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看診碰到一個被爸爸拎過來的國小男童

主訴是夏天很常見的「蚊蟲叮咬」

爸爸說:「他是去夏令營的時候被叮的。」

瘦皮猴般被晒得黝黑的小病人在看診椅上整個放空

仿佛沒他的事

我轉向問他:「那夏令營好玩嗎?」

「熱死了。」

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常常一問三不知不管什麼問題都會轉頭看父母期待他們代替回答

所以我很振奮於男孩還算有反應

如獲至寶繼續聊下去

 

「阿姨小時候也參加過夏令營,也覺得好熱喔每天都很渴。」

這是真的

說到夏令營我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畫面

就是駐立在旅館和活動中心大廳角落的冷飲販賣機

每次經過都好想買來喝但阮囊羞澀加上媽媽叮囑喝飲料不好

只能吞吞口水試圖說服自己那台機器並不存在

「那你參加的是什麼夏令營啊?」

小男生回答說是漆彈

「漆彈聽起來很有趣啊,你覺得不好玩?」

他癟了癟嘴:「很熱。」

「那你們現在還要分組、想隊呼、在營火晚會上表演嗎?」我問,「這是以前醫生阿姨最痛恨的部份。」

他露出狐疑的眼光似乎不太懂我在說什麼

「所以你們最後一天晚上沒有營火晚會喔?」我只好把問題拆解開來

「有晚會,但是沒有營火。」

「那晚會你們不需要自己想表演節目嗎?」

小男生說不用

我接著問那晚會上都在幹嘛

「就跳來跳去。」

聽起來是會有人上去帶他們跳舞

「那你有跳嗎?」

小男生搖搖頭:「很無聊。」

聽起來這個夏令營既熱、被叮得慘歪歪、從頭到尾都很無聊

整個就是去活受罪的XD

 

國小時代的我其實也沒真正enjoy過夏令營

理由上面提到一些了

既熱又渴伙食差住宿(大通鋪)

相較之下在家吹冷氣吃冰睡到自然醒多好啊

而且明明是花錢去放鬆玩樂的

卻淪落到被迫參加團體競賽、出表演節目搞得好有壓力

奇怪的是所有印象都很負面

每次暑假前夕夏令營報名表發下來

我還是會像被下了蠱一樣

興奮地跟同學研究比較每個營隊的內容

討論要一起報名參加哪一個

我想自己應當不至於忘了在華美的文字敘述背後

永遠還是換湯不換藥的濕黏炎熱、不斷響起的集合哨音、拍不完的「愛的鼓勵」、難吃卻又吃不夠的桌菜、冗長沈悶的營火晚會etc.

但既然「暑假參加夏令營」已然蔚為風尚

甚至熱門的得及早報名否則搶不到名額

於是最後總還是會很盲從地繳錢自虐

 

再更早還沒放暑假前看診遇到另一個國小男生

也屬於願意講話的所以我逮住機會攀談了一會兒

得知月考已結束而現在每天去學校都在等放假

我問:「那你們會辦同樂會嗎?」

我很好奇現代小學生過的日子跟廿幾年前的我們有何不同

小男生說有

「那跟阿姨以前一樣會把桌椅排成一圈中間留空然後大家帶零食去吃嗎?」

他否決了零食的部份

可能是現代小朋友平常就吃很好了吧

在我當小孩的年代

同樂會跟校外教學可是很難得可以合法大吃零食的兩大場合

興奮從前晚就開始了因為可以理直氣壯拉著媽媽去超市大採買

不過同樂會有個討厭的地方是除了吃吃喝喝外

台上必須要有表演節目

身為幹部總是被期待有所貢獻不可袖手旁觀

多才多藝的同學會上去唱歌、跳舞、彈鋼琴或吹長笛

我往往只能演戲跟主持遊戲

 

「你們現在還玩在腳上綁氣球然後互踩的遊戲嗎?」

踩氣球簡單刺激不用花太多錢又可以全班參與

幾乎是每次同樂會結束前必玩的收場遊戲

(排在最後是因為踩完後滿地破氣球接下來大掃除剛剛好)

開賽後尖叫聲和氣球爆裂聲此起彼落

膽小的女生會直接自殺

請同學把自己的氣球踩破這樣就可以不用玩了

相對地有些調皮男生則不顧規定

明明氣球破光還繼續留在場上亂踩別人的

一陣兵荒馬亂後敗陣者漸漸下場

剩下少數人捉對廝殺

緊張氣氛也隨人數減少而進入高潮

走純防守路線可以撐到滿後面

但要贏得最後勝利終究還是得出腳踩別人

攻擊的同時自己卻也容易出現破綻

嗯沒想到小小遊戲背後還有這麼大的道理

 

童年常被形容說是無憂無慮

確實

那時在大人羽翼下安心成長的我們

不需要面對社會上的競爭、挑戰和險惡

也總是可以仗著年紀小不懂事

名正言順地做很多長成後會被禁止或引人側目的蠢事

不過如果你問我想不想回到過去再當一次小學生

答案會是一個大大的

因為我真的一點都不想再參加夏令營跟同樂會了

而這兩者

只是童年時期我們被迫從事的許多活動之二

當小孩的悲哀在於必須完全遵從大人安排的schedule

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擅不擅長

真的對我們好還是只是讓大人圖個輕鬆

真不知道我是怎麼撐過任人宰割的兒童期的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