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才乍入初夏
我已開出兩張-很顯然-要拿去逃避游泳課的診斷書
兩位小病人得的分別是病毒疣跟足癬
說實在的
根本沒有到完全不能上游泳課這麼嚴重
尤其前者早在好幾個月前就治好了也沒再復發
後者則是治療中腳上只剩下一點屑屑
不過既然病人如此要求
我也就從善如流地開了出去
反正只要符合事實、不違背良心
(游泳確實對治療病毒疣跟足癬弊多於利
未治癒前也容易傳染給其他人)
我現在也懶得再進行道德勸說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不過在二號小病人開心離去前
我還是忍不住暫時卸下醫生身份
以私人角度問他:「你是喜歡還不喜歡游泳?其實你這個病不見得不能游欸。」
他:「就是不喜歡才要來開診斷書啊。」
我:「可是,游泳很好欸。那你都不游,怎麼打成績?」
他:「老師說,只要有醫生的診斷書就okay。」
唉看來我似乎是阻擋了這個小男生的游泳之路
現在的他或許開心於醫生願意當他逃避上課的共犯
以後卻不曉得會不會遺憾
錯失了親水愛水、練出一身泳技的契機?

我無法理解討厭游泳的心情
從小便超級愛上游泳課
從前一天準備泳具我就可以開始興奮
假若因為任何原因而沒游到
我會非常傷心跟失望
還記得小二時某天原本安排了游泳課
偏偏卻天空不作美下起了大雨
由於泳池在戶外
老師擔心會打雷危險就不准我們去游
後來拗不過全班集體抗議
退一步說:「如果有別班在游,你們就可以去。」
並派了當時是班長的我去探勘
抱著一線希望我飛奔至位於校園角落的泳池
真巴不得能撒謊啊但現場一個人也沒有

上國中後因為學校沒附設泳池
所以體育課鮮少安排游泳這個項目
大概一年裡只有一到兩次
會借社區鄰近的私人泳池來上課
由於國中女生多半已開始發育、出現第二性徵
對於在男同學面前穿上曲線畢露的貼身泳裝
可想而知會有那麼點排斥
不過因為我實在太喜歡游泳了
喜歡的程度遠勝於對穿泳裝的畏懼
所以從不像其他女生一樣
以月經來潮為藉口而不下水
(一個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女生都來月事也太不合理)

北一女中對游泳能力的要求更是嚴格
每位學生都要有能耐游完50公尺才能畢業
姿勢再爛再醜、速度再慢都沒關係
像我有同學就是像袋垃圾一樣地緩緩漂到對岸
在大家的歡呼聲中拿到及格60分
校方的用意是希望北一女校友萬一哪天不幸落水
至少不要因為不諳水性而溺死
(不知道該說母校烏鴉嘴或是用心良苦?)
我連在大家紛紛以輕鬆、好混、分數甜為選課標準的大學時代
都還是自願選修嚴格又很操的游泳課
當時的老師可是國家游泳隊教練許安東
對於能被國手級老師指導我真是太榮幸
雖然後來對泳課的記憶只剩下在寒流來襲時差點冷死
沒有因此而矯正動作、增進多少泳技
不過那還是我一路走來熱愛游泳的一段延續

我的自由式、蛙式是暑假在實踐家專(現實踐大學)泳池練出來的
跟學校那聊聊數堂體育課無關
上課時我被歸為「已學會者」
得到允許可以自己在旁玩水、隨便亂游
所以我其實從來不知道體育老師是怎麼教的
(大學除外因那時選的已是高級班)
但基於團體教學模式加上時間又那麼短
要把學生從完全不會教到會
個人覺得是有點拼啦
不過無論在游泳課有多少實質收穫
我都不贊成小孩去逃避任何一堂課
基礎教育下一定有些科目是喜歡的、有些是不喜歡的
不能太過順應小朋友沒來由的好惡
一則會養成他們碰到困難就逃避的心態
二則可能輕易地就斷送了他們在這個項目上的發展跟未來

兩位小病人的家長可能覺得反正游泳課可上可不上
既然孩子不愛游又有個現成藉口
就花錢開張診斷書當護身符也無妨
今天如果換成不喜歡上數學課、英文課
小朋友再怎麼哭鬧反抗也不可能得逞
在我心裡的那個天秤上
把泳技練好跟把數學、英文學好
是一樣重要或甚至更重要的
數字概念很差、英文幾固槓嘛袜樣話
我都還活得下去
但假若把游泳這個元素從我生命裡抽掉
世界簡直是從彩色變成黑白的
難以想像啊

ps.波這篇前回顧了舊作動輒得昝的診斷書
發現寫得還真好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