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從食記內容看來本人吃飯錢根本沒在省
貴桑桑的冰淇淋也是成桶成桶地買
但其實
冤枉啊大人
草民自小到認識某個人以前
都覺得食物乾淨、健康、能裹腹就好
不值得花那麼多錢去追求口腹之慾
媽媽向來堅持自己開伙
週末偶爾全家去外頭吃飯
也是以夜市、路邊攤、小吃為主
餐廳的話十次有九次去附近的平價川菜館
即使每次點的菜都一樣:蔥爆牛肉、清炒蝦仁、五更腸旺、炒芥蘭加豆瓣鯉魚
已經是平凡日子中最華麗的飲食饗宴

國、高中沒補習晚餐照樣回家吃
上大學後才比較有機會外食
我不敢說自己有多節儉免得鼻子變長
不過零用錢多半花在穿衣打扮上
「吃」是真的很隨便
一餐很少花超過一百
再說整個大學時期幾乎都在惡性減肥
進食對我來說從來就不是享受
若有人免費請吃大餐如導生會
我不但沒有賺到的感覺
反而還如臨大敵、避之唯恐不及

在那個年代
去天母「洋蔥」吃個五、六百塊的套餐
就是足以拿來說嘴的美食體驗了
逮著醫學營慶功宴可合法挪用公款
則欽點晶華酒店B3義大利自助餐(已停業)這種平時捨不得去的高檔餐廳
一群尚在發育中的大學生聚在一起嘻嘻哈哈
拿了一輪、一輪又一輪
當上住院醫師開始賺錢
我依舊對「吃」沒啥興趣也很不大方
跟朋友聚會逼不得已才外食
基於體重控制
(但其實主要還是心理問題)
有時甚至還很彆扭地堅持不吃、只看別人吃
熟朋友早就見怪不怪懶得理我

頭一次跟某人去太和殿
看到牛肉一盤五百塊居然也點得下去
真是眼珠子都快掉出來
端上來數數沒幾片
一片就夠抵一個便當實在很誇張
不過正所謂「由儉入奢易」
多年耳濡目染下再貴的料理都嚇不倒我了
(菜能貴到哪裡酒才恐怖)
加上離開醫院後規律運動、正常作息
對食物的畏懼完全消失
享受美食變得毫無顧忌
北市各大名店就算沒去過
也稱得上琅琅上口

昂貴的料理替我封閉的飲食世界開了一扇窗
如果不繳些學費
此生又怎有機會感知那舌尖上的微妙變化
體驗令人幸福到飄飄然的美味呢?
然而原生家庭的影響太大了
我始終無法打從心底認同花大錢吃美食這件事
在食物選擇上我有很明顯的雙重人格
只有跟某人在一起時才會像暴發戶一樣
砸錢吃好物眉頭皺都不皺
而且大魚大肉、高油脂低纖維、辛辣生冷來者不拒
一旦跟家人在一起或獨處
食物則變成least important的民生需求
我媽可以證明我超級好養
她煮什麼我都開心吃光光
若有怨言一定是蔬菜不夠多

在家吃不容易發現自己對食物的摳
這一年來因為姐姐懷孕、做月子、照顧Wil
媽媽飛去紐西蘭幫忙大半年不在台灣
被迫得自行覓食
媽媽不在家裡寫過打發晚餐的方法
現行的進化版更加簡便:爸爸買的自助餐配菜加一塊大漢豆腐
換言之每餐從我口袋掏出來的只要20塊上下
反正不餓就好
碰到爸爸不方便買或想換換口味的日子
一切也是省錢為上毫不講究

即將嫁為人婦的老妹現也加入省錢一族
手搖飲料不買了
晚餐也乖乖回家吃爸爸牌自助餐
前幾天爸爸因故不供餐
妹妹跑去買加熱滷味結果被價錢嚇到
「隨便夾幾樣居然也要八十五塊!」
其實滷味不便宜這事我老早就發現了
如果要把滷味當正餐
麵啦、青菜啦、丸子啦、豆製品啦通通加起來
往往一、兩百塊跑不掉
根本是有錢人才能天天吃的奢侈品
精打細算的我如果買滷味
只會買幾樣那攤上相對便宜的豆製品
青菜類絕對不會向他們買
因為攤子上一小包就賣卅塊以上
自己清洗好再水煮或微波配著吃便宜太多

上週日運動完到家樂福晃一圈找東西吃
「妳知道吃什麼最省嗎,」我向妹妹分享心得,「大菠蘿。一個才廿八塊,裡頭餡很多,包準妳吃到很飽很膩。」
「那都是爛油、爛麵粉做的,妳敢吃唷?」
「唔可是真的很便宜嘛。」繞手指頭
「正餐的話我還是會想吃鹹的欸。」
「那吃土司沾醬油好了,」我猛出省錢餿主意,「不過醬油不便宜,沾鹽更省。」
上述當然是開玩笑
省錢歸省錢
可不能犧牲營養跟健康

我們家並沒有窮到吃不起大餐
在教育跟出國旅遊上爸媽花錢從不手軟
卻鮮少在飲食上放縱
而身為我爸媽的小孩
我想我會一直抱持著相同的價值觀
跟來自其他家庭的人交往時
或出於討好、或出於新鮮、或出於假扮隨和
難免暫時被影響
但是我很清楚
怎樣的生活方式才是最舒服跟最適合自己的
如果有一天跟某人分開了
我想我不會再吃冰淇淋、不會再一餐花超過一千塊、不會再吃那麼多紅肉、不會再喝紅酒
我當然會有點懷念那個因他而被創造出來的我
往好處想
擺脫她應該可以讓我多活個幾年吧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