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機場前的倒數12個小時
為了行李一事心情非常焦慮
當早預留將近三小時作最後打包
接近完工時我心是沈的心腳是軟癱的
所有名堂是勉勉強強地塞進行李箱了
外加三個手提包包(隨身Coach亮片包、買Vaio送的手提包、Liberty紙袋)
沒秤我也知道兩伽行李箱加起來絕對超過卅公斤上限
但在不曉得實際重量究竟有多誇張的前提下
我只能先拎著它們到機場
並作好在那兒還有一場硬仗要打—either是丟東西或與地勤人員盧—的心理準備
在這樣的壓力下
毫無空間再去感受告別宿舍的不捨

坐計程車花掉我£46
被司機丟下的地點離Heathrow Terminal 3大門還有一段距離
第一關必須想辦法連人帶行李進入大廳
我一向骨頭硬凡事不願靠別人
但那一刻真的有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嚴重挫敗感
如果兩個人的話即使對方再手無縛雞之力
至少可以請他幫忙看著我分批運行李
但行單影隻就只能把全副家當全堆到小小的推車上
然後人車一體共同行動
基本上把其中那伽大行李箱安穩地放到離地面有段距離的推車就已經讓我使盡吃奶力氣
失敗了數次才成功
而一放上去推車就像隻已經超過負荷的笨驢
馱不太下那第二件
我很勉強地把它放到第一件的上方
Liberty提袋擠進推車提把前的小小置物籃上
其餘兩個手提包則攢身上
嗯……雖然我相信自己看起來絕對很蠢不過至少尚可移動
不幸地是穿過兩個車道時凹凸不平的路面讓笨驢一路顛簸
堆疊上去的那件行李一個不穩硬生生地滾到路中央
後方某位路人很好心地替我撿了起來
但當我意圖要求他好人做到底乾脆把掉下來的行李推上人行道
那傢伙就走掉了
我只能非常狼狽地在眾車輛環伺下
笨拙地護著七零八落的行李緩慢步向人行道

第二關是把行李重量控制在地勤可以接受的地步
來機場前我估量那伽大行李大概20幾公斤、小行李大概7、8公斤
也就是說加起來應該也才30幾左右
有上次送媽媽回台的經驗我已經知道機場磅秤的位置
所以打算自己先秤過確定磅數不太離譜再去check in
免得屆時被打槍當場要丟東西很丟臉
一秤之下我真的快哭出來了
光是那伽小的就已經快12公斤、大的近乎29
換句話說兩件拖運行李加起來已經超過上限10公斤以上
海關人員再好心也不可能放行!
那當下我有兩個選擇:繳行李超重的罰金或把部份行李丟掉
基於省錢原則(丟掉部份的價值肯定沒罰金值錢)自然選後者
所以接下來只見一個可憐兮兮地東方女子在機場大廳把行李箱開膛破肚
原本包好好的一袋袋衣服全部被翻出來
我先丟掉在計程車上就想好可以丟的:鬧鐘、筆、釘書機&針、空白筆計本、藥品、沒吃完的巧克力&紅茶、衛生棉、舊浴巾etc.
不幸這些扔掉總重只少了2、3公斤完全是杯水車薪
於是第二批我咬著牙扔掉全新但價值相對低廉的:乳液贈品、髮雕贈品、指甲油、太重的項鍊、便宜的橡膠涼鞋etc.
實在捨不得可是又太重的就換到手提袋或直接掛身上
搞到後來行李箱再度關上時
我看起來就像是個熱愛飾品配件的瘋子——身上披掛了兩頂帽子、兩條皮帶、一大串項鍊和手鍊加戒指
真可惜耳洞左右只各穿了一個所以我只戴得了一副

