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7

用餐時間:2014年11月7日下午1點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一段187巷45-2號

電話:(02)2775-3949

花費:2人770元

 

當學妹提議要來這家七月才新開幕的餐廳聊天聚會

光看店名還沒來得及上網查評價

我就忙不迭地答應了

因為不知為何

對法式薄餅我始終懷有莫名好感

但除了在東京原宿吃過的改良式可麗餅

和曾經一度很愛的師大夜市阿諾可麗餅外

仔細想想我根本沒吃過好吃的正統法薄餅

 

2011年4月亞都麗緻飯店的巴賽麗廳曾推出薄餅季

我一看報導就很興奮地跑去吃了

照片還留著但口感滋味什麼的已無法詳細回溯

只記得吃完感覺滿失望的

不管甜或鹹口味就只是在吃它的餡料而已

薄餅本身的存在感極低

而且重點是

根本吃不飽

法式薄餅頂多是暫時止飢的點心或輕食

不像披薩可以獨自成立、撐起一餐

至少

在來La Crêperie前我是這麼以為的

 

稍微作了點功課發現La Crêperie Taipei的背景很妙

在人來潮往的東區

類似的輕食、甜點或咖啡店非常多

多數是台灣本土經營者所創立

少數(像我之前去過的杏桃鬆餅屋)則是在海外已建立名聲才被引進

La Crêperie屬於後者

但當你以為它洋腔洋調的應該是來自歐美吧

卻是由上海發跡

截至目前為止分店全位於東南亞:香港、金邊、西貢和台北

有興趣者可以到其很international的官網一探究竟

大陸市場以往是很多台商移植成功經驗的新戰場

中國堀起後居然主客易位反過來了

實在令人有些汗顏和感傷啊

 

餐廳位在東區巷弄裡還得再往裡鑽的隱蔽處

若非刻意去找則走過去很容易就錯過了

(像我就是GPS開著還是很白目地過門而不入)

對新餐廳而言這個完全無法吸引過路客的地點實在是個致命傷

不過我猜店租也因此低很多吧

店裡空間不大但有股酒吧的溫韾感

當天去有看到疑似是老板的落腮鬍白人男性在店裡晃來晃去

上頭照片有拍到他就是遠處背對我們的那位

英文滿標準的沒什麼腔很難判斷是否為正港法國人

他在店裡替食物拍照、與熟客交談、與其他員工討論店務最後還坐下來吃東西

感覺上即使整間餐廳的軟硬體都已經很上軌道

他們野心不小仍有一些產品處在開發測試階段

 

不過菜單實在太琳琅滿目一時間不知道該點什麼

總共有70幾種薄餅

每種都有各自的編號所以點菜很方便

再加上午間套餐滿划算的

所以我們直接點了290元的set再加一個火焰甜薄餅來share

 

零卡可樂 單點100元

感覺飲料不是這裡的強項所以我的套餐飲料選了Zero

學妹則點了150元的檸檬汁

不過我忘了拍也沒問她好不好喝

至少店員說是現榨的原汁再加水和糖漿

 

17. Country Salad (鄉村風味沙拉) 

這道一端上來我跟學妹就互看了一眼

心裡共同的OS是:「怎麼這麼大一盆?」

它完全跳脫了我之前對法式薄餅的理解

並非癱軟在盤子上而被塑形成立體淺盆

而且別看它這麼薄卻還是撐得住份量不少的內容物

側邊吃起來很脆、味道偏甜

底部則難免因為沾到水份和油醋醬而略為軟化

不過也不會到溼爛的程度 

 

沙拉本身就頗具水準有新鮮生菜、馬鈴薯、培根、白煮蛋和麵包丁

不過讓我最驚艷的部份還是薄餅

即使以份量而言它依舊很不佔胃

味道和口感卻不容忽視

讓這道沙拉跳脫出一般窠臼而添了點甜味和麵香 

 

62. La Vague (鹹奶油焦糖薄餅)

最簡單的甜薄餅就是加單一種醬

我選了caramel

醬給得挺豪爽的

可以想像拿著醬汁瓶在那兒來回猛擠的畫面

 

焦糖醬就是焦糖醬沒讓我特別驚艷

至於薄餅也就是薄餅(我很明顯地詞窮了)

說麵香跟蛋香嘛都不突出

不像上一道鹹薄餅那樣讓我一吃就瞪大眼

不過這些料全加在一起是不可能難吃的

所以還是很快被我們一掃而空

 

56. La Bar a Bar (火焰萊姆酒香蕉薄餅) 260元

學妹和我在點菜時都是很阿沙力的人

但面對眾多甜薄餅選項時還是不免掙扎了一下

才定案在感覺比較炫的火焰系列中擇其一

上菜時會附贈一段滿精采的桌邊秀

服務生拿著照片中裝有萊姆酒的有柄小鍋

上頭已經點火了

所以倒在薄餅上時會整個會燒起來

是那種溫度較低的漂亮藍色火焰

大概10秒後酒精燃燒殆盡就熄滅了

餅和餡料並未因此而變得焦脆或灼熱

只留下濃濃酒香

 

上頭有冰淇淋、香蕉、(浸過酒的)葡萄乾、巧克力醬和椰子絲

味道不難想像

不過照片上看不出來的是酒味

由於當初在倒酒時不可能完全平均

所以某些部份酒味非常重

對於不喝酒的人來說可能會太over

整體而言口味偏甜

尤其吃到中間如果剩太多冰淇淋會有點膩

 

