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359565-3508850057

我家不大、色系簡單(黑和白)、雜物少

不要說藏小偷了

(事實上樓下有24小時管理員我也不擔心這個)

連偶然飛進一隻蚊子也顯得突兀

所以前晚下班回家時

我非常輕易地就在廚房靠牆高處的邊櫃門板上

發現了一個條狀物

不管那是什麼總之它隱身的功力真的很不好

如果來玩看看這兩張圖有什麼不一樣的遊戲

它就是難度最低、最早會被挑出來的那個差異

 

終究是不速之客啊我還是心驚了一秒

條狀物的可能性很多

其中不討喜的也不是沒有例如蜈蚣

然而待我分辨出來客為何後

忐忑情緒轉為興奮和喜悅

放下包包拿著手機躡手躡腳地靠近

拍下照片後得意地向我妹炫耀

於是有了上頭的對話

之所以說「『也』有」是因為妹妹家樓層較低周邊又綠蔭扶疏

三天兩頭就會有蜘蛛跟壁虎跑進來作伴

平常都是她跟妹夫在上傳小動物集錦

難得這次輪到本人獻寶

 

家中有蜘蛛我是不太羨慕啦但倒也不怕

還記得剛搬進來這兒很空虛寂寞時

曾在家裡發現一隻小黑蜘蛛

我很開心地把它當室友

幻想彼此就像「夏綠蒂的網(Charlotte's Web)」裡頭的夏綠蒂和韋伯般相依為命

(呃但韋柏是一隻豬欸)

怎知到了第三天我盤算著似乎該來給小黑蜘蛛取個名字時

卻發現它已倒斃在牆角

想必是餓死的吧畢竟當時我家實在是不毛之地

貧瘠到連隻可以裹腹的小蟲子都沒有

心裡不禁升起了淡淡的哀傷

小蜘蛛啊只能說你遇人不淑、進錯人家了

 

壁虎則向來就極討我的歡心

國小階段留下印象的事不多

其中一段很鮮明的回憶即與壁虎有關

 

某日隨同家人在騎樓上行走

小Lia眼尖瞄到地上有隻壁虎

也沒多想便脫隊去抓牠

而這隻壁虎顯然身手不甚矯健

手到擒來地就這麼被我給拾起

我三步併作兩步追上家人欲炫耀剛捕獲的獵物

結果哪有什麼壁虎啊

大家只看到我手中那一小截務自扭動著的尾巴

在眾人的笑聲中我訕訕地把斷尾扔下

完全就是「潑水歌」「路上的行人笑得咯咯咯」

「妹妹背著洋娃娃」「樹上小鳥笑哈哈」的真人實事版

媽媽數落我不該在路上亂撿東西

但說實在的那當下我只覺得對那隻壁虎很抱歉

本來只是想親近一下就毫髮無傷地放牠走

結果卻逼得人家不得不使出斷尾求生這招

雖不至於致命但總之是平白傷了元氣

 

從此我不再試圖抓壁虎

看到了也只是眼呈心型默默觀察牠們

不過能「看」到壁虎的機會遠不如「聽」到多

第一次得知那鏗鏘有力、蕩氣迴腸的高亢聲響出自壁虎時

我簡直難以置信

因為外型跟聲音壓根兒兜不起來

如此嬌小又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動物

居然擁有這麼具存在感的鳴叫聲?!

據說這聲若洪鐘是為了求偶和嚇阻敵人

幸虧壁虎很識相也很客氣

不像青蛙或秋蟬總是不知節制地大合唱

也不像盤旋在耳邊的蚊子那般呢喃不輟擾人清夢

牠們嘎嘎幾聲便驟然結束像場快閃秀

即使劃破了寧靜的夜我也從不嫌吵

 

幾年前還跟爸媽一起住時

某晚我跟妹妹在紗門上發現一隻壁虎

由於分踞紗網兩側故壁虎對人類的存在渾然未覺

那是個白蟻紛飛的夏夜

壁虎逮著機會積極狩獵黏在紗門上的蟻隻

在我們目不轉睛的注視下大塊朵頣

那是我第一次這麼近又這麼久地觀察壁虎

欣賞牠精緻的爪子、漆黑深邃的眼珠、剔透到隱約看得到內臟的皮膚

而且牠可不只是靜靜在那兒歇息而已

眼前是一場媲美"Animal Planet"非洲草原弱肉強食的live show

看來呆呆的壁虎(啊人家就沒表情嘛)一點兒也不隱蔽地靠近白蟻

一個歪頭便把小蟲子張嘴吞入

一隻、兩隻、三隻……一切在無聲中進行

對壁虎來說這是頓buffet盛宴

對白蟻群來說這是場敵我實力懸殊的殊死戰

對我來說這是重溫兒時記趣的華美演出

經過那晚我對壁虎的愛簡直氾濫成災

早知牠是益蟲

不過親眼看到白蟻被牠生吞活剝依舊大快人心

 

如果好與小動物為伍卻不想費神飼養

長相可愛、自力更生又能幫忙除害蟲的小壁虎

儼然是隻完美寵物

不過初登場後牠就一連消失了幾天

想是家徒四壁終究留不住這嬌客啊

我不禁黯然神傷

直到昨晚媽咪來我家時又目擊小壁虎在吧檯附近徘徊

原來這傢伙還在

只是總趁四下無人時才敢出來蹓躂

這消息讓我精神一振

好像該來替牠取個名字了齁……

 

 驕傲的主人來分享一下我這新寵物的美照

20141117_215213

 

標題這麼下是因為

同樣是不請自來的居家常備小動物

蟑螂我會立刻全面戒備、氣氛劍拔弩張、欲除之而後快

換成壁虎卻是滿心喜悅地衝過去還一邊喊著「好可愛唷~~~~」

差別待遇莫過於此

唉生命果然還是不公平的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