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在我腦海裡蘊釀已久
關於德瑞之旅遇到的神奇的日本人
(嚴格說來是兩ㄊㄨㄚ日本仔)

第一ㄊㄨㄚ是一對自助旅行的夫妻
在去少女峰的火車上遇到的
上少女峰並不容易
一路上要轉搭好幾次火車
在搭第一輛上山火車時
團裡一位諳日語的阿姨便跟這對夫妻聊開來
接著他們一路隨我們換車、搭高速電梯
導遊甚至免費請他們吃中餐
夫妻倆緊緊黏著我們這一團
一路跟到下山、回Interlaken
箇中原委我有些不解:既然是來自助,為什麼會寧可這樣跟著我們呢?

晚上問會日語的阿姨才知道
這對夫妻當初抱著雄心壯志
規畫了十天行程滿滿的瑞士火車之旅
在他們的想像裡
日本國內電車遊覽如此便捷
不過就換個地方來到瑞士
遊山玩水又有何難?
於是遊行書翻翻、地圖標標、旅館訂訂就貿然飛過來
沒想到一下飛機
日本老公的彆腳英語完全派不上用場
搭乘縱貫的瑞士鐵路難度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這場旅遊成為一場災難
每天他們能努力扺達預計住宿的旅店就算萬幸
根本沒玩到、也沒到任何景點
連吃個飯面對的都是如天書般的德文
只好指著菜單隨便亂點
他們幾乎快放棄了
那天是在飯店人員的指點下
夫妻倆好不容易搭對上少女峰的第一班車
但接下來要怎麼轉車、抵達之後要如何登頂
他們完全不知道
如果不是遇到好心收留他們的彭導
很可能他們就會在第一次轉車時再度迷路
只上得了少女峰的半山腰

我想起火車上夫妻倆那張緊繃的臉、絲毫沒有旅人該有的愉悅跟放鬆
一切都合理了起來
後來彭導好心做到底
不但帶他們下山、還詳細解說要如何搭車抵達下一個目的地
日本老公到了車站之後放心地抽了這次出國的第一支煙
明明是老煙槍的他已經好幾天沒心情吞雲吐霧
奇怪的是其實當天一同上山的還有一個日本團
我問會日語的阿姨說
為什麼夫妻倆不去向那個日本團求救呢?
就算不顧念同胞之情、語言也比較通吧
阿姨說以日本人的民族性來講會覺得這樣很"失禮"
他們又不是團員、沒有付錢
領隊憑什麼要義務照顧他們?

聽說夫妻倆決定把後面的行程全取消了
乾脆提早回國、結束這趟迷途之旅
告別時彭導得到日本人標準的90度鞠躬禮
我突然覺得好驕傲──為台灣人的人情味

第二ㄊㄨㄚ是在新天鵝堡拍結婚照的日本人
新天鵝堡本來就是個遊客如織的景點
但這一行結婚的隊伍幾乎搶去城堡本身的鋒頭
新娘在寒冷的天候中穿著裸露的白紗
後頭兩名和服打扮外加木屐的歐巴桑負責拉裙襬
看在剛剛經歷過婚紗照考驗的本團眾蜜月夫妻眼中
攝影團的陣仗稱不上專業
"怎麼沒有測光器、打光板?"、"都不用補妝的噢?"
大家七嘴八舌地評論著
但看到新嫁娘的興奮仍舊不分國籍地感染著大家
一票來城堡參觀的年輕學生要求跟新人合照
四海一家的笑顏順道收進婚紗記錄
外國人紛紛笨拙地擠出"A Li A Do"加一句"Congratulation"
好溫馨感人的祝福呀

身為全團碩果僅存的單身成員
我得意地笑說自己是唯一還有機會來場新天鵝堡之戀的人
大家附和著說好啊、好啊
如果我要在德國請客他們一定來
不過要我負擔食宿跟機票 -_- (我什麼時候說要嫁給中東王子了?)
由於去紐西蘭南島玩時也遇過拍婚紗照的日本新人
忍不住讚嘆日本人真有錢
彭導卻說其實到這裡拍婚紗照也不過就租套婚紗、請個攝影師
不會比在台灣拍貴到哪兒去
重點是那份千里迢迢跑到異國取景的熱情
-------------------------------------------------------------------
日本人充滿矛盾:看似保守嚴謹、卻是世界數一數二的A片生產國
在寫這篇的同時
我在誠品發現一本新書"日本人真妙:東京OL求生術"
作者是一個因為受"東京愛情故事"感召而毅然跑到異鄉求職的台灣女孩
瀏覽完第一篇關於聯誼的故事就叫人嘖嘖稱奇
"妙"──這個字並非稱讚也不是詆毀
我喜歡去東京血拼、渡假
但鐵定不會想在那兒久住
畢竟日本人有太多台妹我無法理解之處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