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為了配合社會運作和週遭親友,我的月曆上並不存在任何節日或紀念日。扣掉節氣變化,一年的365天沒有任何本質上的不同,日期只是人類硬給日升日落安上的符號,沒有在這天慶祝或悼念的絕對必要,並非無情,而是如果真想表達對某個人某件事的喜愛、想念或關心,日日都是好日又何必限於某月某日呢? 

 

然而今天-11月23日-卻讓我的心湖漾起了圈圈漣漪。

 

整整一年前,一個跟這陣子般溫暖得不像冬天的週六,我在看完兩節門診後依約趕赴一場晚餐聚會。到得太早,基於近鄉情怯,我不顧自己提著大包小包(那是要拿給朋友捐助因海燕颱風而流離失所的菲律賓災民的舊衣服),在大街上佇了一會兒才鼓起勇氣進入餐廳。明明剛好準時卻依舊是第一個到的!唉呀早知道就先進來歇腿了,省去在外頭忐忑不安的一場內心戲。

 

正從捷運站轉搭小黃來的那群朋友,包括他,說快了快了在路上了但司機走錯路。手中握著才剛買沒多久的Samsung S3,我一邊坐在餐廳裡等待,一邊忍不住想像他會是怎樣的人。直到此刻之前,對這位即將被介紹給我的男士,老實說我沒有太多了解和期待。提早個幾年,總多少要打聽一番、作點功課,但屢戰屢敗讓我不得不學著淡然。此番雖然不免緊張,卻沒多問也沒多想,會跟以往有所不同嗎?I had no reason to be over optimistic.

 

某些時刻,在發生的當下,你無法預知那將成為日後在腦中反覆播送的畫面。

 

我仍然清楚記得,當一群(遲到的)朋友由玻璃門魚貫進入,我回過頭看到他的第一眼。立刻便知道男主角是他,並非來自什麼心電感應,裡頭唯一陌生的那張臉孔就是了。當時他視角略低並沒有在看我,或至少沒有正眼看我,第一印象呢?我也很想說天雷勾動地火或一見鍾情之類的,然而實話是,我只覺得這個男的臉好臭,「大概是硬被逼來的沒有很想認識我吧」,我也只能這樣自我解嘲。

 

即使沒有後來的下文,那仍然會是頓輕鬆愉快、值得回憶的晚餐 (FYI,食記我寫在創下近期喝最多酒及最晚回家紀錄@Chateau Andy)。一開始有點尷尬但很快就聊開了,在份量有點少的美食和(對我來說)份量有點多的美酒催化下,時光飛快流逝轉眼間就過了午夜,眼看其他人酒酣耳熱沒有要散場的意思,我和另一位女性友人於是相偕告辭。女性友人也單身,是我找來湊數一起認識新朋友的。

 

當我們在冷清的街頭等待計程車,我略帶歉意地為這次約會下了個註解:「今天這些男生都太愛玩了,不是什麼好對象。」

「可是」,她說,「我看他對妳好像滿有興趣的。」

「有嗎?」我打從心底不這麼認為。

 

回到家後才驚覺自己醉態可掬,第一次喝成這樣,腦袋瓜昏昏沈沈,連站都有點站不穩。晚餐沒吃飽,所以我又坐在沙發上啃了兩顆芭樂和一堆無花果乾,搭配新聞裡一再重播的李康生和章子怡勇奪金馬影帝后的感言。及至倒在床上進入夢鄉前,我早已把未久前的這場聚會連同他,一起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一年後,「他」成了我的男朋友。明知在過去、現在和未來,我們已經、正在和即將共享的美好人生裡,那天只佔了極小一部份也絕對不夠精采,卻是從無到有進境最快的,我總喜歡把它從回憶的錦囊裡取出來把玩,讚嘆what a long way we have come since that day。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