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當老公把刊載著Selina跟阿中離婚消息的iPhone畫面秀給我看時

我的第一反應並不是震驚

而是心疼他們怎麼撐了那麼久

如果我能比一般民眾少一點驚訝

倒非未卜先知或提早看出了什麼端倪

得歸功於老公先前打的預防針

 

去年三月壹週刊曾以阿中與濃妝醉妹同車鬼祟夜遊為標題大作文章

我寫了欲加之罪挺這位律師出身的藝人之夫

那陣子正值害喜期成天懶洋洋

網誌經營得意興闌姍

難得有動力長篇大論讓我喜茲茲的

感覺自己稍微恢復正常

怎知與阿中同在法界的老公讀完後

卻撇撇嘴難得地不認同我的意見

「不要相信妳表面上看到的。」他頗有深意地這麼評論

被潑了盆冷水的我半信半疑

所以狗仔說的是對的嗎?

阿中真的有做什麼而他跟Selina感情並不好?

 

接下來將近一年裡

我特別留意媒體對這一對的報導

是沒再出現什麼唱衰他們關係的負面消息

但妙的是雙方各自新聞不少

(Selina本來就是藝人而阿中一度想選立委搏了不少版面)

卻鮮少在公開場合攜手出現

除了去年四月Selina挑戰半馬時阿中曾愛相隨還揹著她離開

後續就未見夫妻再合體過

然而仍免不了被記者問及另一半

回答總是四兩撥千金

阿中參選時說老婆要否站台得看她個人意願

Selina過年帶爸媽去紐約演講未回夫家說感謝對方體諒

當下我也沒想太多只解讀為他們對私事低調

事後諸葛

後面幾個月這對夫妻應當已漸行漸遠

 

自知躲不過媒體和輿論追擊

雙方宣布紕離時給了一些解釋

似是而非

就姑且信之吧

我對造成他們婚姻失敗的原因沒有興趣

反正推敲老半天也無從對答案

而且基於個案特異性

分析得再透徹也不能套用到其他人身上

純粹流於嚼舌根罷了沒啥意義

個人覺得這一對從相識到分開

最值得討論的時間區段同時也是離婚關鍵

不在婚後相處

而在「結婚」這個決定

 

自己一年前的網誌是這樣寫的:

「阿中陪Selina經歷了火吻後的復健和心理調適

支持老婆再度以亮麗面貌復出、把陽光正面的訊息傳達給社會大眾

因為了解陪伴病患是一段多麼艱辛煎熬的歷程

而這期間非公眾人物的阿中還得承受外界沒來由的批評指教和捕風捉影

我認為光憑這點這個男人就值得佩服了

某個程度上也已然証實他們感情深厚經得起考驗」

對照今日勞燕分飛的發展

上面這段話似乎狗屁不通

不過我認為論述本身仍然合理

出錯和需要修正的

是我對婚姻一廂情願的假定

那個假定是

人都是心甘情願步入禮堂

 

在自由戀愛的現代

扣掉奉子成婚、越南新娘、政治婚姻等特例

我總預想新人們是因為相愛而結合

不管愛情在婚前醞釀了多久、婚後消失得有多快

至少在許下婚諾的當下

雙方該是真心誠意期待與愛侶共渡下半生

否則豈不是拿自己往後的幸福開玩笑?

基於這個前提

我沒理由懷疑Selina和阿中後來會走不下去

對撐過火吻這一劫後還相愛如昔願意共結連理的他們而言

往後再大的驚滔駭浪應該都如小漣漪一般吧

對愛情過度理想化的我忽略了一個可能性

或潛意識裡刻意刪去了這醜陋想法

結婚未必出於愛

 

在瓊瑤寫的「一簾幽夢」

楚濂和汪綠萍本是郎才女貌人人稱羨的一對

但綠萍嬌縱的個性讓楚濂逐漸吃不消

反而與女友的妹妹紫菱互相吸引、情愫暗生

楚濂決定向綠萍攤牌提分手

怎知卻在載她去談判的路上發生車禍

原本是知名芭蕾舞者的綠萍自此半身不遂

那句「我已經不愛妳了」始終沒機會說出口

楚濂基於愧疚不得不娶了綠萍

並哭著向紫菱解釋:「我不小心把櫥窗裡精美的磁娃娃碰壞了,只能買下它。」

在命運捉弄下

兩個真正相愛的人無法在一起

不相愛卻硬被湊在一起的人成了怨偶……

小時候讀這小說覺得情節也太扯

只可能出現在小說家豐沛的想像裡

但Selina驚爆離婚後

對比真實與虛構的兩個故事

竟若合符節

 

