
(曾經覺得照片角落有日期很礙眼但不得不承認這樣還挺方便的)
我剛滿五歲
講稿是媽媽寫的
再一句句口述讓我死背起來
我對這段幾乎完全沒有記憶了
只依稀記得從家裡一起出發參加典禮的某一幕
心裡得意著姐姐只能穿制服而我穿著小短裙好漂亮歐~~~
一年後我自己的畢業典禮
又被幼稚園老師挑中致辭
(不懂為何明明長得不稱頭老是要找我)
同樣是由媽媽捉刀寫稿我負責死記
從小就是個記憶力頗強的孩子來著

國小
照片一時間找不到之後再補
(後來決定放棄因為舊照片滿坑滿谷不知從何找起)
班上好學生很多競爭超激烈
我以議長獎第三名畢業
獎品是字典一本
當年最流行也最實用的畢業禮物
整個儀式以校園巡禮作結
大家在微雨中將充滿回憶的走廊、花圃、遊戲場、操場走過一遍
在同一所學校耗掉六年青春還真可怕
(雖然大學唸七年但前一年在校總區、中間在醫學院、後面開始進醫院還算有變化)
巴不得趕快上國中
所以我不難過也沒有哭
唉在畢業典禮上哭不出來是我一向的困擾
顯得很無情但就是不覺得有什麼哭咑

國中

我是大直國中開始收女生後的第一屆
以為會被學長們看上、有很多艷遇
但瞧我這副標準好學生模樣就知道完全是想太多
上國中後實力大爆發變全班第一
畢業典禮上亦由我代表全體畢業生領畢業証書
擔任這種不需要準備的工作真好
總算擺脫了幼稚園時期得致辭背講稿的命運


這張是保送升學的好學生排排站
那屆我們有三個保送北一女、一個保送建中、兩個保送附中、一個保送成功
算很厲害的
不過男生裡除了建中的以外都沒去唸
依舊靠聯考進第一志願

高中

花了四年才從北一女畢業
不是因為留級啦
而是高二結束隨家人去紐西蘭唸了一年高中
又跑回來把高三唸完
休息一年讓我拼起聯考如有神助
不但領市長獎還推甄上台大醫科
推甄上以後立刻偷燙頭髮反正教官也懶得管
這張照片讓人頗為唏噓
除了本人當年浮腫到一個不行之外
曾經令人愛戴的阿扁市長竟已成階下囚

大學

陳定信院長頒學業成績優良獎給我
一百卅幾個人裡頭搶下第二名
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張拍得不錯有抓到那一個moment
美中不足的是前方出現了那位揹著Nikon相機勇於卡位的阿伯
不是我在說您的地中海也太搶鏡了吧


前三名合影
這應該是我一生中最光榮的時刻
努力了七年才換來的


頒完獎後大家照號碼輪流上台進行撥穗
也就是把頭上學士帽的流蘇從右邊換到左邊的動作
一組三人
會由哪位教授來撥穗全憑運氣
很開心我被分配到大好人李伯皇教授呦
猛一看還以為我跟李伯有牽手哩
(實情當然是沒有)


畢業典禮隔天跑到校總區外拍
看來愜意但其實熱死了罩袍裡頭都是汗
希望後來我有先洗過再還給學務處
拍這張時有路人甲經過讚嘆:「好漂亮唷。」
竊笑……

八年前大學畢業時寫過一篇畢業季
如果不是在當下留住這些文字紀錄
事隔這麼久真的什麼都抓不住了

綜合起來對畢業典禮的印象
是溼熱黏膩、亂成一團
是興奮中再摻入一絲若有似無的感傷
以前並不特別珍惜希罕這一天
總覺得它流於形式
(詳見畢業典禮的意義)
但想到今後再也沒有屬於我的畢業典禮了
未免又惆悵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awu 的頭像
Liawu

Lia's Blog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