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截至目前為止待過一個月以上的城市
除了老家台北
尚有奧克蘭、舊金山、波士頓和倫敦
若可以累進計算的話東京也可勉強列入

中秋節去健身房踩腳踏車
很巧地一連看到兩個介紹倫敦的節目
其一在講泰晤士河畔的Borough Market
其二浮光掠影式地瀏覽市區風光與店家
忍不住很嚮往地沈醉了幾秒
接下來卻大夢初醒般地倉皇轉開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每次只要讀到報章雜誌上關於倫敦的報導
我也是同樣在驕傲、認同與心酸、憤怒的情緒中掙扎
就像不經意得到舊情人的消息一樣
想聽
卻又不敢聽

想聽
因為對它的愛從來不曾消逝
它的繁榮與進步讓我與有榮焉
不敢聽
因為無法相聚的現實衝撞上甜蜜的回憶
冒出的火花只有椎心酸楚

如果其餘城市是短暫交集又擦肩而過的情人
那麼台北便是指腹為婚的老公
縱使土生土長讓彼此的相處缺乏刺激
世上卻也找不到另一個角落能給予我同等的安適與愜意
而且現實面上家人、朋友、麵包都在這兒
怎麼離得開它啊?
不過人總是花心
即使知道最終仍會回到老公身邊乖乖待著
偶爾還是想體驗不同的人生
短期旅遊走馬看花不足以真正了解一個城市
就像見一兩次面就掰掰不再聯絡的對象
時間一久妳連對方的名字長相都忘得一乾二淨
但長住一個月以上感情會厚實起來
只是到底是正面或負面的
端看這個城市與自己的tone調頻率能否引發共鳴

從這點來看
倫敦無疑是我的最佳情人
它的懷抱提供我最無拘無束的自由
可以恣意作出天馬行空的打扮也不會有人多看一眼
可以化個大濃妝或完全不化妝出門都同樣覺得自在
可以拋下醫生包袱、工作限制、回歸到最原始的我
因為倫敦
我發現我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愛名牌
我發現世界各人種原來可以和平相處
在倫敦的我跟在台北的我是完全不一樣的
手心手背都是肉
硬要分別出高下或好惡有些殘忍
但扣掉那些現實層面的考量
其實我更喜歡在倫敦那個放鬆的自己

據說某些各有家室卻與情人難分難捨的人
維繫感情的方式是平時完全不聯絡、不干擾對方家庭生活
但每年會固定在某時某地相聚
就像牛郎織女一樣
短暫的交集便能夠滿足過去一年來的相思
別離後各自昂首面對沒有彼此的人生
雖然這種作法有點道德上的爭議
因為在感情和婚姻上講的是全有全無
縱使一年裡只有一天的出軌
這個瑕疵還是會讓另外三百六十四天的忠貞破了功
不過如果就非得要出軌不可
我倒覺得這種有限度的出軌法不失為把傷害減到最小的良方
甚至
我認為正是在被極度壓縮的相處時空下
才能烘焙出歷久彌新的感情
天天同在一個屋簷下只會日久生厭、徒生摩擦
而得來不易的相會才會份外令人珍惜

說實話在台北生活沒啥好挑剔的
努力工作、收斂打扮也不見得多痛苦
這塊土地終究是我的家、我的歸屬
我不會因為手到擒來就挑三揀四不懂珍惜
但想到只要我願意
不久的將來一定又可以徜徉在倫敦的自由與寬廣中
(好啦還有打折期間人潮洶湧的店家中……回台後一件衣服都不想買)
心裡就忍不住湧起一股戰慄和感動
既然是種沒有罪惡感的多情
就把倫敦當成我的秘密情人又何妨?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