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回台日期愈來愈近了
剛剛重看了一遍來英國前留下的文字
覺得像在倒帶
又是要狠心地把自己從一個已然適應的環境丟向未知

悲傷有五階段: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
我的返鄉心情則有四階段
初來乍到忙著適應當然連一絲絲回去的念頭都沒有
大約在2009年年底開始進入有點想家的第一階段
一個人住久了加上處在聖誕團圓的大氛圍下
難免更襯出孤家寡人的寂寥
到今年四月底把來倫敦陪我一個多月的媽媽送回台灣後
思鄉情切到達最頂峰
我常常想起台北街道、台灣小吃跟那群可愛的朋友
也是在這第二階段我開始想到要倒數距離回台的日數
然而數到剩下卅天左右
近鄉情怯的抗拒感不可抑制地冒上來
對於這第三階段我的理解是在倫敦的日子太輕鬆了
學校課業差不多已結束
每天我都盡情從事自己最喜歡的逛街跟運動
想到一回去勢必得告別這些愜意讓我有些畏懼
而隨著時日迫近
在已經剩不到一週就要回台的此刻
我進入了平靜安詳的第四階段
有點類似「接受」吧就覺得反正一切該來的都會來
不管是期待或興奮或害怕都是不必要的

重溫「英倫逐夢」系列裡最早從兩年半前就寫下的文章
竟是好熟悉又好陌生
熟悉的是自己一貫的筆調口吻跟遣詞用字(因為都沒進步啊)
陌生的是當時發表時的心境
我一直都覺得作夢與計畫著的狀態比較美
真的去實踐它或檢討它時
那高潮就已經過了
三個願望裡用最嚴謹的標準來說我只實現了一個
現在回頭看超想把第一個願望裡那句「對英文頗有慧根」改掉
跟英國人的日常交流互動太少
來此十個月我不覺得自己英文—尤其在說跟聽方面—有明顯變好
至於因為常看報紙雜誌而帶來的在閱讀能力跟字彙上的進步
其實回台灣努力點也辦得到啊
唉看來這輩子要講流利英文是註定無望了
汗顏
第二個願望基本上成得了行就算實現了
而第三個願望的實現度則不知該如何評估
在LCF唸的究竟是cosmetic science嚴格來講與時尚產業的相關性不大
所以在倫敦對時尚界的耳濡目染都是非學術性的
不過即便如此我已經很滿意也很感恩有在這個fashion capital待這麼久的經驗
雖然兩次時裝週都沒機會見識一下真正的大秀
透過平面媒體報導與參與London Fashion Weekend的經驗
我還是清楚感知了時尚界最前線的脈動

除了本在預期中的收穫外
(自然包括那些美到不行的衣服飾品)
這趟倫敦行亦帶回不少意外的禮物
其中最讓我珍惜的是在這裡贏得的友誼
我從來就不是交遊廣闊的人
在這陌生異國的生活模式更近乎自閉
我不勉強自己參與不想出席的社交活動也不願主動去認識朋友
然而在這樣消極的心態下我依舊跟幾位同學建立起親密的友誼
老實說因為同學們年紀小了近乎一輪
在台灣跟小個兩、三屆以上的學弟妹就很難聊得來的我
本來根本不預期會跟她們有君子之交淡如水以上的交情
起初也沒放開心胸要去經營彼此的友誼
隨著學期過去我們卻從單純學業上的互動
自然而然地衍生出生活各層面上的交集
友誼微妙的滋長讓我非常非常驚喜
畢竟在進入職場之後我就以為自己跟這種「同班同學式」的友情絕緣了
那天爸爸還取笑我說應該是我太幼稚了才會跟廿啷噹歲的小美眉變好友
呵或許吧
但其實在這個年紀出國唸書的女孩子比台灣溫室裡的草莓族要成熟多了
除了同學外在這兒還有幸認識幾個年齡、背景都與我相近的朋友的朋友
有的只有一面之緣有的則一見如故從此聯絡不輟
我很欣賞欽佩這些選擇離鄉背景的女孩們
希望在未來不同的人生道路上我們可以持續分享沿途所見的景致
Last but not the least是這趟學習之路在化妝品界建立起的人脈
其實討厭用「人脈」這兩個字因為它讓人與人的互動變得很功利
不過一週多前我最後一次回校領成績單
最近才得知我將休學的某老師特地跑回辦公室拿她的名片給我
邊氣喘噓噓邊叮囑我以後有機會的話可以合作云云
突然間好感動也好得意於自己無心打下的人脈基礎
假如日後真的要投身建立屬於自己的化妝品品牌
擁有的後盾將不只於十個月來認真學習所建立的相關知識
還有這些在倫敦結識、實際認識我這個人的專業領域人士

當初挌下「I’ll be a totally different person when I come back.」這句話只當是個期許
沒概念未來哪些層面會變、往哪個方向變、變成什麼樣子
現在我清楚知道無論在心理和生理上我都不是當初那個Lia了
雖然那時我並不貪心對自己沒有太明確的不滿以及想改進的地方
但倫敦經驗讓我變得圓融、善良、寬容、隨和、不再鑽牛角尖
我好想趕快去看一直愛我毫無保留、我之前卻連他們打來的電話都懶得接的阿公阿嬤
我好想回去安份地聽每次經過客廳都巴不得他不要開口的爸爸嘮叨那些關於物理跟歷史的話題
我好想拉著媽媽母女一起打扮得漂漂亮亮拎著名牌包去逛街看展覽——這些我以前都只願意自己做的活動
我好想趕快把之前明明很少穿卻又捨不得放手的舊衣服分給嗷嗷待哺的妹妹
我好想跟以前大概一個月只見一次面的朋友跟已經數年沒見的高中同學好好聚一聚
我好想抱一抱先前每次一大早來吵我餵牠們我總是悶頭繼續睡的貓咪們

現在的我飲食變得規律、生活作息早睡早起、運動量更大種類更多、甚至還練出之前想都沒想過的腹肌
我有信心這些變好的部份都會一直持續下去
因為我已經找到維持它們的秘訣
那就是聽從自己最深處的原始慾望讓自己達到最舒暢自然的平衡

或許
來倫敦這一遭替生命帶來的高潮確實是過了
但既是倒帶
此刻我不也正重覆著當初面對未知時的計畫、期許
越過這個山頭還有下一個
台灣是早已熟知的故鄉
但in a way它對已截然不同的我來說還是充滿了挑戰
我並不是「回到」十個月前舊有的生活
而是帶著重生的心境去開創人生的另一面新頁
關於這些仍空白著的扉頁上該寫下什麼
我還沒有非常具體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想法
不過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
就像一直以來的我一樣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