即便如此大力減重
兩個皮箱總重還是35點多公斤
基於四捨五入的道理
距離我覺得安全的34點多還有一公斤的距離
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再丟了
只能硬著頭皮拎著它們去闖闖看
當地勤小姐看到磅秤上數字皺著眉頭陷入沈思的那一刻
我已想好萬一被刁難要如何搖尾乞憐的台詞
不過她略一遲疑還是爽快地在我的行李上貼了標籤
我心裡頓時響起聖樂、大大鬆了一口氣
接著她要求看我的手提行李並秤它的重量
大概是怕我不只拖運超重連手提也想矇混過去
幸好那伽秤起來只有7公斤
這一關算是有驚無險地過了
能擺脫那兩個超級拖油瓶一直到回桃園機場前都不必再看到它們
真爽

不過事情還沒完
接下來我有點作賊心虛的是機場規定每位旅客只能攜帶兩個隨身包
但其實我有三個
雖然真正重的跟尺寸大的只有其一
仍然不免擔心會不會有很實事求是的海關人員把我擋下來
還好後來一路過海關並沒人在意攜帶件數的問題
倒是我為了不引人注目明明手上東西重得要死還得裝輕鬆
實在很辛苦
我累得連進到免稅區都提不起勁
像大禹治水過門而不入直接目不斜視地穿過
而終於抵達登機門那兒的休息區可以好好坐下來歇會兒時
才發現那個Liberty提袋的角落不曉得何時破了個洞
哎也難怪它畢竟只是個不耐操的紙袋罷了
我只能祈禱它撐得過接下來13加4.5小時的飛航
要整個破也得等到我人到桃園才行
(追蹤報導:裂縫確實隨時間日益加大,但幸好始終沒整個散掉)

若不是有惱人的行李超重問題
這趟回台的飛行經驗本身極度愉快
新航的飛安紀錄讓我完全沒平時搭機那甩不掉的恐懼感
媽媽上網check in幫我選的前排位置超讚
不只下機時一馬當先
(這是媽媽故意選前排的主因,因為她上次搭飛機本身誤點、下機又搞太久,結果差點趕不上轉台北的飛機)
連送餐時也比別人先拿到而且想吃的菜一定不會被選走
缺點是前排就是留給嬰兒坐的、空間最大的第一排
所以全程小貝比們哭多久我就被迫收聽多久
再另一個跟前不前排無關的缺點是兩側相鄰座位坐的都是十幾廿歲的小女生
她們陸續就坐後我心裡只有一句OS:「好吧最後一個艷遇機會也泡湯了!」
按上次從台北來倫敦的經驗
我以為自己大概又會猛看機上娛樂提供的電影、電視看到脫窗
結果也不知是這月份內容太爛還是在倫敦看太多PPS讓我對這類節目冷感了
總之不管是倫敦到新加坡還是新加坡到台北
大部份的時間我都在昏睡
尤其後面那段有夠誇張
本來暗自嘀咕好多年沒坐靠窗位子了不如來欣賞一下飛機起飛的景致
結果意識再回來時機身已騰雲駕霧——我連以前會全身緊繃的起飛時刻都可以睡!
最後我要大力稱讚新航空姐親切的服務態度
不像幾年前去德國碰到的華航空姐不曉得在跩什麼

在新加坡轉機時已先預支了回台的感覺
因為整個候機室有一半以上都是台灣旅行團
也是我這十個月以來第一次處在台灣人密度這麼高的空間裡
被台語包圍好陌生又好感動
在桃園機場領行李的轉盤旁我再次面臨那伽大行李的考驗
不過既有台灣鄉親在身旁一切好辦
我看準了那個身強體壯的機場行李搬運人員
挨過去:「先生,待會兒有個『很重』的行李,可以拜託你幫我搬一下嗎?」
還故意強調很重以激起對方的挑戰之心
果然我沒找錯人因為後來他抬我那伽行李就像貓叼老鼠一樣毫不費力

回台北兩天了
一切逐漸上了軌道
現在回憶起在機場丟東西替行李減重的慘況
只覺得是場夢
一場我希望這輩子別再重溫的惡夢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