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
在文青友人的號召下
我們一群實習醫師花了兩個夜晚
觀賞了一齣教我之後魂牽夢縈的舞台劇:「如夢之夢」


當年看完演出時的七人合影(我頭髮還真長)

我有多愛這齣戲呢?
愛到後來表坊再推出號稱延續它的另一部作品:「如影隨行」

我毫不猶豫地又買了最貴的票
可惜這兩部戲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於是乎看完後我在網誌裡留下這樣的文字:
「看完『如影隨行』後反而更期待哪天表坊能重演『如夢之夢』
我會願意再看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詳見欲振乏力的"如影隨行")

像是聽到了我的暗禱
表坊確實在今年夏天重演了這齣戲
不過我並未如自己承諾的那般
在第一時間衝去買票
畢竟都隔了八年
感動究竟已隨著時間淡化
再者這次用了很多大陸演員
我沒逢中必反但得承認這並未加分
就這麼猶豫著
票都被搶得差不多了
(因工作因素我只能看週日場所以票不好買)
如果有剩也是該價位比較遠或偏的位置
使我的購票意願又大幅降低

心裡卻還是惦記著這件事
隨著演出日期接近
批踢踢Drama Ticket版開始有票券釋出
再度燃起了我的興趣
自知這次再錯過大概就永遠錯過了
所以我很劍及履及地聯絡該網友
在8月11日那天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換得下面這張票

然後便好整以暇地等開演

除了長達八小時外
360度環繞舞台是「如夢之夢」的另一個特色
舞台中央設了一區等同聽演會時搖滾區的座位叫「蓮花座」
最貴最也能近距離看到演員們的演出
Intern時在友人力薦下
大家砸錢買了蓮花座的票
以下是我那時用手機拍的模糊照片


所謂「蓮花座」說穿了就是電腦椅
可以在地面上嚕來嚕去並360度旋轉
座位排得很密要平移大概不可能
(硬要這麼做也會被制止吧)
旋轉功能倒是很需要
因為演員會不預期地出現於任一角落


從我的蓮花座位往上拍
2013年這場我沒坐蓮花座
也不全為了省錢
而是想試試看從另一個角度看戲
今年坐的「鏡框區」是照片中間發亮的那區
也是僅次於蓮花座的好位置了
只是以能近距離觀察演員們的肢體表情而論
當然還是蓮花座佔盡地利之便囉

本以為八年間的經歷以及對人生的體悟
會讓「如夢之夢」與我的交會撞出更斑斕的火花
結果觀賞完後心湖竟然沒啥漣漪
畢竟已是第二次看
雖然劇情忘得差不多
就還是少了第一次的驚喜跟衝擊
當時覺得很妙的
一個故事與另一個故事環環相套的無限輪迴
現在覺得規模比印象中小好多
也沒出現期待中的無窮餘韻
我在想會不會是最近太幸福了
所以才無法進入深沈情緒
也相對缺乏哲學性思考的能力

這次看完最大的感觸是
沒事真的不要挑戰連看八小時的戲!
請參考置頂的時刻表
這齣戲的上半場是從下午兩點到五點半
中間有中場休息
下半場是從七點半到十一點四十
同樣有中場休息
上半場我看得興致勃勃連眼睛都捨不得眨
還暗笑前排有位阿伯看到打瞌睡
結果到了下半場馬上現世報
變成自己哈欠頻頻
沒辦法剛吃飽飯真的好好睡
加上最近始終處於sleep-deprived的狀態
即使舞台上正演著我想望多年的戲碼
吸引力依舊不敵生理上對休眠的需求
下半場一直奮力與瞌睡蟲奮戰
究竟演了什麼我整個胡裡胡塗

快結束前忍不住頻頻看表
除了真的好想回家躺平外
也因為椅子實在太難坐了
即使不停扭來扭去喬位置、換姿勢
還是充滿著長途飛機搭到後來超想伸展肢體的欲望
比搭長途飛機慘的是
在飛機上若seat belt sign off
乘客是被允許到走道、機艙空曠處晃一晃的
看戲卻不行
只能乖乖定在原位連伸個懶腰都怕被抗議
謝幕完站起來
整個得救的感覺
不是嫌戲不好看巴不得它趕快結束
而是我肉體上的忍耐度已到極限啦

從沒看過這齣戲的人
還是很推薦這輩子應該要來看這麼一次
我則不會想再看第三次了啦
除非有免費票而且能分兩天看再考慮
不過再度親炙舞台劇的魅力還是令人傾倒
相較於電視、電影那平板又隔著螢幕的演出
在現場所感受到的舞台劇演員的強大氣場
深深地讓我震懾
尤其是演江紅的徐堰鈴哪
從她獨挑大樑的「給普拉斯」之後
(詳見赴約─給普拉斯)
已五年多沒見識到她的厲害
結果愈來愈可怕啊快要成精了
而且她講法文好好聽唷
把英文練好後不如就來學法文吧
(看完第二次「如夢之夢」的結論居然是這個好怪)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