Selina的燒傷意外與阿中沒有直接關連

他不需要為此負責或贖罪

但事發之後他依舊陷入了跟楚濂類似、「不得不娶」的困境

在Selina還好端端時

跟綠萍一樣是眾人呵護追捧的小公主

不少人甚至認為大九歲的阿中是高攀了

彼時若他因故悔婚固然惹人議論

倒不至於對Selina造成毀滅性的傷害

火吻後

Selina對外變得更堅強、樂觀、惹人憐愛

私下卻充斥著許多負面情緒

(她曾表示受傷後一度恨透任爸跟阿中)

身上觸目驚心的瘢痕跟伴隨而來的種種不便

亦殘忍地削弱了她的性吸引力

再深厚的愛情都很難經得起這番啃噬

然而

此時的阿中卻失去了退出她生命的正當性

 

任爸曾經給阿中台階下

說萱萱已不是他認識的萱萱了可接受取消婚約

但不管阿中是真的那麼有情有義

或只是為了保全美名不得不硬ㄍㄧㄥ

還是兩者皆有

一開始自以為真愛無敵後來愛被榨乾只能繼續逞英雄

總之他沒有走下那個台階

阿中無意假裝自己很偉大

對那段過往他如此陳述:「我其實就是放不下,所以我走不開,我走不開,就只好用力走。」

想走走不開跟主動留下來是兩個層次

而讓他走不掉的原因也不是出自愛

而是其所謂「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想

阿中一定曾經以為矇著眼昧著心娶了Selina

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切會漸入佳境

然而很遺憾的

只立基在道德感和憐憫心上的婚姻終究難以長久

 

討論了那麼久的張承中

別忘了Selina當初也有決定結與不結的自主權

 

「一簾幽夢」

綠萍在車禍前就發現楚濂與紫菱暗通款曲

一方面自知傷殘後身價爆跌難再覓夫婿

二方面恨男友與妹妹一起背叛自己不肯成全他們

於是故意裝傻接受求婚

硬把已然變心的楚濂綁在身邊

楚濂一度屈從命運安排

試圖忘卻跟紫菱的舊情好好經營婚姻

綠萍的猜忌心和自卑感卻摧毀了最後一絲幸福的可能

她變得歇斯底里、臃腫邋遢

成天待在屋裡卻無所事事不理家務

只要楚濂一回家便對他冷嘲熱諷、怪他害自己變成殘廢的黃臉婆

婚姻衍然成為他倆彼此折磨的牢籠

 

女人的心思向來敏感

聰明如Selina應當跟綠萍一樣

察覺得到阿中留下來照顧她跟結這個婚的勉強

只是用全副心神應付疾病都左支右絀了

她無法再承受失去未婚夫的打擊

寧可鴕鳥地把他留在身邊走一步算一步

於是有了那場傳為一時佳話的盛大婚禮

Selina陷入愁雲慘霧的人生出現了新憧憬

她披著白紗、牽著阿中的手、接受眾人祝福

那恐怖的意外仿佛沒有發生過

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幸福表象矇騙了世人

卻騙不了必須赤手空拳面對婚姻生活的兩位當事人

他們的狀況不至於像楚濂和綠萍那樣糟

但阿中的心不在焉和Selina的病人心態卻很相似

導致在面對搶電視、家務分攤不均、愛情逐漸消失等常見婚姻課題時

夫妻倆遠比一般人缺乏解決的誠意和能力

爭執日積月累

兩個人變得愈來愈不快樂

 

簡單來說

Selina這段婚姻之所以失敗

關鍵並不在於她沒扮演好賢妻角色太專注於事業不再重視愛情

也不在於阿中太務實不浪漫、兩人興趣不合、愛情轉化為親情

而是

這個婚本來就是硬結的

他們只是終於認清事實停止自欺欺人罷了

 

下一個問題是

既然婚已經結了也沒有撕破臉

就當假面夫妻不行嗎為何非離不可?