這次用餐經驗讓我對法式薄餅大為改觀

以女生的胃納來說一個290元(加10%服務費)的lunch set是吃得飽的

其間種類變化也遠比先前想像得多

我會願意再來試試看其他款

尤其是之前較少嘗試的鹹口味方面

除了食物外

La Crêperie安靜舒適的用餐環境也很適合當作姐妹淘們聚會聊天的場地

交通方便而且沒有時間限制

列入可再回訪名單中

創作者介紹

Lia's Blog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主要在賣氣氛的餐廳 - 裝潢好但食物味道普通
  • 我倒是滿欣賞這裡的食物
    不覺得它是虛有其表的餐廳

    Liawu 於 2014/11/09 16:01 回覆

  • 訪客
  • (1)身為醫生你怎麼看待林杰樑家完全不外食的做法與觀點,毒物科吃個東西真的這麼搞工嗎,他們要注意的點真的太多了,而且都很細節

    (2)你覺得低成本驗毒的機器有可能開發出來嗎(for家庭使用),不然送檢測公司很貴再加上政府幾乎不可能發揮功效(沒做事),開發這種低成本檢測儀是庶只是緣不求魚異想天開,所有檢查儀都不可能做到成本低到家庭可以接受,不需要過於幻想

    (3)你會覺得當豹或當熊或鹿在吃的方面都比較輕鬆,抓到東西就咬下去就對了,人類真的很麻煩,準備吃的還要擔心一堆東西,連蜘蛛吃個蟑螂都吃的津津有味

    (4)你害怕蟑螂的觸鬚,腳上的倒鉤,很多昆蟲也都有在那晃來晃去的觸鬚跟腳上的倒鉤,為什麼你就不怕,為什麼獨角仙鍬形蟲可怕度降低很多,這不太合理,
    蝦子的一些構造也很像蟑螂(鬚鬚 腳 腹部),你應該也要很怕蝦子才對,可是沒有,
    恐懼是DNA決定的嗎

    (5)我也很怕蟑螂,可是覺得外國人愛養的非洲大馬陸很可愛(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_a3PW7WJnQ),
    但是蜈蚣我不行,蜈蚣太猥褻,而且爬的速度太快,非常噁
    馬陸慢條斯理的爬,一受到刺激就捲成一圈,真的好可愛,
    倍足綱真的很不錯
  • 1. 醫生身份並沒有影響我在食物上的選擇
    我還是會外食跟吃垃圾食物
    完全不外食跟小心翼翼避開所有潛在的危險食品也太累了吧
    我不認識任何毒物科的人
    不曉得他們是不是那樣過生活

    2. 毒物太多了不可能做出可以通殺的檢驗機器
    通常你必須要先懷疑裡頭有某種物質
    才有可能針對它去檢驗
    而且很多東西的毒或不毒並不在於它的本質
    而在於含量
    我唸毒理所的老師曾說過一句名言
    所有藥物只要過量就會變成毒

    3. 那是人類自作孽啊
    本來烹飪是一項藝術、美食是一項享受的
    偏偏有一堆不肖商人利用這個鑽漏洞
    現在反而是愈簡單的烹調方式才最健康最能吃到原味

    4. 我實在不想再討論自己為什麼害怕蟑螂了……
    我認為很多恐懼都是後天習得的
    昨天男友給我看一段很有趣的影片輯
    很多小朋友在第一次看到陰影時嚇到大哭
    但長大後了解原理就不可能再害怕影子
    這部份我想心理學一定有解

    5. 馬陸我也okay

    Liawu 於 2014/11/10 20:47 回覆

  • Lala
  • 喜歡這家薄餅店+1,
    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口味時有點被嚇到,但吃完後很期待再來訪(事實上也已經去了五次),超想要吃遍所有口味啊!不同的食材交融可以產生出這麼多不一樣的風味。
  • 五次??!!
    那so far妳有最推薦哪一個口味嗎?

    Liawu 於 2014/11/11 00:42 回覆

  • Lala
  • 是的,五次
    三次在上海吃,兩次在台北吃,
    沒有最推薦哪個口味ㄟ
    每次都依當天想吃的風味點,
    鹹的最喜歡鮭魚菠菜蛋,
    甜點因為個人痛恨巧克力,跳過所有和巧克力沾到邊的,最喜歡是檸檬砂糖or焦糖香蕉


  • 不喜歡巧克力就算了
    居然有人痛恨它還真奇妙
    不過燻鮭魚我也不行
    敢吃但有時會覺得噁

    Liawu 於 2014/11/13 18:09 回覆

  • Lala
  • 從小長輩跟我說巧克力有毒,吃下去會很容易生病,
    導致我對巧克力有心病,吃到時就會想吐,
    反正不吃巧克力不會導致其他問題,
    就沒有想醫治此症頭的念頭
  • 我以前也不敢吃生魚片
    跨出第一步之後才發現真是人間美味
    不過紅肉魚我還是沒辦法
    不管是味道或口感都讓我反胃

    Liawu 於 2014/11/15 03:09 回覆

  • 訪客
  • 薄餅賣相不錯,但可樂就這樣大辣辣拿一罐出來,外加給幾顆冰塊,然後要100元...
  • 那瓶可樂就這樣給我端上來
    當下我也有點傻眼
    外面一瓶才賣台幣20元不到欸
    早知道就點價錢相同的別的了
    不過後來想想
    所謂「別的」也未必成本比較高
    我還是點最想喝的就好不要管划不划算

    Liawu 於 2014/11/17 20: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