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六去吃「馬辣」信義旗艦店
訂8:00pm的位
7:55報到後便照店員指示
乖乖坐在店外座椅上等
這裡的消費模式是限時2個鐘頭吃到飽
顯然上一輪有delay到
時間過了8點仍沒叫我們進去

窮極無聊的我隔著透明落地玻璃
欣賞起其他食客的吃相
最近的那桌是四個大學生年紀的年輕男女
正開心吃著冰淇淋還輪番合照
有「冰淇淋」出現便知這一頓已近尾聲
果不其然
沒多久年輕人魚貫離座
兩個服務生推著推車一湧而上
分秒必爭地收拾起一桌杯盤狼藉
好讓門外嗷嗷哺的我們可以及早入內
(後來很巧還真的坐到這桌)
此時出現令人刺眼的一幕
桌上一大盤未煮過的新鮮蛤蜊
像廚餘似的被掃入吃剩的麻辣湯裡
服務生繼續把其他殘羹、蝦蟹殼、飲料往鍋裡倒
然後整個鍋爐被堆到快不堪負荷的小推車上

清完這桌
服務生們馬不停蹄轉檯到隔壁
同樣的動作再重覆一次
這桌沒有整盤蛤蜊
有的是吃一半的西瓜切片、煮過沒吃的玉米、剩大半瓶的現打果汁etc.
服務生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讓它們在鍋裡聚了首
是呵如果我像他們一樣
一天下來要清個上百桌、丟掉堆積如山的食物
肯定也會對自己的所做所為感到麻痺
然而那一刻
隔著那片玻璃
目睹那一切無聲且無情地上演
我無法抑制心裡沸騰起來的反感與憤怒

本姑娘向來看不慣任何浪費
水、金錢、電力、衛生紙……(the list could go on and on)
食物亦然
很受不了那些東西點了沒吃完又不打包的人
錢太多也不是這樣花
就算你不小心高估自己的食量
至少帶回去下一頓可以再吃啊
那種吃飯總是剩最後一口就放下筷子的朋友
不管交情再好
我也無法發自內心對此種行為感到舒坦
說真的我不相信你的胃再裝一口飯菜會爆開
為什麼偏偏要裝模作樣不肯吃完呢?
吃喜宴
冒著被歸類歐巴桑的風險
我都會儘量要求把食物打包
不管最後是誰帶哪一包回家都無妨
重點是珍饈不能就這樣進了廚餘桶

我不偉大沒什麼悲天憫人的胸懷
只是覺得身為萬惡之首的人類
咱們造的孽還不夠多嗎?
為了滿足人類貪得無饜的口腹之慾
整個地球已經可說是生靈塗炭、奄奄一息了
我們憑什麼把這些耗費資源製造出來的產品
或者是被拿來當作盤中飧的其他生物
毫不尊重的隨意浪費?
非基督徒但我很贊同在面對每一餐時
應當懷抱感恩的心
而不是把豐衣足食視為理所當然
別忘了那盤完好的蛤蜊被當成垃圾丟棄的同時
還有很多人正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
人飢己飢的境界或許太崇高
但善盡不浪費食物的基本責任並不太難吧

浪費食物在吃到飽餐廳又分兩個層次
第一個就是上頭所述
點了卻沒吃完最後只能倒掉
第二個是勉強吃完但其實是硬塞的
無論哪種都同樣是罪過
(後者似乎更慘一點因為等於直接把身體當廚餘桶)
許多人光顧吃到飽都在追求「回本」這件事
可以餓個一整天再到餐廳發狠暴食
一副跟老板有深仇大恨要把他吃垮似的
拼命點最貴的食材、塞進最多的食物
管它吃不吃得下反正錢都花下去了
點愈多賺愈多
直到近幾年我才發現這個邏輯是錯的
一味追求送入口食物的量跟價格的這種心態
讓人根本沒辦法專心享受食物的美味
更糟的是多餘的熱量會成為身體的負擔
表面上的「賺到」實則是健康的虧損

怕定力贏不過貪小便宜的劣根性
有一陣子總儘量避免去吃到飽餐廳
免得受不了誘惑大開殺戒連後悔都來不及
然而現在的我已超脫進入下一個境界
即使無限量的食物當前
也可以用平常心好好享用這一餐
並在該停止的時候停止而不覺可惜
或許有人認為不挑戰極限、吃它個肚子凸出來
就失去來吃到飽餐廳的意義了
其實這是種一廂情願的誤解
去吃到飽並不一定是為了把自己「吃到撐」
也可以是為了拋開固定菜式的限制
更自由地選擇喜歡的食物種類跟量
拿取或點選真正合口胃(而不是最昂貴)的菜
並在不勉強的前提下全數吃完
創造食客、店主與環境三贏的局面
不是很好嗎?

那天比限定時間還提早10分鐘離開「馬辣」
除了湯底(喝完痛風會直接發作吧)、10cc現打蜂蜜檸檬汁(是服務生收太快了不是我故意沒喝完)、啃不乾淨的蟹腳(肉太少而且我怕剛補好的下門牙再爆開)、煮不開的蛤蜊
一點食物都沒剩
同行者笑說我們至少可排進當天吃得最乾淨排行榜的前百分之一吧
環顧四週
我想他是客氣了
開幕以來東西剩最少的應該就我們了吧
不禁幻想
如果我來開吃到飽餐廳的話
除了嚴格執行沒吃完就罰錢的規則
還會在門口擺一台測量身高體重的機器
BMI超過30者不得入內
倒不是小氣怕被吃垮
而是經營者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啊
不要再助紂為虐
讓食物被浪費及國人體重過重的狀況再更惡化了
話說回來
這種吃到飽餐廳應該不會撐太久就是了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