 

以常理而論

感情不睦還抱殘守缺對雙方各有好處跟壞處

好處:省去辦手續分財產向外界解釋的麻煩、保有恩愛夫妻的正面形象--阿中繼續頂著藝人之夫和深情不離棄光環、Selina繼續接廚具廣告

壞處:不愛了還要一起生活(分居肯定會被發現)看了就煩、在媒體前謊話連篇強顏歡笑有違良心、不能合法發展新戀情

阿中臉書離婚聲明裡有這麼一段:「她提離婚時我呆掉,我提離婚時她沈默」

乍聽之下頗弔詭:到底離婚是誰提的?誰想離而誰不想離?

我的解讀是

兩個人在離與不離間都經過了一番掙扎

所以才會一下他提一下她提久久下不了決心

但爽快離一離對阿中的誘因會比Selina高

差別在於上頭所列好壞處的最後一項

女人通常嚮往柏拉圖式的愛情

而男人可以沒有愛情卻不能沒有性

考慮已婚狀態下心靈出軌不違法但肉體出軌觸犯通姦罪

需要另覓出口又不想被告的那方

自然有更強的離婚動機

 

換句話說

我認為維持著有名無實的婚姻

對Selina來說沒有太大傷害

既然她不再全心全意為愛而活、與阿中間不再有愛情但仍有友情跟親情

那麼跟他繼續當室友應該還算愉快

卸掉心理上的夫妻關係後

電視買兩台不用互搶搖控器、衣服亂丟是他家的事眼不見為淨、不期待阿中陪練跑也不會被他嫌慢……

先前所有抱怨一筆勾消真是兩全其美

但對有正常生理需求的阿中來講這簡直強人所難

如果這輩子還想結婚生子

他當然必須先終結這段婚姻關係

才有合法開啟下一段感情的可能

 

走筆至此

大家不難發現我在暗示Selina不太可能再談戀愛跟結婚了

女藝人要遇到真心相待的契合好男人本來就不容易

(陳美鳳表示……)

何況是有過婚姻紀錄又遭受火吻的Selina

其中最大的障礙來自燒傷在身心上留下的烙印

她曾在受訪時如此自嘲:「我現在是沒有性吸引力的女人」「我現在應該是女人很安全的朋友,她們不用擔心另一半會喜歡我」

先別說是否再沒有能夠欣賞她的異性

就算那個人出現了

也很難攻進Selina已然關上的心門

同為女人

我不相信Selina會發自內心不再重視愛情

應當是自知不可得而主動放棄

雖然現實世界裡許多人也都沒有美滿的愛情

但不管幾歲、已婚未婚、小孩生幾個了

至少大家還有讀言情小說看偶像劇然後幻想自己是女主角的權利和動力

Selina卻年紀輕輕就被逼著清心寡慾

著實令人心疼

 

藝人離婚不稀奇

但Selina跟阿中曾是大家眼中共患難的模範夫妻

卻依舊走不下去

讓渴望從他們身上應證真愛的人們無限唏噓

回過頭去看

阿中從來就不是最適合Selina的人

對她的愛也不足以扛下伴她走過傷後的重擔

如果沒有那場燒傷

或許他們還來得及喊暫停不結這場婚

意外的發生卻陰錯陽差把這兩個人綁得更緊

在結婚的那一刻

或許他們笑得勉強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或許他們連自己也騙過了以為有白首偕老的僥倖

總之

奇蹟沒有發生

在相處壓力來到臨界點的這一刻

確實是分一分也好

 

往者已矣

但我總忍不住要想

如果事情重來一遍有沒有把傷害減到更低的做法?

阿中若火速取消婚約肯定留下一世臭名

這舉動也可能重重打擊Selina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復原期的Selina把阿中當成浮木不會趕跑他

至於任爸看女兒這麼需要阿中恐怕也不敢堅持毀婚

我左思右想

似乎也只有無限延後婚期這招可以解套

以拖待變先扶持Selina從創傷中慢慢走出來

渡過非常時期後兩人有勇氣跟能力去面對感情變質的真相

此時再一起宣布取消婚約

只是上述方案也不過少結一個婚罷了差別也不大啊

在那把火燒上Selina的當下似乎一切就註定了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