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會身處雪國了

光想

便渾身酸癢、興奮不已

但其實這趟旅行的成立完全在意料之外

不愛請假加上對旅遊需求度不高

我極少以這麼高的頻率出國

(2月初過年期間才跟爸媽去過香港)

即使難得出國一趟

日本也絕對不會是首選

倒不是對它有什麼成見

而是大學時代去過東京太多次

可以的話總是想換換口味

再者是對一個完全沒經驗的初學者來說

很難憑空冒出專程跑到北海道滑雪的熱血

 

男友中snowboard的毒頗深

這個冬天已經跟朋友去北海道滑過兩次

三月這團揪我時

雖然沒多考慮便一口答應

但老實說完全是衝著能跟他一起旅行

不管行程換成潛水、攀岩或橫渡沙漠我也照樣say yes吧

是故起初根本沒有「這是趟『滑雪』之旅」的意識

只當成一般出遊那樣開心地期待著

加上機票、食宿、交通etc.一切由男友全權負責

我連要去哪個雪場、每天會怎麼過都毫無概念

直到時間迫近

才開始警覺好像應該把狀況搞清楚

 

幸好男朋友比我還希望一切盡善盡美

因為萬一我覺得不好玩

這極可能成為敝人短暫滑雪生涯的畢業旅行

他默默幫我安排了充份的初學者準備工作

關於購置滑雪裝備跟小叮噹室內滑雪場練習已寫在Snowboarding的世界我來嘍

這幾天多做的還包括上網訂課

一對一教練課程不便宜哩

一整天(上午加下午)共四小時課程就要日幣26000元

不過萬事起頭難嘛該花的錢還是得花

然後我自己只要有空就會點Youtube上的教學短片來看

之前學運動沒有自修的習慣總是等別人教

不過男友說他sb是自己研究練起來的

我想有為者亦若是啊深受啟發

先觀察別人的動作在心裡揣摩一下

這樣真的上場時才不會腦袋空空而能夠快點進入狀況

 

看愈多別人拍的sb影片

愈是受到這個運動的速度感和自由奔放所吸引

同時想把它學好的信念也更加堅定

這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境讓我憶起童年

那時什麼都不可怕也什麼都想嘗試

一個年紀之後人難免趨於保守

對新玩意兒總是抗拒排斥

或許是覺得學不會很丟臉

或許是時間、空間跟經濟上的不允許

但其實何必這樣畫地自限呢?

人類的潛能永遠有待開發

沒碰過根本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喜歡

可能也因而錯過成為高手的機會了

不管跟sb是相見恨晚或謝謝再聯絡

很開心也很感激至少我即將跨出那一步

 

剛認識男朋友尚未在一起時

有次他明明隔天一早就要搭機去北海道

行李都沒整理

還跟我一路line到凌晨兩點

他說因為去很多次了所以整理起來很快

當時我半信半疑

等到自己要去時才發現真的是這樣欸

既然是專程去滑雪

每天不是待在雪場就是在前往跟從雪場回來的路上

所以除了雪衣之外

頂多就準備一套在旅館穿的家居服加上搭機時的外出服即可

要不是有裡頭塞滿滑雪裝備的板袋要託運

我的行李肯定會輕便到連一個carry-on都裝不滿

這樣倒也輕鬆畢竟收拾行李對我來說真是苦差事

不拖到最後一刻不想動手

 

這趟旅行跟以往還有個很大的不同點是帶了不少藥

我從小就是個非常非常非常不愛吃藥的人

對所謂居家常備良藥向來嗤之以鼻

總覺得靠自己的免疫力去復原就好了吃藥傷身哪

(這句話從一個每天開藥給別人吃的人口裡講出來好像怪怪的)

但前幾個禮拜感冒遲遲未癒加上學滑冰摔到腰痠屁股痛

突然發現藥物還是有它的必要性

再加上預計自己肯定會摔

筋骨痠痛事小

因此而影響接下來滑雪之樂就虧大了

所以本人很未雨綢繆地帶了一堆消炎止痛藥加外傷敷料

身為這次全團裡唯一的醫生

就算我自己用不到也可以提供給其他人

(當然最好是大家都不要用到啦)

 

另一項行前準備工作是調整月經

照原本週期大姨媽極有可能在旅行期間報到

這可怎麼得了簡直是場災難:

經期間身體相對不適

有棉墊或棉條影響運動且更換很麻煩

行李登時變多(衛生用品、生理褲)

一不小心可能會把旅館床單弄髒……

為了不讓不速之客破壞遊興

上次月經結束後我就開始服用荷爾蒙

非逼不得已才不這麼做哩因為這類藥總會讓我水腫

啊我本來就夠腫了再加重根本等於在自殘

Anyway輕重權衡後我別無選擇

就這樣忍耐了兩個星期然後停藥讓月經來

一切很值得因為接下來可以—literally—高枕無憂啦

 

其他粒粒扣扣的準備事項還包括換日幣、開通國際網遊、買新防晒乳等

當然最重要的永遠是健康

距今三個禮拜前開始感冒

本來覺得時間尚早一定可以在日本行之前康復

結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禮拜二病情來到另一個高峰

讓我不禁緊張起來

萬一到日本還在生病未免也太煞風景

幸好度過這週末就幾乎好透透了

除了偶爾咳幾聲之外可說毫無異狀

呼~ 

 

這一趟旅行想必會讓我生出很多篇網誌

而且內容會跟以往完全不同

連我自己都很期待呀哈哈哈

    全站熱搜

    Li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